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去情人的外衣我收获无味的婚姻 – 健康者社区

脱去情人的外衣我收获无味的婚姻

“我出去吸烟。

”他说完,拿了烟和打火机出了门。

我发现他的手机没有放在往常的位置,一定是早就放在衣服口袋里了。

从窗口望出去,楼前的草坪上只有几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扯着公鸭嗓相互说着粗话。

如果他向左或是向右走,我根本不可能从阳台或是窗口看见他。

我们曾经是同谋,一起策划了欺骗和背叛,将对方从另一个生活中偷出来。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分享着彼此的花招儿,我们对对方的伎俩了如指掌,或者说心有灵犀。

眼下这些都成了毒瘤,让我感觉着蚀骨之痛。

我们是半路夫妻。

下个月3号是我们结婚一周年。

3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

我朋友30岁生日,她当时的男朋友包下了一个酒吧为她庆祝,当着一屋子的人朋友醉了,大骂那个肯为她买单的男人是衣冠禽兽。

结果闹得人、兽两散。

只有我和他留了下来,他帮我送女寿星回家,然后送我回家。

直到说再见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我是‘禽兽’的朋友。

”他向我伸出手,嘴角扯动得好像蝴蝶翅膀,想到刚才那热闹场面,我哈哈大笑。

但我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手握住我的手,握得很紧,一股热力从掌心窜向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我慌乱地下了车。

回到家,老公已经睡了。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他问我昨天派对怎么样,我说,人很多,很热闹。

他没有再问,说了句,“先走了。

”上班去了,他对我的事儿和我的朋友一贯缺乏热情。

那一年是我们结婚的第5个年头,日子今天和昨天过得一样,明天和今天也没什么区别。

可是那一天不同。

我站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一辆灰色的奥迪停在我身边,车窗摇了下来,“嗨。

”我茫然地看着车里的男人,眼熟,他笑了,嘴角像蝴蝶的翅膀,我想起来了,这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原来他的车子不是黑色的,昨天我怎么没注意到呢。

他载我去上班,下车前,他要了我的手机号码。

我不想装傻,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有意思。

我也不想逃避,我已经5年没有和男人调情了,更何况还是有吸引力的男人。

我们开始约会。

一个月后,我和他上了床。

我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磁场,我们都为彼此的性感着迷,我们时时刻刻想着把对方从家里偷出来。

我们一起商量用什么理由今晚不回家。

为了两个小时的幽会,我们会去四星级酒店开房间。

“明天开会吗。

”我给他发短信,意思是我们明天见面吗。

周末他借口陪客户联络感情,和我一起去度假村,而我呢,会对家里说,公司搞培训。

有时候,我们本来约好了在长城饭店见面,可是出门的时候老公非说顺路送我,我就让老公放我到凯宾斯基,看到他的车开走了,再赶去长城饭店。

在我们偷情的两年里,只要没有特殊情况,他中午总会横穿大半个儿城来和我一起吃午餐。

他说,希望每天都能见到我。

我们都小心地维护着自己的家庭,也维护着对方的家庭。

我们从不和对方谈论彼此的另一半。

我从不替他接电话,也绝不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偷看他的手机。

他偶尔改变约会甚至爽约,我也不会问为什么。

但我可以本能地从他接电话的神情判断出是否是他老婆来的电话,如果是我会“懂事”地走开。

虽然想像着他们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样子,我心里不舒服,但我肯定他不会想离婚,然后和我结婚。

男人总是这样,不会为某个女人让生活来个翻天覆地。

作为女人却是不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的,但我也知道,如果我先离婚,而且是因为和他的关系而离婚,我们的关系就会失去平衡,也就走到了尽头。

为了保持我们的关系,我甚至耐心地维持自己无味的婚姻。

我不可救药地爱着他,想和他在一起,就算以偷情的方式。

本来我以为我们会以这种看似都满意的状况,朝着“安定团结”的目标一直走下去。

长时间、规律性的偷情让我们彼此有了比夫妻间更为精确的默契。

案发的原因是我们在郊区的一个度假村遇到了他老婆的姐姐,他老婆开始闹,从他家里一直闹到了我家里,我们分别办了离婚手续,然后一起登记结婚。

正如我担心的,整个过程他很苦恼。

一个男人无论是否爱他的妻子,离婚对他而言都意味着一场败仗。

好在在他眼里,我是受害者,他理所当然向我求婚。

我没心肝地暗自狂喜,我曾经在心里千百次地想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但我知道如果我做了他会怨恨我一辈子,幸亏那个无辜的女人帮我做了我早就想做的事情。

以往的偷偷摸摸变成了光天化日,我很兴奋,只要有时间就拖着他去逛街会朋友,难道不应该吗。

我像藏宝贝一样地藏了两年多的情人,终于可以拿出来欣赏和炫耀了。

他很友善很客气地对待我的家人和朋友,但我却很难介入他的圈子,尤其是那些太太们,她们本能地排斥我,而他的父母更是不止一次地将我的名字叫成他前妻的名字。

我不在乎这些,但是我发现他变了,是那种我不能不在乎的改变。

以前,临近中午,他总会给我发短信,告诉我是否一起吃饭,现在他常常忘掉,我发短信问他,他回,你和同事吃吧,我这边有点儿事。

后来我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秘书却说他1个小时前就出去了。

他以前总是会提前下班赶过来和我吃饭的。

上个月末,他对我说周末要陪几个珠海来的朋友去骑马,在外面住两天。

我问他是哪个马场。

他装作没听见,我又问,他说,坝上,找个老乡家住就行,还说,到了会给我打电话的。

记得以前我们去雾灵山,他就是这样教我和家人说的。

我相信,他真的是去坝上,因为他曾经对我说过,只要是出去就有发生意外的可能,无论是开车还是乘飞机,所以去大连就不要说是去上海,省得出了麻烦不能自圆其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