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的父母跪求我们去复婚 – 健康者社区

第三者的父母跪求我们去复婚

倾诉人。

乔艳,女,28岁,打工婚姻遭遇七年之痒,一个叫杨华的女人和乔艳的老公胡家权好上了。

乔艳一气之下和丈夫离了婚。

没想到,杨华的父母因女儿的所作所为羞愧难当,他们跪求乔艳复婚,并把杨华带回了老家。

看着胡家权在痛苦中堕落,乔艳很是犹豫,到底复不复婚呢。

(文中人物为化名)记者印象。

她的面容非常憔悴,衣着俭朴。

这么热的天,她一口水都不喝。

她说她什么都不想吃,半年时间她瘦了快三十斤。

她把衣服拉起来给我看,多余的布料下,腰身那里显出空荡荡的一大片。

七年婚姻就此了断银行的柜台前,出纳小姐用疑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又一眼,就像我是个小偷,拿着别人的存折来取钱了。

我拿的是以丈夫胡家权的名字开的折子,因为知道密码,所以我的身份证和户口都没带。

但我一连输了三次,机器都提示密码错误。

柜台小姐将存折从里面递了出来,我狼狈地走开,全身都在发抖,这个胡家权,他居然将折子的密码改了。

折子里有五万块钱,是我们结婚七年积攒下来的所有积蓄。

我想取钱,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我想跟他分居,要租房,要买些简单家具,但我手上没有钱。

他真狠啊,我们还没有办离婚,他居然偷偷改密码,一分钱都不给我。

如果说在此之前,我还对这段婚姻有幻想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幻想已经彻底破灭了。

我回了家,胡家权还在床上睡着,他每天出夜市烧烤摊,晚上七点钟出摊次日早上三点收摊,生活都是颠倒的。

要在以前,我会很心疼地让他好好休息,而我自己,送儿子上幼儿园,准备好中午的饭菜,然后再去上班。

可我现在越想越生气,我啪地一下把他打醒了。

带着恨意,打得自己的手都隐隐地疼。

他愣了一下就破口大骂,你神经病发了吧,吵老子的瞌睡,找死。

我说,你起来穿衣服,我们去办手续吧。

他猛地一下就跳了起来,说,你做什么。

真要离。

我说,你连存折密码都偷偷改了,夫妻做到这个份上,没有意思了。

离吧。

他说,离了婚儿子要跟我过,当然钱得归我。

你又不是没有工资,我不向你再要钱就是了。

我的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

我说,好好,胡家权,我算是认识你了。

没什么多说的,走吧。

排队不到五分钟,钢戳一盖,照片一贴,我和这个生活了7年的男人就此一刀两断。

走到岔路口,他讪讪地说了一句,好说好散,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

我说,滚。

找你的小情人去喝靠杯酒吧。

庆祝一下你离婚。

那个粘上他的小姑娘我和胡家权从同一个湾子里出来,到武汉来打工,结婚、生子,除了生活,还攒下了一笔钱。

就像这个城市里千千万万个打工仔一样,我觉得生活还算顺当,有钱就享受一下,没钱就过过苦日子,我对生活也没什么奢望。

对胡家权,我也是满意的。

我喜欢看他和儿子抢着吃我烧的菜,喜欢和他一起抱着儿子去逛商场,有时回家,他给我发短信,“老婆,没粮了”,我就知道他又没烟了,就给他买十七块一包的黄鹤楼,而他抽到烟时那个美滋滋的表情,简直就像猫儿偷到了腥――他平时只抽七块钱一包的烟。

我觉得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家。

我也抱怨过他懒散,不做家务,不懂心疼人,脾气坏,爱打牌,有时唠叨两句,他也会改。

半年前,我打听到附近的夜市摊子正好有个空摊在找人顶,胡家权听到消息就跑去下了订金租了下来。

他说,你不是说我懒散吗,我这就做给你看。

我要赚钱供儿子读书,我要在武汉给你们买一套房子。

自己当老板果然不一样,以前他一份工作做不了三个月,这次,倒还尽心尽力地去摆摊,试验烧烤的口味,自己进货,串肉,串土豆……一个月下来,四张桌子三十二把椅子,除了本钱,居然还给我赚了两千来块回来。

我真是乐坏了。

要知道,以往可都是我的工资是家用的大头啊。

生意火了。

他请了两个帮手,我就一门心思地在家带儿子。

那天心血来潮,抱着儿子去烧烤摊上玩,远远地看他坐在一个女孩子身边,桌上有四个空啤酒瓶,两个人吃着喝着,胡家权还大声吩咐伙计,小东,烤个华子最爱吃的鲫鱼,烤嫩点。

喊得一条街都听见了。

那女孩子含情脉脉地端起杯,大哥,我敬你,生意兴隆啊。

天啊,看他们眉来眼去的,在大街上就勾搭上了。

我气得一阵头昏,抱着儿子转身就走。

半夜,胡家权是哼着小曲、带着一身酒味回来的。

他一沾床就睡着了。

我推他半天他都不动。

他的小灵通在响,是短信,“大哥,明天我给你带点生意来吧。

早点休息”。

我看着躺在床上酣睡的胡家权,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