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是19.3个还是3.1个?…… – 健康者社区

可怕的是19.3个还是3.1个?……

我们对数字有种近乎荒诞的崇敬。

我们迷恋三围数字的秘密,推敲女孩子的年龄。

男孩子比拼各自私隐部位的尺寸,事业型人士以点算身家为荣。

有些数字也是神圣的,像埋藏深意。

宗教对3特别有感。

文化中对17有太多忧愁。

而王家卫给数字的情书是由距离0.01公分开始,经1960年4月16日下午3时前的一分钟、编号633到2046。

数字是理性的,但对数字的敏感则极感性。

有时是为好奇,有时是为了争口气。

数字,总是愈多愈好似的。

最典型的反照是对高度的迷信。

而高度跟性其实有种微妙关系。

我基本上是弗洛伊德信徒。

潜意识影响我们个人甚至整个民族文化的追求。

简单来说,人类对高度的追求,最为明显是一种性心态的反映。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段不断向高发展的历史。

大抵从第一个人类始祖开始学懂两脚直立走路便开始(这第一个人对高度又爱又恨,因为两脚立起走路后,他的性器就要张扬人前少了保护)。

历史、文学上都充满巴别塔式的高空野心比喻。

人类企图建一个可直通上帝的高塔;一个自给自足的空中花园;哥德式教堂;或者小说家ArthurClarke笔下高度以千米计的摩天宇宙大厦OrbitalTowers。

这高度的理想甚至一度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象征,一个世纪以来,摩天大厦发挥着实际办公运作以外的符号功能。

谁建得最高,谁就是胜利者。

像小孩子砌沙城堡,或天真汉子在比拼阳具长短。

是的,摩天大厦本身就像阳具。

讲求的是尺寸大小,就像靠壮阳来重振声威。

就算美国人在9.11后不需要摩天大厦,但亚洲城市似乎乐于人弃我取。

现在全球最高的大厦是台北101,次之是吉隆坡的双子塔(452米),跟它互相辉映的是上海金茂大厦(420米),未来对手包括。

台北国际金融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约500米)。

除高度外,男人也讲究数量。

最近一个离奇的统计说中国人平均的性伴侣多达19.3个,为全球最高。

评估调查的方法虽然已遭怀疑,但这倒令人想到有没有人真的会数算性伴侣数目的问题――尤其是当性伴已超过15个,你真的记得曾和多少个性伴侣上床吗。

都模糊了。

大概是颇可观的数字吧,不过确切多少已无迹可寻。

于此,你要的也不在于那数字本身,而在它所表达的你想相信的事实。

很多,多到数不清。

有过几多身体也好,一个简单不过的数字已足够打断二人的爱侣关系。

那是个“3”字。

第三者。

一个出现于两个爱侣之间的新加入者,其中一方因为第三者而放弃原先的伴侣。

大抵也是男女关系中最令人怕的数字。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