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六年婚姻里三次触礁 – 健康者社区

博士男六年婚姻里三次触礁

2007年7月13日,是辽宁省某高校量子物理教研室主任、青年博士张进涛35岁的生日。

按常理说,过生日应该和亲朋好友一起庆祝庆祝,可此刻的张进涛却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心中万分沮丧。

因为就在前一天,他新婚还不到4个月的妻子和他正式分了手。

而且,这已经是他六年来的第三次婚姻触礁了。

妻子红杏出墙首战大意失荆州贺娟红是张进涛的首任妻子。

张进涛认识她时,她正在张进涛所在的学校读夜大,而正读研究生三年级的张进涛给他们上高数课。

张进涛的潇洒风度和风趣谈吐引起了贺娟红的极大好感,她常找借口接近张进涛。

从小到大一直没怎么与异性接触过的张进涛,自然抵挡不住一个漂亮女孩的温柔攻势。

一来二去,两人都已心照不宣。

2000年7月,张进涛28岁生日那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当全身被淋得几乎全都湿透的贺娟红捧着一大束鲜花、拎着精美蛋糕出现在张进涛的宿舍门口时,他感动得心潮起伏,不由紧紧地将贺娟红拥在了怀里。

那天晚上,贺娟红留宿在他的宿舍里。

2001年6月,张进涛双喜临门――他在完成研究生学业成功获得硕士学位后,还和贺娟红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然而,在共同生活一个阶段之后,他们很快发觉了彼此性格上的差异。

张进涛生性沉静寡言,喜欢读书写作;而贺娟红则活泼好动,喜欢呼朋唤友上家来聚会唱歌。

张进涛为此很不满,多次劝妻子不要沉迷于玩乐之中,说现在的社会竞争激烈,应该趁着年轻好好学点知识和本领。

贺娟红听从了丈夫的劝告,第二天便去了一家艺术学校报名去学现代舞,因为天生活泼好动的她有着良好的艺术悟性,小时候读《邓肯传》时,她就幻想过有朝一日能成为“邓肯第二”,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走上艺术道路,现在她想圆自己一个梦。

在艺校里,贺娟红学得最勤奋,进步也最大,没过多久,她就被教练推荐去参加各种晚会演出。

张进涛起初倒不反对妻子去学舞蹈,有一点爱好总比无所事事好吧。

2002年元旦那天,张进涛兴致勃勃地应妻子之邀去观看她的一场庆祝新世纪的演出。

当他眼见贺娟红穿着一身袒胸露脐的束身衣,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劲舞时,他的脸一下子阴了。

回家后,他板着脸对妻子说。

“以后再也别去参加这种演出了,真是丢人现眼。

再说了,咱家也不缺那几个钱。

”还沉浸在演出喜悦中的贺娟红反驳他说。

“这叫艺术懂不懂。

怎么丢人现眼了。

都21世纪了,你堂堂一个大硕士脑子怎么还那么僵。

”张进涛固执地说。

“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不会再让你去跳那种舞的。

只穿那么一点点,在台上和男伴扭来抱去的,成何体统。

要是我的同事和学生看了怎么想。

我在学校还要不要做人。

再说,我也怕你在那种环境下学坏了。

”面对丈夫的寸步不让,贺娟红气得大哭。

此后,贺娟红又提出去学美容化妆和绘画,都被张进涛一一否决。

在他心目中,只有不断追求更高的文凭才算正儿八经的“求上进”。

为此,他好说歹说逼着贺娟红复习功课,准备报考本校的研究生。

与此同时,他自己也报考了本校一位知名教授的博士生。

在张进涛心目中,最好的婚姻模式就是夫妻比翼双飞,在学术上共同进步。

可是,他没去想贺娟红的兴趣根本不在这上面,他完全是在一厢情愿地逼迫她“成材”。

被迫无奈,贺娟红只好整天捧着书本陪丈夫“求上进”,但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读书上,好在她还可以借补习外语的机会到外校去跑一跑。

没过多久,她结识了补习班里一位叫岳勇的电视台记者,岳勇跟贺娟红年纪相仿,属于那种很“酷”很会玩的新潮男人。

两人常常逃课去蹦迪、泡吧。

也许是为了弥补被丈夫“禁锢太久”的青春,贺娟红对自己完全不加约束。

很快,两个人就逾越了男女之间友谊的界线。

从此,贺娟红常以补习之名频频外出赴约,与此同时,她借口功课忙多次拒绝张进涛的亲热要求,而张进涛不但不怀疑,反而为妻子追求“上进”暗自高兴。

直到几个月后,有好心人告诉张进涛真相时,他才如梦初醒。

两个人的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11个多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