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夫妻也要画条三八线 – 健康者社区

婚姻:夫妻也要画条三八线

王蓉自述。

他是个“甩手掌柜”,还挑三拣四我不知道男人在家里是不是都是这样,反正他这种性格,我受不了。

我们以前是同一所学校的老师。

我和其他三个女老师住集体宿舍。

刘健经常来我们宿舍帮我们修开关、换玻璃、疏下水道。

我当时想,这男人挺细心的,是居家过日子的人。

结婚后,他辞职,和朋友合办公司,工作越来越忙,应酬越来越多,脾气也越来越大。

一回到家,他就“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家务活儿一概不管。

不管不说,他还挑三拣四,一会儿嫌汤咸了菜辣了,一会儿又嫌衣裤没熨烫平整。

我反驳,他竟然指责我没尽好妻子的职责。

天哪,都什么年代了,他竟然还有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封建观念。

再说,我也还有工作啊!行,就算做饭、洗衣是我的职责,那他一个大男人的职责是什么呢?修家电该是他的职责吧,我的摩托车引擎坏了快半个月,对他说了无数遍,他也懒得去帮我换一换;我的电脑老是自动关机,三番五次地催他去修一修,他极不情愿,牢骚满腹。

这些都是家里的琐事,不说也罢。

我最大的担忧是他变心。

他经常出差,晚上也有很多应酬,很晚才回家。

都说男人像猫,一有机会就去偷腥。

对于刘健在外的活动情况,我一无所知。

我盘问他,他总是不耐烦地搪塞我。

于是,我就趁他睡了去搜查他的衣服、手机、公文包,还试着与他们办公室的年轻人接触,从他们口中套话,结果是一无所获,这当然令我很满意。

前不久,一位老同学向我透露说刘健和他的初恋女友阿颖联系上了。

我追问刘健,他承认。

“是。

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我们又见面了。

”然后,他又补上一句。

“放心,人家早就是孩子他妈了。

”刘健很早就给我讲过阿颖的事,那是他高中时代的女友,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前年回国,在省城一所大学教书。

上个星期,我的电脑又坏了,便借用刘健的手提电脑,无意中看到了刘健写给阿颖的一封电子邮件,只看到一半,就被刘健发现了。

其实里面也没什么暧昧的内容,但是,我心里却很不舒坦。

刘健在邮件中说。

“最近心里很烦,想找个朋友聊聊,身边很多人都很虚伪,想来想去,只有你最真诚……”有什么事不能对妻子说,要去对另一个女人说呢?这算不算心的背叛呢?心的背叛之后,然后再身体背叛?刘健很恼火我的臆想。

他恶狠狠地说。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事,那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天啊!他竟然说出这种荒唐话!我自从嫁给他,全身心地扑在家庭上,对他和女儿伺候得周到细致,他的事业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女儿也健康聪明可爱,我呢,曾经的优秀教师现在却工作平平,有好几次差点被“优化组合”掉了;和朋友们慢慢疏远了;对自己的吃穿也很吝啬,别人都说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

我这样无私地付出,他不仅没有一句感谢,竟然还如此恶毒地威胁我!这真是让我凉透了心。

刘健自述。

她像个“饶舌婆”,我快烦死了其实,我觉得我们婚姻中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是王蓉硬要来。

如果一定要说有问题的话,那责任主要在她。

对于她,我用两个词来描述。

唠叨、管得宽。

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我在外辛苦工作,挣的钱都交给王蓉打理;我忠贞于她,没有做任何背叛家庭的事。

但王蓉对我却好像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

她指责我不做家务,这个我承认,我是做得比较少,因为我的工作太忙啊;而且,作为女人,烧饭、洗衣也是天经地义,做好了是本分,没做好就要及时改正。

可她呢,天天拿这个来邀功,说的比做得还要多。

如果说她真的是一个能干的家庭主妇,事事不用我操心,那倒也罢了。

问题是,她有很强的依赖性。

她的电脑、摩托车坏了,总是要我修,我说我很忙,你要么自已弄,要么就花钱请人修。

她说这是男人的职责,她不需要操这个神。

本来,修理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难事,但是她猝不及防的“麻烦”却扰乱了我的计划。

有时我正在开会,她会突然打来个电话。

“快!快点帮我弄电脑,我下午要交材料,急死我了!”如果说她仅仅是爱唠叨,依赖性强,那倒也作罢,我忍一忍就行了。

我最反感的是她“管得宽”。

她不知是听了谁的挑拨,对我的行踪产生怀疑。

我每次出差回来,她都像审犯人似的盘问半天,我如实汇报了,她还不相信,还要打电话向我的同事核实,这让我很没面子。

刚刚和她大吵了一架。

起因是她偷看了我给一位女性朋友写的邮件。

本来是一封很普通的邮件,她却醋意十足、无中生有。

这位女性朋友是我高中时代的女友,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

这事我早就告诉过王蓉。

最近,我们意外邂逅,作为老同学,感觉很亲切,有了一些交往。

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层关系,王蓉却偏要添油加醋地生出无限遐想。

总的说来,和她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一个字。

累!有时候,我下班了宁愿在街上闲逛也不愿回家;宁愿承担晚回家之后的“审问”也要偷得这片刻的清净。

我很怀念结婚以前那个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女孩王蓉,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会变得这样俗气了。

1、界限模糊带来的混乱乍一听,他们的故事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一个承担繁重的家务,一个在外忙着挣钱养家;一个爱唠叨,一个图清净;一个疑心重重,一个渴望自由。

这种状况在很多家庭中都存在。

作为外人,好像只需要做些劝解工作就行了。

其实不然。

仔细分析,这其中是一个界限模糊的问题。

王蓉主动承担很多家务,刘健却经常对家务挑剔。

其实,王蓉是吃了“冤枉”亏,她将刘健应尽的家务义务承担了,这是分外之事。

但是刘健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王蓉认为修家电是男人的责任。

所以对于刘健的怠慢态度极为恼火。

其实,刘健的“怠慢”有理,因为那是王蓉自己的事,刘健是在给她帮忙,并不是他必须做的事;他偶尔做了,应该得到感谢才是。

王蓉盘问、打探刘健的行踪,是越过界限,侵犯了刘健的个人空间。

难怪刘健要愤怒。

刘健有权拥有个人空间的隐秘性。

王蓉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她忽视了自己的个人空间,这使得她心理错位;同时,丈夫和孩子也根本没有责任来为她承担起个人空间,她超负荷的爱只会让人感觉压抑。

当然,我们承认刘健有权拥有个人空间的隐秘性,但这并不是毫无限制的。

刘健将心里话说给初恋女友听,这就超出了婚姻的外在界限。

婚姻是属于夫妻共有的,夫妻有相互忠贞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一方犯规,身和心超越婚姻界限,那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只有将婚姻中“你的、我的、我们之间”的界限划分清楚,权责明确,把握尺寸,有理有节,就不会打乱仗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