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暗战中我失去了我的胸 – 健康者社区

爱情的暗战中我失去了我的胸

他的出现让我听到时光静止的声音和费雅去“大自然”洗SPA,费雅一直窃笑,然后说。

“小天儿,你的胸长得真像处女的。

”我翻她白眼儿。

“你也不是很大嘛。

”费雅赶紧来讨好。

“听说西关有一家美容院,做胸部的整形手术特别好,我们去吧。

”最近听说费雅找了个已婚男人做男友,爱得天翻地覆死去活来,难怪越来越臭美。

我也早有隆胸的打算,但从未想过实施。

今天这个念头又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两个平胸女人P颠颠地开车跑到西关。

年轻的老板娘看看我又看看她,眼睛像男人一样专业地扫过我们的平胸,脸笑得格外灿烂。

“来,先坐一会儿。

”费雅告诉我,老板娘的老公是某医院的整形师。

到医院里价格要贵一倍,在这里做既给自己省钱,又让她老公赚了外快,何乐而不为。

我忍俊不禁。

目光一斜,那么偶然地,我看到他。

我终生也没有见过更英俊的男子。

清瘦,干净,白皙。

穿麻质的西服,在细碎的发丝里用目光微笑,并不牵动嘴角。

深情而忧郁的气质让人怀疑眼前的是卡通画里成年版的王子。

老板娘叫她老公“老王”,于是费雅叫他“王医生”,可是我坚持叫他的名字,王维。

他说。

“你好。

”我说。

“王维,你好。

”我看到他微微一怔,笑起来。

我和费雅乖乖地跟着他往房间里走。

小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无影灯,一台带着电脑的不知名字的机器。

他笑笑对我们说。

“你们两个都要做。

”我们一起点头。

他又说。

“脱了上衣躺到床上,我看一下你们的胸形,再制定手术方案。

谁先来。

”我和费雅都有点懵。

刚才正襟危坐地问好和客套,这会儿就要光着咪咪给这个陌生的男人看。

费雅显然不愿意第一个来。

我自告奋勇。

“我先吧。

”衣服掀上来,有些凉意。

王维仔细地看了我的胸,并用手按压有没有肿瘤。

他的目光是职业而专注的,不带一点色情。

我突发奇想,如果他的手指触及我的皮肤时,我忽然轻声呻吟,会是什么效果。

想着想着,便脸红起来。

王维一定是看到了我的脸,他竟然也脸红起来。

检查完,他说。

“明天到我医院来查个血,如果没有问题,大后天手术,术后要休息一周。

”临走的时候,我们相互交换名片。

王维忽然压低声音。

“其实,你没有必要做这个手术。

你的胸很好看。

”我们的脸再次一起红起来。

我手心里微微出汗,我想我是爱上他了。

经不住色相的诱惑我主动勾引了他第二天一大清早,费雅打电话来约我去医院查血。

我借口发烧想推脱,不想她却大惊小怪。

“严重吗。

我买点药去看看你吧。

”费雅来之前,我用了两个热水袋敷脸,烫得满头大汗。

看着她在我床边坐下,一副你不起床我就不走的架势,我痛苦地哼叽。

“你和那个老板熟吗,万一失败了,咱可是连小胸都没了啊。

”费雅拿冷毛巾给我敷在脑袋上,我一下子被冰得一个激灵。

她并没有觉得不妥,只是对我刚才的话若有所思。

费雅走后,我真的病了。

头重脚轻,手脚无力。

挣扎着起床,想给王维打电话,电话却在枕边响起来。

他温暖的声音穿越了冰冷的电话线轻轻地淌到我心里来。

“阚天,今天怎么没有来医院查血。

”我病了,我说,我起不了床,浑身都难受。

在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我又说。

“你是医生,你觉得,我是不是需要下去买点什么药。

哎,我一个人在家里,真可怜。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

听筒里传来电流的声音,然后我听见他说。

“我去看你。

”我把头发弄乱,睡衣拉低。

他到的时候,我还在卫生间里照镜子,赶紧装出恹恹的样子去开门,王维拎着一袋水果,站在门口。

我努力地笑。

“真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力气起床收拾自己了。

”他站在门口换鞋,我就斜靠在墙上看着他,目光赤裸裸地表达着我的勾引,他的抗拒也显得那么无力。

我回到床上躺下,要他自己倒水招待自己。

他说好,伸手来试我的额头,怜爱都写在他的眼睛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沉沉地睡过去,醒来的时候看到王维坐在我床头,我手背上扎着点滴,瓶子挂在我的衣架上。

看到我醒了,他笑笑说。

“我刚下去给你买了药,躺好,别动。

”有一个医生做丈夫,真好。

在他给我掖被角的时候,我用另一只手握住他。

他沉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俯下来,吻我,舌间都是温柔和需索。

但是他没有再继续下去,我的脸贴着他的脖子,我听到他的喉结微微滑动着,发出潮水轻轻拍打岩石的隐忍的声音。

他说。

“乖,你现在不舒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