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丈夫四处证明自己是性无能 – 健康者社区

实录:丈夫四处证明自己是性无能

人到中年的他走出围城,儿子判给了前妻。

再婚后,妻子很想为他生一个孩子,但总不能如愿。

双方到医院一检查,发现他的“生育能力受限”。

气愤之下,他把前妻和已经上大学的儿子告上法庭,要求确认与儿子不存在血缘关系。

令他吃惊的是,亲子鉴定结果却表明两人是生物学父子。

但他怀疑有人在鉴定上做了手脚,为了说明儿子不是自己所生,他四处证明自己“性无能”,要求法庭再审,并不停上访,闹得众叛亲离、四面楚歌……儿子已上大学,再婚父亲忽然怀疑儿子的来历张子莫是湖北某学院的学生,多才多艺的他身高1.78米,长得阳光帅气,一入大学校门就被选为学生会干部,在同学当中很有号召力。

2004年5月的一天,张子莫忽然接到母亲王玲的电话,说与母亲已离婚多年的父亲要求与他做亲子鉴定。

听到这个消息,张子莫如遭雷击,脑袋里“嗡嗡”作响。

对于父亲,他有太多的怨气。

从小,父亲就很少给他父爱;父母离婚后,父亲对他关心更少了。

母亲为了他没有再婚,独自一人含辛茹苦地把他抚养成人。

即使这样,他认为父母之间的事是上一辈的私事,与他没有关系,仍然像敬重母亲一样敬重父亲,没想到,父亲竟然要做亲子鉴定,这是侮辱母亲的清白,更是毁坏儿子的声誉,天下竟有这么糊涂的父亲。

愤怒之下,张子莫一口回绝了。

“他不想认我这个儿子,我还不想认他那个父亲呢,我拒绝鉴定。

”母亲还想说什么,张子莫“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泪水顺着他的面颊流了下来……张子莫的父亲名叫张玉松,是湖北省荆门市一家公司的内退员工,今年49岁。

张玉松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母亲是荆门大学的教授,1.8米身高的张玉松长得一表人才,27岁那年,经人介绍,他认识了荆门市一名幼儿园老师王玲。

两人一见钟情,不久就结了婚。

1985年8月12日,张子莫出生了,全家人开心不已。

然而,张玉松一次外出应酬后,夫妻间和睦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天,邻桌有一名妇女说王玲当幼师之前是花鼓剧团的演员,曾与别人谈过恋爱,有过暧昧关系。

有这件事闷在心里,张玉松看王玲处处别扭,但又不好说出来。

王玲是幼儿园老师,荆门市某行政单位干部郑林的孩子就在她的班上,因为这个原因,郑林经常来张玉松家串门,与张玉松称兄道弟。

没想到,有人告诉张玉松,说郑林与王玲一直有染,张玉松气得头都大了。

他认为妻子婚前有什么不检点,都可以原谅,婚后还这样,就是对他不尊重。

可除了传言,他没有什么证据,只好闷在心里发火。

1989年初,几个同事在一起聚餐。

有个同事和张玉松开玩笑,说王玲那么漂亮,要把家守好,防止别人乘虚而入。

同事本来是想恭维他老婆长得漂亮,孰料,张玉松却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

大家都知道了王玲有婚外情。

他感到颜面顿失,对传言越加笃信不疑。

从此,他与王玲分床而居,一连几个月不与她说一句话。

他还多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叱骂王玲有作风问题。

王玲总是向他解释,不要听信别人谣言,可他根本不给王玲辩白的机会,王玲因此彻底冷了心。

1998年7月,王玲与张玉松协议离婚。

儿子张子莫判给王玲抚养,张玉松同意每月付抚养费150元,直到儿子18岁止。

张玉松与王玲离婚后,双方过了一段平平静静的日子。

几年后,张玉松再婚了。

这份平静也从此消失。

2003年,张玉松与有离婚史的刘梅结了婚。

刘梅时年30多岁,此前跟前夫生过一个孩子。

她很想跟张玉松再生个孩子,可奇怪的是总不能怀孕。

两人来到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问题出在张玉松身上,医生说他的生育能力比较弱,需要治疗才能达到正常生育的能力。

得知检验结果,张玉松怀疑是医院检查有误,因为儿子张子莫已经18岁了。

于是,他和刘梅又来到荆州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还是“生育能力受限”。

他俩不死心,又前往武汉市仁爱医院、北京大学附属某医院检查,结果依然如此。

张玉松终于相信自己确实没有生育能力了。

那么,张子莫是谁的孩子。

这个疑团终日盘旋在他的脑海。

回想起离婚前对妻子的怀疑,张玉松固执地认为张子莫一定不是自己的亲生子。

他愤怒不已,气冲冲地找到王玲,质问她到底是跟哪个男人生下了儿子张子莫。

王玲坚决否认,愤怒地说。

“你现在生育能力受限,不能代表你18年前就不能生孩子。

你侮辱我不要紧,你敢侮辱儿子,我跟你拼命。

”然而争吵并不能辨明是非,张玉松要求做亲子鉴定,以确认他与张子莫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

王玲气得流下了眼泪。

当年,就是因为张玉松当众侮辱她,她才与他离婚。

没有想到事隔这么多年,他仍然不放过她,竟然拿儿子开刀旧事重提。

如果她同意去做亲子鉴定,这不等于承认他对自己“出轨”的指责吗。

因此,她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

见前妻不愿做亲子鉴定,张玉松认定前妻心虚了,更加认为儿子根本不是自己亲生的。

于是,他隔三差五就到王玲的工作单位和家里吵闹,要求王玲赔偿他对张子莫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失,以讨回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一时间,同事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王玲在单位根本无法抬头做人,如果不去做亲子鉴定,她感到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万般无奈,她只好给儿子打电话商量,希望他跟张玉松去做鉴定。

没想到,儿子一口拒绝了。

儿子已成年,拒绝是儿子的权利,作为母亲,王玲也不能强迫儿子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于是,她再次坚决拒绝张玉松的要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