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爸爸用我来满足他的低级欲望 – 健康者社区

沉沦:爸爸用我来满足他的低级欲望

“陆丹丹,女,20岁,上海市崇明县人”;“罪名。

强迫他人卖淫”……旁边照片上的女子脸蛋圆圆的,粗粗的眉毛和黑黑的眼睛之间充满了稚气。

一时间,我很难把这张稚气未脱的面孔和那个强迫少女卖淫的犯罪团伙成员联系在一起。

当我提出采访要求时,陪同我的女民警明显地迟疑了一下。

“好吧,我先介绍一下这个女犯的情况,请你在采访过程中适当注意……”女民警一边整理着材料一边给我介绍陆丹丹,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响,可是一句句却如鼓槌般敲击着我,在我的心里激起了对这个女孩强烈的同情。

“啊,竟有这种事。

太惨了。

”我请女民警放心,采访时将避免向陆丹丹提这事儿。

是啊,有谁会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而残忍地把一个女孩子的伤口撕开呢。

12岁那年妈妈去世后,爸爸的酒喝得更凶了,脾气也更大了看见陆丹丹时,她正和女犯们在监狱的操场上拔草。

陆丹丹脸上汗津津的,茸茸的汗毛在阳光下显得既健康又稚嫩。

“瞧,她还只是个孩子,却有着和其他孩子截然不同的遭遇。

”想起刚才民警的话我不禁感慨,沉吟着不知怎么开头。

“您是记者。

”陆丹丹抹了一下额上的汗水,眼神亮晶晶地看着我。

“您想知道些什么。

”“……我只想和你聊聊,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我小心地斟酌着语气。

我能理解她的防备甚至是敌意。

一个女孩在经历了如此不同寻常的遭遇后,心理防卫机制的敏感与加固是很自然的。

“记者,您相信命运吗。

”陆丹丹垂下眼睛。

她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提出一个似乎漫无边际的问题,不等我回答她又肯定地说,“我是相信命运的。

我相信一个人的命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的。

比如说,我的命就不好,太硬,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倒霉。

”陆丹丹的家在崇明岛。

陆丹丹的父母在一家工厂上班,厂里的效益很差,薄薄的薪水勉强维持家用。

屋子是自盖的平房,在全村最老旧。

爸爸总说等哪一天发了横财,盖起三上三下的新楼房,让村里人好好瞧瞧。

妈妈听了这话就摇头。

爸爸火了,酒瓶用力一摔,劣质的酒液顿时溅出呛人的气味。

你摇什么头,摇什么头啊。

奶奶忙不迭地关上窗户。

轻点轻点,想让人听见了笑话啊。

!奶奶出身于大户人家,读过几年书,有着知识分子的清高。

在陆丹丹的记忆里,她总是息事宁人,唯恐家里的困顿让人耻笑。

“妈妈身体不好,她反对爸爸喝酒,两个人总是吵架。

后来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也吵不动了。

我12岁那年,妈妈去世了。

”陆丹丹的眼睛看着远处,像个局外人似的注视着那个岛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妈妈去世以后,爸爸的酒喝得更凶了,脾气也更大了,奶奶和我处处陪着小心,可是没用。

爸爸骂奶奶穷光蛋,骂我是拖油瓶。

说我们拖累了他,害他没钱讨新媳妇。

”我们的家事,被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茶余饭后地嚼舌头,丢尽了脸“记者,你一定知道我爸和我的事吧。

”陆丹丹冷不防地问我。

我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只能含糊地应道,听说过一些。

陆丹丹拨起地上的草,顺着茎脉无意识地撕着。

“没关系,大家都知道。

”沉默。

综观陆丹丹20年的人生,其不幸遭遇很大程度上源于这个家庭,源于一个如此暴戾如此不堪的父亲。

她的父亲不能忍受没有女人的鳏夫生活,最后竟然采取了非常人所能想象的手段来满足自己低级的性欲,将自己送进了监狱。

他犯的是强奸罪,强奸幼女罪。

他强奸的不是别人。

他强奸的是自己当时年仅13岁的女儿陆丹丹。

乱伦,是人性丑恶到极致的行为。

这种弃伦理道德于不顾的事乃人神共愤,即便在电视小说里也鲜少出现,如今却演绎在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女孩身上,由她承受着这无尽的身心折磨。

我决定打破沉默。

“丹丹,你是不是很恨他。

”“是的,我恨。

但我不恨他,我恨自己。

”陆丹丹出乎意料地说,“其实我一直很后悔,我不应该告发他的。

”那天,陆丹丹趁奶奶没注意,终于一溜小跑逃出了家门。

她顺着窄小的田埂拼命地跑啊跑,一连摔了几跤,终于跌进村长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地哭叫,救救我救救我。

此事惊动了镇领导,青少年保护办公室和妇联的同志都出面了。

他们安顿好陆丹丹,当天下午就驱车前往她家。

正在四处寻找孙女的奶奶看见这些人神情严肃,立即明白了一切。

她打开房门,叫醒了酩酊大醉的儿子,然后像平时那样坐进厨房,悄悄地喝下了整瓶农药。

陆丹丹在医院见到了临终的奶奶。

可怜的老人面容十分平静,一改往日的愁苦,正从容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等待着解脱。

丹丹,奶奶对不起你……可我没有办法……奶奶的声音很微弱,几乎听不见。

从那干瘪的嘴唇嚅动中,陆丹丹看懂了奶奶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苦命的孩子,你以后可怎么办啊……“奶奶说得对,本来是我们自己的家事,现在被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茶余饭后地嚼舌头,丢尽了脸。

