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不过是他第四次婚姻 – 健康者社区

离婚:不过是他第四次婚姻

颇具魅力的离异男人我是在飞机上认识利明的。

那段时间心情不好,跟了一个团去越南和柬埔寨旅游。

在飞机上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不到。

我看完时尚杂志,觉得身边同团的男人西装革履很有意思。

他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穿着非常考究,像是去签合同而不是旅行。

我朝他笑,这样年龄的男人和这样年龄的女人对双方都是致命的诱惑,即使做不了什么,但心理的愿望都是写在脸上的。

相识因此不可避免。

在淡淡地微笑后,我们说了一些共同的话题,比如飞机型号、甲壳虫乐队……好在时间很短,话题快枯竭的时候,到了香港,我们要转机了。

他告诉我他叫利明。

七天的旅程,因为有利明而有了生气。

柬埔寨的气温高达三十七度,可回到郑州,是零下二度。

尽管穿上了毛衣,可我一下飞机还是快冻僵了。

利明脱下西装帮我披上。

告别的时候,交换名片是通常的做法。

这次多了一样。

留下了彼此的QQ号……投入感情并不多,却是难舍难分的样子,这是不是时代SHOW呢。

回去以后,在QQ上加了他。

因为工作关系,我几乎天天泡在网上。

渐渐地,好像我和利明对彼此的生活都已经很熟悉,比如今天几点起床,吃了什么;刚刚买了一件风衣;今天走在路上鞋跟掉了……我们的关系迅速暧昧。

他三十八岁,离异,有一个五岁的女儿。

他大我整整十一岁,但这并不妨碍我迷恋他。

我开始频频约会他,他亦乐此不疲,后来发展到他在我这里过夜,却不提婚姻大事。

我已经二十七岁,说不急是假的。

有时我在揣度他的心理,他还在等什么。

按照习惯思维,我是年轻女子,漂亮活泼,工作体面,谈不上不配他。

我有些按捺不住,开始明白地向他索要一纸婚姻的契约。

利明惶惶然,顾左右而言他。

我开始主动打电话,要求带她五岁的女儿一起去玩,因为杂志上说,想讨好一个已婚男人,就要对他的孩子视若己出。

我学着做甜食,以及他和孩子都喜欢吃的水果沙律。

利明的感动都写在脸上。

再次提到婚姻大事,他没有再躲闪。

喜忧参半的生活把利明带去见父母时,我对父母隐瞒了他离过婚的事实。

当母亲说“他什么都好,就是年纪有点大”的时候,我咬了咬牙,说。

“他之前一直在忙于事业。

”我几乎要被自己追求爱情的高尚和勇气打动,可是结婚前夕,他吞吞吐吐地提出要去做财产公证。

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可是我想,经历过失败的婚姻,他对人不信任也是有道理的。

我是现代女性,独立意识也很强,很快他就会明白,我爱的是他,而非他的财产。

以利明的物质基础,我以为婚礼的排场将超出我的想象。

可是他要求“低调”,一切从俭。

想想也是,都体验过一次结婚的隆重了,再去轰轰烈烈地办一次,他将怎样面对那些亲朋好友们呢。

我们礼节性地请了双方亲人和最要好的几个朋友。

没有婚纱,没有戒指,吃了一顿饭,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我把一生许给了他。

结婚以后,利明让我别再出去工作。

怎么可以。

虽然我的月薪比起他的收入简直是微不足道,但那是我的事业和社交啊。

利明有些不悦,只好请了钟点工来料理家务。

但是,对饮食和卫生都很挑剔的他开始有了诸多不满,不是钟点工做卫生太粗糙,就是烹饪的菜不合他胃口。

钟点工换了好几个,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他更无意中提起他那个脾气暴躁的第一任妻子是多么好的厨娘。

看得出,他对我有些不满,我心里委屈极了,不甘示弱地和他闹别扭。

然而他又不愿意争吵,只要我说话声音大一些,他便会默不出声,他表达自己愤怒的方式只是沉默。

我终于败下阵来,决定辞去工作,安心研究菜谱。

当我使出十八般武艺做出他爱吃的红烧鱼时,我看到这个工作狂的眼睛里满是感动和愧疚。

那个晚上他拥我入怀,说起他很少提及的年少往事。

我在田野油菜花淡淡的清香中入睡,梦里都是满山飞舞的蝴蝶。

虽然做出牺牲时我有些不情愿,但我明白了他欲言又止的忧郁和懦弱,在他溢于言表的感动和喜悦中,我觉得自己这样做还是很值得。

接下来的一切平静而安好,利明也对我很体贴。

时光就这样细细地流淌,我想,是时候要一个小孩子了,那将会是个继承了他的英俊五官和我的白皙皮肤的婴儿。

可是利明听到后立即反对,我追问他为什么,他又吞吞吐吐起来。

一起去逛商场,每当我在婴儿漂亮的小衣服前驻足,利明总是会很不高兴地把我拉走。

其实从他当时对婚姻的犹豫那刻起,我已发现了他对婚姻的惧怕,他定是受过太多伤害而因噎废食,害怕承担对孩子的责任。

这没有关系,我可以慢慢改变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