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爱 – 健康者社区

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爱

侄儿来电话,告诉我三叔公两老双双过世了,考虑到我在外地就没惊动我,不过人情(礼钱)代我送了。

三叔公两老身板一向很硬朗,不似一般的老年人,半点老态龙钟也看不出,而且活得有滋有味,没曾想会同时离开人世。

三叔公出生于上世纪初,年轻时是个放排工。

因为一年四季在水上漂泊,危险系数又高,所以,在过去这是最被人瞧不起的职业,他年近30仍然是孑然一身。

那一年,因为涨大水,三叔公他们的木排停在了一个叫古埠圩的地方歇脚。

这天,一个袅袅的女子端着一盆衣衫来到江边浆洗,女子不施粉黛,妩媚动人,把个三叔公都看呆了。

女子发现有人在看她,芳心顿乱,一走神一失手,衣裳被水推走了。

女子急了,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求援似的望着木排上的三叔公。

三叔公二话没说,褂子一脱,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于是,一个老套的爱情故事因为一件掉落水中的衣衫而发生了,镇上有名的隆昌商号掌柜的二闺女被英武健壮的三叔公征服了。

然而在那个年代,这样惊世骇俗的爱注定是不被世俗看好的。

果然,少女的父母死活都不同意这门婚事。

父母的反对并不能阻挠两颗互相倾慕的心在一起。

一天深夜,少女带了些许细软和一个简单的包袱匆匆离家出走了,不对,应该说是和心上人私奔了――这是那个时代不甘屈就的男女经常上演的一幕,也是那个时代相爱的男女共同的宿命。

他们终于摆脱了世俗眼光的羁绊,从此过起了男耕女织的生活。

这前半截的故事我是听来的。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我从没见三叔公和三奶奶吵过架红过脸,堪称恩爱夫妻。

跟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他们也经历了各种各样人为的自然的灾害和坎坎坷坷的日子。

但无论岁月怎样变化莫测,三叔公始终用一个男人宽阔的胸怀呵护着三奶奶和他们的孩子,用挺直的脊梁为他们撑起了一片天空。

上世纪60年代初,正值我们国家发生自然灾害,很多人家常常揭不开锅。

但三叔公自有办法,他下河摸鱼,上山采野菜。

有时候收获不大,三叔公就宁愿自己挨饿,也要让三奶奶和孩子们先吃饱。

三叔公和三奶奶经常会为了一碗野菜粥两个人推来让去,结果常常是,谁也吃不成――让给孩子们了。

三叔公就叹气,说你前世造了什么孽,跟了我这么个没用的人,真是委屈你了。

三奶奶笑笑。

大河没水小河干,怪不得哪个。

跟了你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好委屈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70年代兴修水利,三叔公为了能得到一份额外的夜宵就天天在工地加班,挑灯夜战。

那是什么样的夜宵啊!常常是两个馒头或者一碗红薯。

有一次,食堂管理员见三叔公家里吃饭的嘴实在太多了,动了恻隐之心,偷偷多拿了几个馒头给三叔公。

三叔公高兴得像过年,一路小跑送回了家。

三奶奶不忍自己一人独自享受,便掰下一半要三叔公吃了,三叔公不吃。

三奶奶威胁道,你不吃我也不吃,也不让孩子吃。

三叔公这才囫囵吞下了这半个馒头,看着三叔公的样子,三奶奶赶紧把头掉过去,一串泪珠悄悄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儿女渐渐长大,日子也渐渐好起来,三叔公两口子也渐渐老了。

儿女们就像长大了的鸟儿一样,一个个飞了出去,留下老两口守巢。

老两口就像一支秤,杆不离砣,砣不离杆。

于是,每天黄昏,一对白发苍苍牵着手拄着拐杖在小镇上缓缓走过的老人,成了小镇的一道风景。

如果走累了,两个老人会停下来,找一处台阶歇息。

细心的人们这时会发现,男的会先蹲下来,掏出一方手帕铺在台阶上,然后小心翼翼扶着女的慢慢坐下去,女的坐下后仰起头朝男的送去一个妩媚的笑容。

看到这笑容,男的眼前便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那个端着一盆衣衫袅袅走来的婀娜女子――岁月啊,你竟是如此的无情。

当春兰秋菊各自展示了一番它们的风韵后,又是一年过去。

三叔公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已一天不如一天。

这一天,他很认真地对三奶奶说,假如自己先走了,望三奶奶不要悲伤,有儿女们照料,一定要好好活着。

三奶奶呸了他一下,道,老家伙,说什么呢。

你不会走的,要走一起走,你想先走。

想得美。

三奶奶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还没跟你过够呢,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来找我,我等着你。

谁知三奶奶的话一语成谶。

一个月后,没有任何征兆地,三叔公就平静地走了。

八个儿女像是事先得到了什么信息似的,都提前赶回了家。

所以三叔公临终前儿孙满堂,坦然离去,没有留下半点遗憾。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三叔公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亲人们还没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一直陪伴在三叔公身边的三奶奶竟也一声不吭地离开了人世。

至死,两个人的手都紧紧握在一起。

一个99岁,一个98岁,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实现了同年同月同日死――一个现代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终于落下了帷幕。

只是,比起梁祝来,他们要幸运得多,幸福得多。

幸福像花儿一样。

好像这是一部电视剧的名字,这名字听上去很美,实际上根本经不起推敲。

幸福,怎么会像花呢。

花开过了会谢,谢过了呢。

谢过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幸福应该像水一样,平平淡淡,从从容容,虽然它有时也会泛起涟漪,但最终还是会复归平静。

就像我的三叔公和三奶奶一样,轰轰烈烈爱过恋过后,又回归于平和、淡定,然后把这份平和、淡定从容地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