失去贞操我被丈夫疯狂报复 – 健康者社区

失去贞操我被丈夫疯狂报复

迷失在“真爱”里认识姜斌的时候,我刚刚从一场伤筋动骨的爱情中解脱出来。

那个男人在夺走了我的少女之梦的同时,也夺去了我的少女之身。

那时我22岁,正在读大三。

姜斌原来是爸爸的同事,因为怀才不遇离开了那个县城的文化馆,考取了省城的公务员。

他比我大6岁。

奶奶说,属猴的女人千万别找属虎的男人,不然会被欺负一辈子。

我彻底忘了这句话,在姜斌第一次吻我的时候。

他很聪明,尤其是文笔不错,特别喜欢鲁迅的文章,写作的风格也有一点点像,用他的话说“只声讨黑暗,绝不歌唱光明”。

父母知道了我们俩在谈恋爱,来了几次信劝说我。

找爱人不能光凭感觉,一定要看好这个人,心胸是不是宽广,性格是不是健康。

但是刚刚在失败的恋爱中被打击得晕头转向的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认定了这个大哥哥一样的男人。

况且,心里还有个声音告诉我,一个失去了贞操的女孩,还要找什么样的人呢?一个暖风习习的夜晚,在姜斌的宿舍里,他抱着我。

能清楚地感觉到一个成熟男人的力量,要喷发的那种力量。

他疯狂地吻我,说。

“晓阳,你注定是我的,我太喜欢你了……”我的血也在上涌,手脚几乎没了知觉,同时泪流满面。

我不忍心欺骗姜斌,做出了一个几乎毁了一生的决定。

我把失身的事告诉了他。

他听了那几句话,仿佛被电击了一样,慢慢坐起来,点了一支烟。

那天晚上其余的时间,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

冷。

过了两天,姜斌来找我。

不想再见他。

他就一直在楼下等,每隔两分钟求一个路过的女同学捎话(你知道那时大学女生宿舍是不允许男人进的)。

在第16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

走下楼,他见我出来,走过来一把抱住我。

“晓阳,我不能没有你。

你没骗我,这就好。

我要你今后也永远不能骗我!”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一所职业学校工作,不久就和姜斌结了婚。

幸福背后的阴影结婚的那天,姜斌喝了很多酒。

客人都走了,姜斌也醉倒了。

他躺在床上,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过去拥住他,以为他哪里不舒服。

他却在喃喃地说。

“谁他妈知道我苦哇,我相中的女人偏偏不是我的……”我无语,我以为他早已放下了那件事,这时才知道我有多天真。

也许,他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我第一次觉得我们这个婚姻笼罩着难以摆脱的阴影。

实际上姜斌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强大。

偏执的个性使他很难在人际关系复杂的机关混得好,他总是愤世嫉俗,总是怀才不遇。

有段时间,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就能见到他阴郁的脸,听他说一些“某某又整他了”或自己文采四射的文章被退回来之类的话。

“晓阳,你是这个世界上惟一属于我的人,你不会也背叛我吧?”一天他突然盯着我问了这么一句。

他的眼神像钻一样,让人感到不舒服。

“姜斌,为什么你对谁都不信任呢?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有人在整我?从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好吗?”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说坏了,姜斌突然大吼了起来。

“你没资格说这话,为了你,我受够了!”巨大的羞辱让我发狂,“姜斌,你太无理了。

如果你受不了,当初为什么要娶我?”我站起身要往外冲,只想远远地躲开这些伤人的话、这个伤人的人。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阴影在作怪,我们的性生活一开始就怪怪的。

姜斌每一次直来直去,好像我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敌人,或者是一件供他解恨的东西。

一天晚上,他在外面喝了酒,一回来拉过我就剥我的睡衣。

我使劲挣脱了他的怀抱。

他喷着满嘴的酒气再次靠过来,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

“晓阳,你是我媳妇,你知不知道?”望着身边这个丑陋的男人,我第一次委屈得哭出声来。

他的另一面让我疑惑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因为本来想好好干一阵工作再要孩子,这次意外怀孕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姜斌知道后竟然兴奋得跳了起来,阴郁的脸上露出了好久不见的笑容。

那天他特意买来排骨,难得地下了次厨房,煮了一大锅汤。

我想,也许孩子的到来能给我们的小家带来快乐,能让我们的婚姻更温暖些吧,下定了生下这个小孩的决心。

最初的几个月是平静的,要做父亲的念头使姜斌整个人平和了许多,对我也关心得多了。

那些日子我也觉得自己真是个幸福的女人。

不久以后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打破了我的梦幻。

在我临产前的两个月,姜斌的应酬突然多了起来。

问他去了哪里,他说单位有事加班,但他的眼神闪闪烁烁。

果然,那天他又次晚归,夹克衫上印着清晰的口红印。

“晓阳,听我解释,一帮文友相聚,我只是在逢场作戏而已。

不管到什么时候,只有你才是我的,有时候一起到自己的老婆曾经不是我的,就想报复,但我不会对不住你的。

”我该怎么办呢?我第一次想到了离婚。

女友说。

“你老公那点事其实也不算什么。

如果你没嫁人,我早就劝你离开他了,但现在你挺着个大肚子,我再那样说话就有点不负责任。

另外晓阳,你也得学点驭夫之术,知不知道,好男人是管出来的,可不是惯出来的。

”他要给爱上把锁女儿的降生,给我俩添了忙碌,添了压力,当然也添了快乐。

转眼三个月的产假过去了,姜斌对我说。

“晓阳,要不你干脆别上班了,先在家带两年孩子吧。

”对一个职业女性来说,没有工作怎么行呢?想来想去,我没有听姜斌的话。

过了几天,我到家政公司请了一个小保姆。

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我迎来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个重大转折。

因为业务突出,我被选送到教委,帮忙筹备一个教改项目。

也许是女儿的缘故,也许是阅历增加的缘故,这时的我,蜕去了女大学生那层青涩的皮,整个人变得成熟、丰满、有主意多了。

我在新的单位很快也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有时晚上单位有应酬,领导常常点名让我参加。

一天晚上,正在家里给女儿洗澡,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单位要接待总部来的几位客人。

“徐晓阳,你都快成‘三陪小姐’了,还觉得挺光荣是不是?”在我收拾好要出门时,姜斌突然扔过来这么硬梆梆的一句话。

我在他的叨唠中冲出了家门,那种好好工作、向上的热情一下子被泼了冷水,心里难过得要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