本来我们祖孙三人好歹相依为命,可现在不是死了就是坐牢;本来只是我一个人受委屈,可现在谁都没落得好结果……”陆丹丹伏倒在膝头,痛哭起来。

“我爸爸只是喝了酒一时犯糊涂,他不喝酒时对我挺好的……我害了爸爸也害了奶奶,把一个家给拆了。

我是个罪人。

”“可是他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啊。

”我觉得自己的话很苍白。

在一个虽被凌辱被糟蹋却仍有亲情的女儿面前,法理的力量显然有限。

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得知,那个曾经丧尽天良如今正在另一所监狱服刑的父亲,在听到女儿的这一番言语之后他会作何感想。

子夜时分,陆丹丹带着两个女孩回去,交给叶五张百元大钞和一把零碎纸币接下来的那些岁月里,陆丹丹熬得很艰难。

18岁那年,她终于离开了崇明岛。

她在上海认识了叶。

叶是一个近30岁的男人,长得精瘦,话不多却透着一股狠劲。

当时,陆丹丹和其他十几名姑娘正准备动身跟着“老大”去海南。

“老大”神通广大,说是在那里替她们找到了月薪丰厚的工作。

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姑娘们憧憬着未来,满心欢喜。

叶出现了。

他指着陆丹丹对“老大”说,我要她,把她留下。

妈的,问我要人。

凭什么。

“老大”气势汹汹地把脸一横。

唰。

一把匕首挟着风声深深地插入桌面。

叶低沉着声音说,你是聪明人,别为了一个姑娘坏了你的好事。

“可是他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啊。

”我觉得自己的话很苍白。

在一个虽被凌辱被糟蹋却仍有亲情的女儿面前,法理的力量显然有限。

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得知,那个曾经丧尽天良如今正在另一所监狱服刑的父亲,在听到女儿的这一番言语之后他会作何感想。

子夜时分,陆丹丹带着两个女孩回去,交给叶五张百元大钞和一把零碎纸币接下来的那些岁月里,陆丹丹熬得很艰难。

18岁那年,她终于离开了崇明岛。

她在上海认识了叶。

叶是一个近30岁的男人,长得精瘦,话不多却透着一股狠劲。

当时,陆丹丹和其他十几名姑娘正准备动身跟着“老大”去海南。

“老大”神通广大,说是在那里替她们找到了月薪丰厚的工作。

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姑娘们憧憬着未来,满心欢喜。

叶出现了。

他指着陆丹丹对“老大”说,我要她,把她留下。

妈的,问我要人。

凭什么。

“老大”气势汹汹地把脸一横。

唰。

一把匕首挟着风声深深地插入桌面。

叶低沉着声音说,你是聪明人,别为了一个姑娘坏了你的好事。

“老大”噎了一下,气恨恨地说,好,等我海南回来再找你算账。

陆丹丹心有不甘地跟着叶离开,一路上闷闷不语。

叶冷着脸说,哼,别做美梦了,他是带你们去海南“做鸡”的。

陆丹丹吓得不轻,回头再看看叶阴冷的脸,心想这男人胆敢冒险和“老大”作对,把自己从虎口里救了出来,可见是喜欢自己的。

“可是我哪里想到叶也是做那种生意的。

所不同的是他胆子更大。

”陆丹丹说。

“老大”是把姑娘卖到海南去,而叶一伙人则在上海这个看似安宁而优雅的城市里铤而走险。

他们控制着几个少女,强迫她们卖淫,坐收暴利。

那些女孩年纪都很小,不知叶从哪里找来的。

有一个女孩甚至还不到14岁。

陆丹丹知道这种事很冒险,但叶却不怕。

他说大不了坐牢,又不是没坐过。

有一次趁着叶高兴,陆丹丹壮着胆子说法律有规定,和不满14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管她是否愿意,都属于强奸罪。

是强奸幼女罪。

叶听了很稀奇,捏一捏她的下巴。

咦,你好像很懂啊。

有一次叶联系到两个嫖客,就让陆丹丹带着两名女孩前去。

嫖客很精明,知道带着小女生去宾馆开房很容易引起怀疑,因此提出在各自的车上“交易”。

深夜的郊外很宁静,四周黑黑的。

月亮埋进了云层,似乎羞于目睹如此肮脏的交易。

陆丹丹在路边等着。

远处停着的那两辆轿车寂静无声,仿佛没有生命的存在。

一切都在暗中进行……子夜时分,陆丹丹带着两个女孩回去,交给叶五张百元大钞和一把零碎纸币。

怎么回事。

叶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一把零钱。

回来路上,她突然来了例假,就去便利店买了一包卫生巾。

陆丹丹回答。

贱货。

叶突然火冒三丈,一抬手就抡了那女孩一个大耳光。

与那个陌生男人的周旋,最终让陆丹丹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生活陆丹丹开始怀疑自己所谓的依靠和安全。

她觉得叶并不喜欢自己,只是利用自己帮他管那些女孩。

可是陆丹丹无法离开也不敢离开,她曾目睹一个逃跑的女孩抓回来后,被打得皮开肉绽痛不欲生的样子。

再说,自己离开了叶又能到哪里去,又会落在哪个男人的手里呢。

“叶除了脾气不太好,一般情况下对我还是很好的。

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还不知是什么下场呢。

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即便过着这种在浪尖上打滚的日子,也决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陆丹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错了。

”2004年春节期间,可能由于过节的缘故,叶的生意相当好。

那天当最后一个电话打来时,女孩子们都已经像牌一样早被“发”光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