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半糖主义的偷情高手 – 健康者社区

做个半糖主义的偷情高手

和TONNY结婚三年,不知道为什么感情渐渐冷漠,以前TONNY每天上班前都要和我“吻别”,现在临走招呼都不打一个。

有事打电话去他公司,他送上一句“我现在很忙”,“吧嗒”一声就挂了。

两人一起吃饭,我频频给他夹菜不说,连鱼都是要挑净了刺才送到他碗里的,现在我精心准备了晚餐,他筷子胡乱一搅,顶多评价几句“这个咸了,那个淡了,这个菜没洗干净,那个炒得不够嫩”,扔下筷子跷起二郎腿自顾自看报纸去了。

如果遇上他请客户吃饭,很晚回来,一身酒气,胡乱冲凉之后,倒头便睡,把脊梁丢给我。

以前总是他给我一些暗示,现在即使我一丝不挂躺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有丝毫兴趣了。

过了不久我们协议离婚。

可法院让我们慎重考虑一下。

终于他要出差一个月。

他走后我算是清静了。

睡眠终于有了质量,再也没有人在身边腻腻歪歪地抱怨你身材不够性感,穿的衣服太老土,在床上像个木乃伊一点激情也没有更不懂什么技巧什么的。

但过了一个星期,我也因为业务关系到他出差的城市。

因为是去见一个重要客户,我刻意打扮了一下,毕竟要体现公司形象。

这么凑巧,我刚住下就看见了TONNY。

他见了我有些意外,但还是给我打了个招呼。

我当时上衣就穿着一个薄真丝半透明衫,红色的,下边穿了一条紧身裤,说不上漂亮,但很性感。

见我这身,我分明看见他异样的目光。

原来他就住在我隔壁,但是还有一个男同事。

为了节省开支,我也是和一个女同事同住。

那天是星期天,外面下起小雨来,很柔很细的那种,容易让人心情伤感。

同事去见朋友了,我没有地方可去,就开了个台灯,在房间里上网,时不时听着外面的小雨,很惬意。

他发来短信息,问我在干什么,我回信说我在上网看资料。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来说。

等会儿我去找你。

他过来了,让他坐到床上,我坐在椅子上笑着看他,他也看我,我们相对一笑,就没什么话说了。

我开始摆弄笔记本电脑鼠标,放MP3音乐给他听,都是些常听的歌,我装模作样地听着,实际上没有什么兴趣,气氛也逐渐变得尴尬起来。

忽然我打了几个喷嚏,脸看上去有点红,他过来摸摸我的头,我的心不知为什么咯噔跳了一下。

没多久同事回来了,他就起身告辞了。

晚上TONNY给我发短信。

我今晚很想你!很长时间,我都没睡着。

隔着紧闭的门,我也听见隔壁传来床吱吱扭扭的响声和他不断的叹息。

第二天办完事,我要回去了。

当晚估计谁都没睡好,TONNY第二天眼圈发黑地带我去吃我爱吃的水煮鱼。

我们吃了一下午,后来,他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提出留我住下,我知道天晚了,今天回不去,晚上只好继续在宾馆住下,和我一起来的同事也没走。

因为担心彼此同事的猜疑,他提议我们到外边再开一个房间。

难道和他“偷”一夜情就不离婚了?等到我们具体实施该计划的时候我发现心里真是感到无与伦比的恐怖。

毕竟我们结婚证都没带。

我们互相鼓励。

你要给自己十足的勇气和信心。

可是一到宾馆前台,在服务员热情审视的目光前,你都会觉得你实在太猥琐了,假模假式地问了下人家房价打折情况就退出来。

他最后说我在门口等你,你开好了房间,打电话给我直接上楼。

没想到过了不久,他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同事今晚有事不回来了。

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夜晚不怕鬼敲门”。

我和TONNY,虽不亏心,却似乎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就怕夜间同事突然回来了或者有人叩门。

遇到可爱的治安员或人民警察,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若被“请”进局子,既伤票子,更伤面子。

TONNY坐在我身边,很认真地看着我。

忍不住他开始拨弄我的头发,耳边传来的气息仿佛有些灼热。

“……飞儿……”“嗯。

”“昨天,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的话,我一定会……”未完的话消失在唇际,一种奇怪的感觉覆上我的嘴,TONNY的脸变得很近、很近。

――他在……吻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太强烈的惊奇取代了一切感知,我唯一能做的是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的手臂伸入我的后背,紧紧地抱住了我。

他的脸非常红,可他的动作似乎很坚定,舌头试探着慢慢进入我的口腔,在其中轻轻搅动。

我大脑一片混乱却任由他做着这些,舌尖被吸吮的部分传来了微微的酥麻与黏腻。

这是太温柔的一个吻,我本想拒绝,但它温柔得让我无法推拒,而且没想到他竟如此投入,我几乎是很自然地反抱住他回吻起来,无关思维,仅出于身体的直接反应,他顺势把台灯关了。

黑暗中他的手越过了我的,他一反过去的粗鲁,动作非常温柔,我们隔着衣服拥抱着,吻着。

我回吻着他,不知为什么,我一反常态,也变得非常主动和大胆,吻遍他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我们彼此的激情都上来了。

我兴奋的原因可能出于他的热烈,还有我曾经在幻想中抚摸过无数次的肌肤。

他更放肆了,他的手从抚摸,慢慢地伸到我的衣服里边,我没有拒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我瘦弱的身体颤抖地起伏,任凭他的每一次亲吻和抚摸。

我的默许放纵了他的大胆,他急不可耐地褪掉了我的内衣,起身压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身上摸索着,在接近大腿根的部位肆意爬行摩擦,我想我当时一定脸红心跳。

我陶醉地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拼命地克制自己,不让呼吸变得急促,因为担心害怕隔壁听见我们“云雨”的声音,我们彼此都非常小心。

我们由床到地上,由地上再到浴缸……我不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做了几次,只记得他带着疲倦亲我时所说的话。

“……从前倒不觉得,这下我可发现你太性感了!”我软绵绵地躺在他怀里傻笑“……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我又不是美女……”“……呵呵,你那儿比美女还厉害……”那一夜,是极乐世界。

一切都是我始料不及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TONNY已经坐在床头。

TONNY怯怯地看着我。

“……昨天晚上那会儿‘偷情’……我真的很有感觉……我们不离婚好不好……”事后,我们一边回味这段激情燃烧的“偷情”,一边觉得难以置信。

那一夜夫妻间的“偷情”,重新点燃了我们的性爱激情。

有了这次经历,我们开始了正式的“周末夫妻”。

一周见一次面。

咦,不知怎么回事,分居竟激活了我们夫妻两人相互牵挂的神经。

电话中,我们恢复了嘘寒问暖,还像恋人般约会,谈情说爱时妙语连珠。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