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丈夫身上的一根肋骨 – 健康者社区

妻子是丈夫身上的一根肋骨

祸不单行上年纪的人都知道1968年是什么情形!对我来说,那是生不如死的深渊――在横扫一切的浩劫中,身为失学、失业的社会青年,家破人亡,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着言语无法形容的折磨,宛如在漆黑寒夜中望不到一丝光明!短期内体重骤减十斤,又出现明显的糖尿病“三多一少”症状。

因为先父有30余年糖尿病病史,我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去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内科就诊,经检验,空腹血糖高达14.3mmol/L,无需做糖耐量检验即确诊为1型糖尿病,立即开始自己注射胰岛素治疗。

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糖尿病对我的沉重打击不言而喻。

幸好相识已四年、任职第三铁路设计院技术员的未婚妻独具慧眼,并未因此舍弃她的意中人。

多年后,回忆那苦难的年代,是她的爱使我增强了生活的勇气。

我们携手同心于1972年步入婚姻礼堂,在她的照顾下,我又在1978年登上文革后首届研究生的殿堂。

愧对贤妻大家都知道糖尿病患者容易情绪激动,轻则性子急,重则脾气暴躁、甚至失控。

本人不幸属于后者(还好内外有别,只对家人)。

这种恶果,自然常常由患者妻子承受。

对我而言,实在愧对贤妻!曾有一件小事我们意见相左,当时她没有像往常那样顺从我。

一怒之下,我竟把一个苹果狠狠掷在她脚前的地板上,果汁果肉四处飞溅,地板、墙壁、家具、衣服处处都被玷污。

她一言不发,独自清理善后,忙了一个多钟头,眼中闪动着泪光。

自我反省时,我心如刀绞。

糖尿病患者的人生伴侣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既然是病态,糖尿病又是终生的疾患,这种折磨对夫妻双方注定无止无休,平日生活上的种种麻烦可想而知。

没有最深刻的爱,任何人都无法坚持。

美满婚姻的秘诀中国人说结婚是“成家”,又说“一床不睡两姓人”,十分贴切。

中国传统文化说“夫妇敌体”(匹敌、对等、一体,不分彼此);西方的《圣经》说。

“妻子是丈夫身上的一根肋骨”,都是说夫妻应该亲密无间,这是一个和睦、温馨的幸福家庭的必要条件,对糖尿病患者的家庭尤其重要。

作者简介百诗 1978年考取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研究生,1980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古典文学研究室副主任。

1985年应邀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任访问学者。

在该校东亚图书馆和纽约公共图书馆分别发现明嘉靖刻本《老子亿》一部(《四库全书》未着录)和《永乐大典》一册二卷(中华书局1959年影印本《永乐大典》未收入)等稀珍善本古籍,轰动一时。

现为《世界日报》(加拿大)的特约撰稿人。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