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离婚启示 – 健康者社区

中国式离婚启示

《中国式离婚》,一个妖魔化女子对主流男性世界的颠覆《中国式离婚》给我的第一印象,觉得这是完全男性视觉下的产物,用直白的话来说,就是非常糟蹋女人的东西。

一个大学毕业的人民教师,沦落成为一个泼妇式的市井人物,阴深的目光,蓬乱的头发,在许多段落,林小枫出其不意的现身,跟踪,窃听,无理取闹,自杀,毁损器物,欺辱邻居,假造证据,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当我得知编剧王海是女性时,我困惑了,这部作品表达的是对男性的愤怒还是对女性本身的不满。

大多数女性观众看林小枫一无是处,看宋建平处处同情,让我猜想编剧与导演在现代拜金主义盛行下,对女性群体的集体悲哀与怜悯。

王海被公认为婚姻的第一写手,编出这样的婚姻故事内心一定有三个前提。

女人是靠婚姻来生存的;女人是婚姻中天生的弱者;女性只有不断完美自身才会有婚姻的幸福。

换一种角度,我们也可以把该剧看成是女性主义的呐喊,一种对男性社会压抑的愤怒,一种弱者对强者的挑战。

你不是道貌岸然吗。

你不是想主宰一切吗。

我宁可玉碎也决不瓦全。

创造一个妖魔化的女子来表达女人对主流男性世界的颠覆,让男性集体无意识中产生对女性的惊恐,如果是这样,那么该剧算是成功的。

而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中国式离婚》,看到的其实更多是对现代婚姻的启示。

启示1。

彼此误解是婚姻生活的常态。

误解可以消除,两人的人格冲突却无药可治,林小枫遇上宋建平,他们的婚姻注定狼烟四起。

宋建平与林小枫反目成仇不完全是误解所致,因为宋的确对林没有了激情。

一个误解产生坏的结果,一定同时存在对误解的误解,正确理解误解本身便化解了误解。

真正的误解是对误解的误解。

从性格分析看,林小枫是一个缺乏自我边界的女性,她喜欢把爱的人纳入自我,成为自己的一个部分。

内心没有边界的人要么是胆怯依赖,要么是自我膨胀,很难用适中的方式来与人交往,对人热情与冷淡完全以当时的心情而定。

林小枫对宋建平清高保守的生活态度不满,对家庭的经济现状不满,然后又对宋建平对她缺少关爱不满,看起来林总是有夫妻诉求的那一方。

林小枫是需要夫妻时刻分享内心才有亲密感,需要知道一切才有安全感的女子。

而宋建平却是一个自我比较完整,不喜欢暴露内心,也不主动与人交流的人。

他有很好的自我感,把内心世界与客观现实分得很清,他可以幻想,或对别的女人动情,行为上却异常的保守与节制。

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婚姻很难有平静的时候,要不是女人越来越歇斯底里,要不就是男人日渐苦闷压抑。

婚姻中正常的交流如果不能达成,交流就会朝向极端方式发展,逼迫喜欢缄默的一方不得不应战,这时的婚姻必定狼烟四起。

启示2。

宋式男人对女人有高度杀伤力。

他用掩藏在压抑、委屈中的儒雅和对妻子无原则的忍让来“吸引”身边的女人们看看宋建平身边的好女子肖莉、娟子,因为同情而被他吸引,最终卷入婚姻冲突,遭受林小枫不白的欺辱。

宋建平一直用那种掩藏在压抑、委屈中的儒雅,以及对林小枫无原则的忍让来“吸引”身边的女人们。

只要内心荡漾着母性光辉的女子,无不想去拯救这个受难的好男人。

女人总不愿看着心仪的男子受苦,为此她们宁可放弃原则。

我的太太看电视剧时,也非常同情宋建平,觉得一切都是林小枫的“人格病态”造成的婚姻不幸。

我对她说。

“一个好端端的女子嫁给这个男人,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低自尊、无职业身份、自我糟蹋、甚至有偏执狂的女子,你能说那个男人是无辜的。

”陈道明在完成这个角色时,不管有意无意,他把宋建平人格中的两面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外人面前,他体贴关怀,替人着想,让女人想不喜欢他都不行。

在婚姻里面却独来独往,用隐忍去拒绝,用退缩表冷漠,用防御来进攻。

其实,宋建平愿意保持对女性的一种暧昧,而不愿有实质性的婚外情并不是他有婚姻道德,而是害怕纠缠,害怕承担责任,一次越界也是醉酒的原因,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就是通常说的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女子爱上这样的人只能是自寻烦恼。

