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我把清白之身献给别的男人 – 健康者社区

新婚之夜我把清白之身献给别的男人

陷入困境,邂逅雪中送炭的恩人今年25岁的王枚出生在陕西省宝鸡市一个普通家庭。

2000年高考后,不负众望的王枚考入了西安的一所重点大学。

就在满怀憧憬的王枚准备迈进大学校门,厄运却悄无声息开始侵袭这个风雨飘摇之家。

2000年8月12日下午,正在做家务的母亲吴英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经过大夫及时抢救,吴英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由于她的旧病恶化引起多重并发症。

大夫说,患者如果不立即手术,生命堪忧。

8月15日,面对大夫提出数万元手术的费用正一筹莫展时,病房进来了一位衣着光鲜的男子。

此人名叫刘保军,44岁。

他拥有一家资产近千万的建筑公司。

作为风云人物的刘保军为人豪情仗义,因给邻近几所山区小学捐助了近四十万元而颇受人们称赞和尊重。

这次他到医院探望朋友时,无意中听闻到王贵一家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于是径直走进了吴英的病房。

然而巧合的是,当他与王贵对视一番后,惊奇发现两人是十几年前,在一个战壕摸爬滚打的老战友。

刘保军明白了老战友的处境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两万元现金。

在刘保军的多方资助下,病榻上的吴英顺利完成两次手术。

更让王贵夫妇感恩戴德的是,刘保军把王枚上大学期间的费用也全部包下,待王贵一家像亲人一样。

此时在王枚的心中,刘保军几乎成了一位神话式的人物。

剑走偏锋,了却报恩心愿出于感恩,王枚从大一开始,寒暑两个假期,都要到刘保军家拜访。

每次王枚总是包揽了所有的家务,还热心地给刘保军的儿子补课。

假期结束,一位叫周科的男生进入了她的情感世界。

英俊伟岸的周科是校学生会干部,还是众多女生追逐的对象,他却独独喜欢王枚,不久就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一年后,王枚和周科同时大学毕业。

两人在西安找到工作,安定下来。

这时,王枚才发现,现实与理想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她与周科整个月收入,完成日常开销后所剩无几。

而且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王枚与周科婚期也定了下来。

新婚仪式那天,王贵夫妇喜滋滋迎接宾朋。

强装笑颜的王枚却正在完成人生尤为复杂的心理斗争。

婚礼达到高潮时,王枚与夫君一起给刘保军敬酒时,趁人不备,她悄悄塞给了刘保军一个字条,写着“晚上9。

30你让人来接我,我有重要事跟你说,千万千万。

”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许,周科正要携新娘入洞房时,王枚借口说,想和母亲单独说会话。

王枚把母亲叫到一边,以不容回绝的语气哀求妈妈保密,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跟刘叔当面道谢。

不久,刘保军派司机把王枚和吴英接到长期包租的宾馆客房。

王枚找了个理由支开妈妈,接着反锁了房门。

王枚坐在床边沉思良久,最后动情地说。

“刘叔,你对我和我家人的大恩大德,恐怕今生今世也无法偿还,我只有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你。

”王枚说话时,解开了自己的裙子。

眼前王枚的举动让刘保军不知所措,他正言道。

“你瞎胡闹什么呀。

”不等刘保军的话说完,王枚已经脱光了衣服拥在刘保军的怀里……就这样,一场荒唐的报恩在这特殊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夜晚上演了。

被支开的吴英一会儿回来了,贴着门听到一些动静,顷刻间顿悟过来。

吴英心如针锥,身子也不由瘫软在地。

激情后,她发现母亲正蜷缩在楼道,双手捂面痛哭流涕。

王枚知道一切瞒不了母亲,心里五味杂陈。

一场闹剧,演绎荒诞悲剧树欲静而风不止。

自从刘保军占有了王枚第一次以后,虽然也有懊悔与自责,但一旦想到王枚冰清玉洁的肌肤,就会激起他无尽的渴望与冲动。

2005年7月,刘保军又一次到西安探望王枚夫妻,当天下午,刘保军请二人在一家酒店用餐,中途,周科接到公司电话,因有急事需要处理便匆匆离席。

一小时后,刘保军邀请王枚顺便去他房间再坐一会,还没有彻底熄灭的欲火又一次焚烧了两人的理智。

事后,王枚用委婉而乞求的口气说。

“我们以后再别这样了,如果我们再这样对两个家庭都是一种伤害。

”但是,沾上腥味的刘保军已经不能自拔。

一个新的拉拢王枚的计划在他心中开始酝酿了。

一个月后,刘保军又来到西安,许诺给王枚夫妇在西安买房,并且承担她弟弟将来上大学的全部费用。

在丰厚的物质利诱下,王枚的理智和道德开始蜕变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王枚频繁与刘保军接触中,周科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2006年4月,得知刘保军又来到西安。

周科不动声色地说自己有个应酬,晚上回不来,其实在门外黑暗处监视。

晚上十点,毫不知情的王枚来到一家宾馆,和刘保军很亲热地相拥而入。

次日凌晨6时许,王枚推门回家,见家里一片狼藉,一直坐在床边的周科面部肌肉痉挛起伏,正用仇视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

在周科的逼问下,被惊吓乱了阵脚的王枚把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当听到新婚之夜所发生的荒唐事时,周科咆哮如雷。

他大叫着离婚,并把王枚送回到娘家,感到蹊跷的王贵夫妇问原因时,周科没有好气地对吴英说。

“你也装糊涂,在我与你女儿的新婚之夜,你是如何亲手把你女儿身子交给刘保军。

天下最龌龊的事,也只有你们母女能做出来。

”周科的话一时噎得吴英无地自容。

明白了事端的王贵也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对妻女大骂开来。

看着好端端的家再次走向土崩瓦解的边缘。

陷入无尽懊悔的吴英想,如果不是自己身体拖累,也结识不了刘保军,如果自己那晚阻止女儿荒诞行径,一切悲剧也不可能上演。

2006年5月一个凌晨,痛不欲生的吴英把家里重新收拾一遍后,悲情环顾了一下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在附近一个废弃的破库房里自缢身亡。

丈夫负气而去,母亲以死别怨,不堪心理重负的王枚也决定追随母亲而去。

幸亏被邻居发现,及时进行了心理疏导才打消了她寻死的念头。

当远在西安的周科得知了王枚家中所发生的一切,他哽咽了,他说他惟一期望的是王枚振作起来。

毕竟夫妻一场,待他心态平和了,也会给对方一个交代,但是现在他真的还无法面对和接受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她深爱她的丈夫,却在新婚之夜出逃,自愿把处女之身献给另一个男人。

她原以为这样可以如释重负,结果却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沼泽地,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