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心中的经典性爱画面 – 健康者社区

男人心中的经典性爱画面

第1画面。

1941年,男人七岁。

记忆中坐了和整个童年一样漫长的船,从浙南举家来到上海。

那时的国事家事都乱得象河里漂浮的杂草,无从知晓。

又或者男人本是愚钝之人,乡下明澈的童年被诺大的上海一击,就印象模糊了。

所以男人一生最初的记忆是亲戚家最小的太太的最小的小姐。

她穿着花裙子,扎着蝴蝶结,整个人粉嫩嫩地,从小洋楼的阴影里跑出来。

男人看着她精致的小皮鞋跑过院子,突然想,我长大了要娶她作媳妇。

所以他后来写道。

佛洛伊德的什么幼齿期、肛门期都是胡扯,中国人的性意识,竟然不是从性器,而是从隆重的婚姻大事开始的。

关于最初的那个性爱对象,他是这样写的。

林黛玉不会爱上焦大。

但焦大小的时候,最爱的却一定是黛玉姑娘。

第2画面。

1948年,男人十四岁。

已念完了私塾,又念了两年西洋学校,日子散淡地过着,只看着身体一天天长大起来。

有一天,准确地说是有一夜,他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竟然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纠缠在一起,他害怕得不得了,可是又舍不得逃走,就在懵懵懂懂中,他只觉得身体一热。

然后人就醒了。

那里却已是冰凉一块。

从那以后,他发觉自己的喉结突起来了,胸膛的肌肉突起来了。

当然,那里也更加频繁地突起来了。

更要命的是,他开始热衷于观察女人,观察她们身体上突起来的部分。

所以他后来写到。

性和幼儿生下来会吃奶一样,是天生的。

关于突起,他又写到。

人类没有进化成空气阻力更小的流线型,而是保留了这么多观赏性而不是功能性的突起,是自然界和人类开的一个玩笑。

而这些莫名的突起,深埋着人永生不能克服的动物欲望。

第3画面。

1955年,男人二十一岁。

在工厂里已做了四年伟大的工人阶级,也盯上了那个女人四年。

那个女人是一个车间的工友。

当然,他认识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大会上,她和其他一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起,作为旧社会的腐朽产物,接受政府和人民的批判。

她低头坐着,黑头发,黑旗袍,黑皮鞋,而露出的脖子、胳膊、和腿,却是眩目的白。

这个画面,尤其是那些眩目的白,一下子击中了这个少年。

一直到几年以后的这天,二十一岁的男人终于有机会一把撕下女人的衣服。

在那依然眩目的白中,疯狂得陶醉得不能自己。

他后来写到。

一个男人如果在性的最初,遇到一个优秀的引导者,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他又写到。

男人在从少年成为男人后,身体会变得柔和起来,会有弹性。

就跟她教的性爱一样,节奏是多么重要啊。

第4画面。

1962年,男人二十八岁。

他结婚了。

和工厂食堂的一个来自乡下但是根正苗红的女炊事员。

在那个年代,找到这样一个媳妇,全家人都幸福得象攀上了公主一样。

她给他吃得饱。

夜里他却对她索然无味。

因为她总是工作一样仰面躺着。

没有声音,没有表情,哪怕他用多大的力气,她都怕阁楼发出一点点声音。

他也只有这样了。

只不过从每天变成了每周,再到每月,直到用手。

但是他们仍然互敬互爱,并且有了三个孩子。

这样的婚姻持续了二十一年。

他后来写到。

大多数的中国妇女是可怜的。

或许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性爱的高峰。

性爱对他们生来是为男人和生儿育女准备的。

他又写到,大多数的中国家庭,绝不靠性爱而是道德或人性或经济合作组维持的。

第5画面。

1969年,男人35岁。

家庭生活依然平静,整个社会却乱了。

他在乱世里爱上了一个女人。

是的,他确信他爱上了那个女人。

她不漂亮,也不活泼,整天在人群里,神情恍惚的样子。

所以他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爱上她。

可是,他的确一直注视着她,在打打斗斗中保护着她。

甚至见了她会脸红心跳,不敢轻易跟她说一句话。

他在和老婆做爱的时候,会幻想是和这个女人。

他后来写到。

男人永远都需要一个性幻想对象。

这个幻想有时甚至是生活中动力的源泉,因为反正所谓理想那样冠冕堂皇的东西往往是不存在的。

第6画面。

1976年,男人42岁。

他终于得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他一直热爱一直性幻想的女人。

那个女人很热烈,也很娴熟。

但是做完的时候,他看着这个不再遥远不再神秘的女人赤裸着睡在他的旁边。

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他后来写到。

其实性没那么重要,并且永远都是负阙。

你需要它,它是负数,你可以满足它,它变成零,可是你永远无法在性爱里得到正数。

就跟你永远无法回味哪怕最美妙性爱的细节一样。

所以,性幻想也是理想,它只应该挂在天上或漂在水里,当你得到它的时候,它便失去了。

留给你的只有心里的空荡荡。

第7画面。

1983年,男人49岁。

他离婚了。

当最小的孩子也长大成人之后,他终结了作为一个道德人对妻子的责任。

那时满大街的港台歌喇叭裤和霹雳舞。

他知道,时代变了。

他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更何况,那时他非常的有钱,因为落实政策,把以前家里乃至家族里被没收的财产都还给了他。

他把大部分给了妻子,给了孩子。

还有不少,他想享受生活,和那些年轻的烫着波浪头穿着牛仔裤的女人。

那是属于他的荒唐时代。

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和多少个女人上过床。

年轻的,老的,本地的,外地的,良家妇女,或职业的。

他后来写到。

人是进化不彻底的动物,欲望本来只被社会约束着。

一旦这个约束突然被打破的时候,人的动物性就汹涌而来。

毫无节制。

第8画面。

1990年,男人56岁。

已经觉得有点老了,纵然有那么多女人送上门来,也有点力不从心了。

要选择,挑精品吧。

要年轻的,高挑的,白皙的,丰满的。

对了,有一个在卡拉OK唱歌的小明星,真是不错。

还有一个女作家,明眸皓齿,气质高贵得不得了,晚报经常有她的文章,人也聪明极了。

他花了几年的时间在这两个女人身上。

几乎消耗了自己的一大半积蓄。

他后来写到。

到人身体老的时候,就会更重视女人的身体之外的东西。

不管是演员还是作家,其实身体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无非是虚荣心做怪罢了。

可是老男人真是古怪,明明是为了女人的身体去的,却偏要追逐感觉的附加值。

第9画面。

1993年,男人63岁。

他当然又换了女人,这次竟然是个电视主持人呢。

是个外地人,非常的年轻。

男人觉得自己又陷入恋爱里了。

他为她买了房子。

每天给她做饭,送她上班――哪怕只能到离单位很远。

他后来写到。

其实这样做只是为了有个依靠。

老人最怕的就是新的东西。

所以哪怕是新的女人,也想最快的使她熟悉起来。

所以,老人对少女的依恋,往往是孩童对母亲般的。

第10画面。

2000年,男人70岁。

那个年轻的女人要离开他了。

他知道的,她终究是要走的。

在走的前天夜里,他试图再做一次。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和所有的办法,才看到下面柔软地溢了出来。

他叹了口气,苦笑。

送走了女人。

然后接来了孙子同住。

孙子那年正好七岁。

他给孙子写到。

属于我的男人岁月已经过去了。

我变成无性的了。

我的孩子,我的性别给了你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