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出逃为给心灵喘气 – 健康者社区

婚内出逃为给心灵喘气

现实:我对保姆说去看牙医,20分钟后,我来到一幢半新的公寓,上楼,打开一套空房子的门,进去,锁上门,坐进惟一的藤椅……我一直骗自己,并不是真的想要这套房子。

我不想离家出走,更没想过离婚。

我只是想有个地方能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有一套锁在保险箱里的房子半年前的一天下午,女儿睡了,我对保姆说去看牙医。

实际上我按照事先约好了的时间去了公证处。

那天下小雨,我的心潮乎乎的。

办完手续,我去了银行。

5年前决定结婚的时候,我租了一个保险箱。

里面是一些旧玩意儿――上学时和男生的合影、几封文笔漂亮的情书,一个画家为我画的素描。

我的过去只属于我个人,我不想将它们带进婚姻。

我将房屋产权证还有相关证明放进保险箱。

它是惟一没感情的秘密。

为了它我信用卡的余额已不足5位数。

一套不足百米的两居室,前主人因为移民,出的价还算合理。

这是我“自己的房子”。

那次我在里面待了5分钟,量了窗帘的尺寸,将临时手机充值卡取出来,冲进马桶。

重新换上SIM(我希望与这个房子有关的其他人从此消失)。

三天后我装上窗帘,去家具市场买回一把藤椅。

我像小时候一样,脱了鞋子蜷在椅子里,坐了30分钟,然后回家。

又过了一周,我带去几本书和几张CD。

待了2个小时。

……我一直骗自己,并不是真的想要这套房子,只不过机缘巧合。

我有家,和老公一起生活的家,楼上楼下4个房间,200余平,我是女主人。

我不想离家出走,更没想过离婚。

我只是想有个地方能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的婚姻和大多数人的婚姻一样,平稳甚至幸福,老公是个优等生,对婚姻质量极为重视。

我们每天尽可能一起吃早饭和晚饭,休息日一起去塘沽吃海鲜去密云吃红鳟鱼。

我加班工作,他必在旁边陪伴看书,一起入睡是他认定的幸福标准之一。

自从结婚以后,我们就睡在一张床上,他睡左侧,我睡右侧。

他睡的时候喜欢用一只胳膊搂住我。

我呢。

总是在他睡着后从他的胳膊下逃出来。

我不喜欢睡着了还缠绵在一起。

整天生活在一套房子里已经是相互侵犯,难道连睡梦也不放过吗。

还有那个最重要的内容――做爱。

老公在做爱上的认真态度确实令人感动,他不仅保证质量也保证“售后”服务。

每次结束后,总也不忘了和我继续温存一番。

我呢,谢天谢地,我要睡觉。

“咱们两个好像性别错位。

都说女人最不满做爱以后男人倒头就睡,可是咱俩之间是一完事儿,你就把我推开。

”听得出来,他对这事儿很介意。

我不是清教徒,也不是性白痴,我完全能够享受性爱中的快感,但我讨厌他过于卖弄技巧。

如果女人的高潮真的与男人的技巧有关,那么我在幻想中得到的莫大快感,功劳应该记给谁呢。

我曾经提过多准备一间卧室,他坚决反对。

说:“我真是奇怪,既然你那么喜欢一个人睡为什么要结婚呢。

”为什么。

29岁,遇到有房有车有前途又爱我的男人,不嫁,岂不是傻瓜。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结婚了就要和别人一起睡觉,那我一准会下地狱。

但是我辛苦出差一周回到家里需要的是安静地睡上一觉,而不是做爱,或者是在睡梦中被突然压上来的一只粗壮的手臂惊醒,当然还有可能因为那手臂碰巧压住胸口而发噩梦。

除了我这些不近情理莫名其妙的想法,我们很幸福。

用老公的话说,我们从此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一个长了两个头四条腿的人。

第一个“逃”的念头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两年前的夏天,公司一个引进外资的项目在上海谈判。

那真是一次令人沮丧的经历,10年以来,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对手,只有这次我像个男人一样拍了桌子,并且拂袖而去。

铩羽而归。

等待我的仍是老公小别胜新婚的亲热。

我说。

“今晚不行,让我歇歇吧。

”“怎么啦,你不想我吗。

不会是在外面吃了点心吧。

我可是一直饿着呢。

”他半真半假地说。

我疲惫得失去了心神。

在这个城市都被贯以“性”名的时代,交出身体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女人既然没有男人“不举”的问题,做爱完全可以不经过大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