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黄可以证明爱吗?…… – 健康者社区

蛋黄可以证明爱吗?……

过后,我们小心翼翼地交往,我开始对夏沫撒谎,后来次数多了,夏沫总会突然深深地看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我想她肯定知道了什么,因为我们比熟悉自己还要熟悉对方。

后来的一天晚上,在我们缠绵之后,张怡向我提出了结婚的要求,我知道这是自己早晚得面对的问题。

走出和她见面的巷子时,我没回头,我知道她一直在看我,心却突然疼了起来。

深夜风一吹,让人齿冷。

我忽然意识到残酷的现实,我认识她晚了一年,仅仅365天就改变了近十年感情的结局。

回家后看到夏沫,我忽然觉得她就是我至亲的亲人,我甚至荒唐地想让她分担我的悸动。

我坐在床沿上,开始交代这件事情的始末,我把一切都详细地告诉了她,从最初的迷惆到最后的狂热。

夏沫一直没有说话,她在努力地控制情绪,过了很久她才说了两个字,睡吧。

于是一夜无语。

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想象如果跟张怡结婚会怎样。

我在纸上写了两个名字,一个‘张怡,一个夏沫”。

每一个名字写出来都是痛,我知道没有公平可言。

我知道张怡的性格,如果我提出分手,她一定会微笑着离去,哭泣的时候也会转过身,可是我的心却为她心痛不己,如果离开她,我会一生负疚;再想夏沫的时候,只一个名字,眼睛便被略得生疼,连想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告诉夏沫我想离婚。

从来没见过夏沫这样愤怒过,她把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在地上,哭一阵,再笑一阵,整个人像疯了一样。

她抱着我整夜地不睡,我知道她在黑暗里死死地盯着我,她一遍遍地哭,有时狠狠地咬我,我躺着不动任她发泄,我甚至希望她再狠一些,这样我才能好受点。

在这种狂躁的发泄中,夏沫迅速地老了,脸上长了很多斑点。

很多时候,我坐在床沿上,看她自己一个人兀自闹着,心里一片茫然。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告诉张怡,甚至没有给她透漏一点我离婚的消息。

我不想让她和我一起承担这个痛苦的过程,只想给她一个让她欣喜的结果。

终于,有天晚上夏沫发泄完之后,疲惫地靠在沙发上说。

“离吧,我想通了,近30年的时间我们都在一起,可能还没有过爱情就已经转化为亲情。

我祝福你找到了自己的爱情,离吧。

’厦沫说完,想挤出一个笑容,还没笑出来,泪就流了下来。

我沉默着。

隔了好久,夏沫说。

“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们不能对外宣布,最起码是现在,我爸的身体,你也知道……”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抑制不住地哭起来。

我理解她的心情,她父亲爱女如命,年初刚生了一场大病,目前正在恢复阶段,如果他知道我们离婚身体肯定受不了。

我同意了,她父亲也是从小看我长大的亲人。

办理离婚手续的那大,我们照例在一起吃早饭。

和以往一样,两个鸡蛋,我吃两个蛋黄,她吃两个蛋白,虽然我们不说一句话,但她姻熟的动作还是让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我爱吃蛋黄,从记事起只要同她在一起吃饭我就再没吃过蛋白,这不是爱情是什么引院出门的时候,夏沫说,我想抱抱你。

她的身体贴过来的时候,我也流泪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