启示3。

婚姻缺少的是交流不是信任。

在一个交流缺乏、关爱缺乏,没有分享、没有共情的婚姻里,总得有一个人来制造事端缺乏交流是宋建平的错,缺乏信任是林小枫的错,哪种错更重要呢。

想一想在一个交流缺乏、关爱缺乏,没有分享、没有共情的婚姻里,总得有一个人来制造事端,逼迫双方不得不交流,不得不分享,当然分享的可能是痛苦。

分享痛苦也要比完全没有分享要好一些,至少看起来还像婚姻。

每每当当出事,他们的冲突就会消停一阵,因为关爱当当让林小枫知道丈夫在想什么做什么,内心的焦虑自然松解开来。

我是心理治疗师,每天接触到许多真实的婚姻。

深入每个个案,你都会发现夫妻那些看似非理性行为的后面存在诸多合理性。

每个人干出违背常理的事情之前都有自我逻辑,以致于明明知道是错的却非干不可。

心理医生已经习惯了不去关注当事人想什么,做什么,或怎么做,而关注行为的结果。

如果妻子疯狂,男人就老实,那么歇斯底里发作可能是平衡关系最有效的武器。

如果我们不涉及道德或社会价值观,林小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挽救自己的婚姻,但结果是糟糕的。

客观地说,无效的行为重复一千遍还是无效,婚姻需要变通。

我个人不赞同林小枫对肖丽与娟子恶意中伤甚至大打出手,这样贬低了这个角色。

夫妻间的“战争”,只要双方愿意怎么玩都可以,但没有权利波及第三人。

启示4。

让妻子歇斯底里是男人的一种计谋。

很多情况下,他拒绝与妻子交流,甚至故意引发妻子猜忌与敏感。

他们骨子里渴望妻子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成为他逃避婚姻责任的理由。

很多男人喜欢在人前扮演婚姻的受害者,既得到别人的同情还能逃避破坏婚姻的罪责。

尤其是想离婚又好面子的男人,做一些没头没脑的事,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甚至故意与别的女子打一些情感擦边球,让妻子心生嫉妒,甚至撒泼打闹,胡搅蛮缠。

事过之后才知道一切乃无中生有,慢慢地那个女人的自信与尊严就被自己的行为腐蚀掉了,糊里糊涂地成就了那个男人的企图。

当你发现男人有什么蛛丝马迹,不要那么激动,看看是不是男人故意下的饵。

电视剧强调缺少爱与信任,婚姻就没有续存的理由。

但爱与信任都是一种内心感觉,很难界定感觉的真伪――我不爱了,但我会说是我得不到对方的信任才不爱了。

林小枫对婚姻的疯狂正是基于一种对婚姻的信任,她觉得只要把对方抓牢,婚姻就可以维持下去。

对宋的愤怒、怨恨恰恰是爱的一种转化,把爱的力量转换成一种你不得不接受的东西,因为爱是可以被拒绝的,愤怒你却无处可逃。

启示5。

缺乏婚姻信任的常常是男人。

在婚姻里,当一方成为一个盾牌的时候,另一方就不得不成为一个利矛。

很多男人像宋建平一样,在婚姻中需要更大的自我空间,自我边界非常强,妻子想进入他的内心也非常的难。

这种心理状态可以理解为自尊,也可以理解为防御。

心理防御像一种面具,具像化一个人,让他为了面具而失去人格本身具有的多样性、柔韧性与弹性。

为什么不愿意坦诚,是因为男性更缺乏安全感,更缺乏对女性的信任。

婚姻里,当一方成为一个盾牌的时候,另一方就不得不成为一个利矛,不然就无法引起互动,婚姻也不再成其为婚姻。

婚姻有个潜规律,因结婚变得完美的女人是婚姻的获益者,原因是她嫁了一个可以促使她人格完成的人,这个男人必定人格比她成熟。

如果婚姻让一个女人变坏,女人便是婚姻的受害者,那个男人一定有促使别人堕落的人格力量。

电视剧中宋建平表现出的模棱两可,犹豫不决,互动中的表情矜持,不愿做决定等,都会让一个热心投入婚姻生活的女性情感受挫。

男人表面上忍让,实质是拒绝,让女人难以适从,陷入深深的无助与失落中。

像林小枫,与那样缺乏坦诚、缺少阳光、过于自我的男子在一块想不疯狂都不行。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