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品位男” – 健康者社区

嫁给“品位男”

结婚一年,我发现老公就像一个演员,我们的家就是他的后台,我就是剧务,他打扮光鲜只为了出门做戏给别人看迈克打好领带,吹着口哨,轻飘飘地出了门。

我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呸。

”策划了一个月的结婚周年旅游计划终于泡汤了。

我不是非得去旅游,只是一口恶气无所出处,憋屈。

结婚的时候因为两个人都忙,没有去蜜月。

迈克一直说,周年的时候一定要补上这一课。

上个月我们就开始计划了。

好容易选好了地方,却又因为线路无法确定不能成行。

起初我建议走西线,迈克不同意,说西线没意思,去的人太多,景点人满为患,已经被太多的人和垃圾污染,去旅游又不是为了去看人头,凑热闹,还是算了吧。

那么去东线。

我又提议。

迈克反对,东线太荒僻,没有什么景点,全部旅程走下来,几乎全是在途中奔波,走很远很远的路,才可以到达下一个称不上景点的景点,你怎么会考虑这样的线路。

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死。

终于绞尽脑汁商量出一条既不喧嚣嘈杂,又不冷僻的线路。

接着考虑食宿,问题又出现了。

我觉得既然是出去玩,就不要太讲究了,住小旅馆,省下高昂的酒店费用,去更多的景点,玩更多的项目,多好啊。

迈克却不这么认为,旅游嘛,就是为了享受人生,又不是出门去做苦行僧,何苦要让自己住得简陋,吃得将就呢。

还是五星级酒店吧,至少要四星的,总得找个有红酒喝、有西餐吃的酒店吧。

“可附近根本就没有四星级的酒店啊!”“那就别选那个景点。

到哪儿玩儿品味最重要。

”得,一句话,之前的努力全部归零,重头来过,又要经历一番品味的“拷打”。

他那该死的品味就像一只苍蝇,坏了一锅奶油汤。

可当初我怎么就觉得像蜜一样甜呢。

几年前和迈克认识时,正是一本讲品味的书卖得特火的时候。

从小到大我都是那种特相信书本的女人。

读了这本书,一面琢磨着如何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如书里说的那样,无论身处怎样的社会阶层,看起来都像是上等人,一面下定决心嫁给一位有品味的男人。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迈克都合符标准,国外某著名大学MBA,30出头已是金融界资深人士,事业发展态势良好,又是北京本地人,收租的老房子、分红一样也不少;讲品味,不管是唐诗还是蓝调,起码是业余九段;听音乐会,看话剧,那段时间搞得我的文学艺术修养也大有长进;相貌堂堂,周身都是品牌,用心搭配得不露痕迹。

更难得的是出门、上车、用餐都讲究女士优先,开车门、摆椅子,别提多绅士了。

这样的男人错过了可是损失,恋爱长跑还没完全展开,只是短跑热了热身,我就答应了他的求婚,早早“拉埋天窗”,步入“围城”。

我以为就此能拥有,至少是分享了他的品味。

每天出门,就像考试,我永远是不及格的差生。

没想到,结了婚,迈克立即由一个品味男变成了一个挑剔的老公。

令人郁闷的是,他不是一件两件事情挑剔,而是件件事情都挑剔。

这就有点像前辈领导人表扬某先进人物时说的那样: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换到迈克这里呢,则是偶尔一件事讲讲品味不难,难的是每件事都很讲品味。

更可恶的是他一心只考虑不要降低自己的品味,却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

结婚前每次约会,迈克都会收拾得干净利落,衣冠楚楚地出现在我面前。

当时不知多少姐妹妒忌我能和这样一位品味高雅、绅士气派十足的男人出双入对。

结了婚,我从拆礼物的人变成了包装礼物的人,才明白“如此包装”后面是如此的败絮其中。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个颜色的西装怎么可以搭配蓝白条纹的领带,你到底有没有眼光啊。

”“去去去,帮我把那个黑色斜纹的公文包来,这身不适合配棕色小牛皮包的,休闲味太重。

懂不懂什么叫搭配啊……”这种质问几乎就是我们家的晨曲。

“你穿成这样,和我这一身根本就不般配,要注意协调,还知识女性呢,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真不明白,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呢,切……”我仿佛是礼仪学校的差等生。

出一次门就像一场考试,我很少及格。

我越来越怕为迈克准备上班穿的衣服,也不乐意陪他出席任何正式场合。

每到迈克出门的时候,我就上厕所,一开始是装的,后来,我就真的肚子疼了。

每做一顿饭,都要经受严峻考验,简直毁人食欲出门的问题是解决了,反正迈克不满我的搭配,批评几句之后,还会亲自操刀,把自己包装得帅气光鲜地出门,事情转到做饭这个问题上,迈克就更难伺候了。

因为从小有个当特级厨师的爸爸伺候全家的饮食,所以迈克对吃的东西特别讲究。

菜做得咸了点、淡了点,或是少了一味调料,迈克都会愤然罢吃。

我每做一顿饭,都要经受严峻考验,担心这个菜会不会味精放多了,担心那个菜有点苦味,迈克他会不会接受不了啊;今天的饭煮得有点硬/有点软,迈克他不会摔碗吧;晚上吃鸡,不凑巧超市里的白葡萄酒断货,冰箱里只剩下半支干红,迈克会不会责怪自己违背了“白肉配白酒”的原则啊;给他冲了杯泡沫咖啡,可是橱柜里已经没有肉桂粉了,他应该不会介意吧,希望他不要介意才好……整天提心吊胆,忧心忡忡,简直令人抓狂。

为了让迈克吃得好,吃得满意,我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特意去职业培训机构读了个厨师培训班。

熬了几个月,终于欢天喜地毕了业。

拿到结业证那天,早早回家买了一堆菜,辛辛苦苦地做了一桌好吃的,等着迈克下班回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好不容易等到迈克回家,看到满桌美味,他竟然没有任何表示,也没对妻子的辛勤劳动表示一丁点儿感谢和鼓励,只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就不再夹第二下,一句“嗯,还凑合,不算太差”的评语让我的心一下掉进了深井,简直是透心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