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息:男人有了事业就风流 – 健康者社区

叹息:男人有了事业就风流

刘芳 口述李红 执笔那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我背着孩子从病房里出来看月亮,女儿问我。

“妈妈,怎么总是咱们两个,爸爸为什么不跟咱们在一起。

”当时,我心里一阵酸楚,觉得全世界只剩下我们娘儿俩……再苦再累我也甘愿我1982年从驻马店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市里一家医院做护士。

那时,我才19岁,正是花一般的年龄,对未来的生活、对爱情都充满着憧憬。

工作两三年后,经同事介绍我认识了王玉锋。

我来自农村,就想找一个从农村出来的,朴实、善良又上进的人。

王玉锋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为人实在、吃苦耐劳。

他在一家科研所工作,所里人才济济,虽然他学历不高,但他事业心强,很上进,总是埋头苦干,并且待人接物不卑不亢,不唯唯诺诺,这些是我最为看重的。

谈恋爱时,他对我很细心。

我是护士,经常轮班,顾不上吃饭。

有时候,他中午或者晚上买好了饭,给我送过来。

那时,我们工资都很低,一个月才20多元钱。

过年的时候他发了50多元的奖金,加上平时攒下的钱,他给我买了一块70多元的上海表。

捧着那块表,那一刻我就认定他了。

女人一辈子图什么,一个男人真心对你好,又有事业心,这就足够了。

正好赶上他们单位分房子,1985年10月,我们就登记结婚了。

结婚以后,他脱产上电大,每月只发30元的工资,年底也没有奖金,再加上他农村老家还有父亲和妹妹,家里经济很紧张。

平时,我们过得很俭朴,能省则省。

结婚三年后,女儿出生了,因为经济紧张,怀孕期间我的营养少,孩子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拉肚子,他经常出差,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拉扯着孩子。

我要上班、带孩子、做家务。

家里请不起保姆,女儿一生病,我就带着她在医院住,买方便面吃。

有一年八月十五,他出差去了湖南。

孩子才1岁多,刚会走路,已经感冒十几天,我一直带着孩子住在医院。

那晚的月亮又大又圆,人家都是一家人团圆聚在一起吃月饼、赏月,而我却和孩子孤零零地在医院里。

晚上,我背着孩子从病房里出来看月亮,女儿问我。

“妈妈,怎么总是咱们两个,爸爸为什么不跟咱们在一起。

”当时,我心里一阵酸楚,觉得全世界只剩下我们娘儿俩,孤单而无助。

晚上11点钟的时候,他辗转从湖南打电话到医院。

“老婆,今天晚上,我特别想你和女儿,心里好难受呀。

”我又何尝不是呢,听着女儿在电话里不停地叫着爸爸,我忍不住哭起来,他宽慰我说,我们来自农村,想出人头地,就要付出得比别人多。

为了咱以后能过上好日子,现在吃点苦,分开一些时候怕什么。

我心里虽然很苦,可有了他的这几句话,就觉得好受多了,劳累和困苦一下子都没了。

后来他去上海出差时,尽管没多少钱,但跑遍了上海,只为了给我买件好看的衣服。

我心里甜滋滋的,这证明他心里有我,日子虽苦也有甜。

1992年,他被提拔为研究室的副主任。

他由衷地说。

“老婆,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感激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作为一个女人,听到这话,当然心满意足,觉得这么多年再苦再累也值得。

他的心离我越来越远1994年,王玉锋的单位迁到了郑州,他们单位照顾我,把我调入单位职工医院。

离开驻马店的时候,原来的同事们都说,我终于熬出头了,这些年太苦太累,总算可以享福了。

在职工医院,工作比较清闲。

过去太忙,没顾得想那么多,现在闲了,觉得一家人应该多在一起。

可是,他每天晚上基本上都是12点以后才回来,有时还到两三点。

我一说,他就辩解说忙。

有天晚上,我急性胆囊炎犯了,疼得不行,给他打电话,他说正忙着,我又打了几次,他索性关了机。

第二天早上7点多,他才回家。

推开门,他看到女儿蜷缩在沙发里,连床单都没盖,我还躺在床上呻吟着,也许触景生情,他感到很惭愧,说昨晚在外面和领导有事,保证以后再不会了。

看着他一个劲地道歉,我心一软,也就相信了他,没想那么多。

一天晚上,他11点多就回家了,看起来心情很好。

灯光下,我注意到他的衬衣上有口红印。

我立即质问他,他说,晚上跳舞时,别人想亲他,他一转身,就印到领子上了。

我不依不饶地问,他就是不承认,他越不承认我越疑心。

我们开始吵架生气,别扭了很长时间。

这件事如同一个结,在我心中久久难以解开。

过了一段时间,我过生日,他趁机带着我和女儿到外面吃饭。

吃饭时,他不经意地说,在外面交往,身不由己,有时客户要求,不满足别人的愿望也不行。

我想,他在外面挣钱不容易,但心里还是不舒服,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不相信他会在外面有什么,我为他付出了一切,走过了那么多患难与共的日子,我不相信他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有这个自信。

可是那件事带来的阴影总挥之不去,他回来晚一些我就紧张,不停地给他打电话,打得多了,他就关机。

有一次,他直截了当地说。

“男人有了事业有了钱,就要潇洒一下,你想改变我是不可能的,你应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不要想太多,把家和孩子管好就可以了。

”1997年,他不愿再在原先的单位干下去,自己出来开公司。

随着他的离职,我也被职工医院解雇了。

没了工作,我极度失落,跟他大吵了一架。

他却说,他能挣到钱,我就有饭吃。

可我毕竟是一个知识分子,我总要有自己的工作,我不甘心做家庭妇女。

我需要的是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

1998年,他的公司刚起步,很艰难,我没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家里还要交买新房贷的房款,一个月三口人只有500元的生活费。

孩子想吃顿肉都吃不到。

我开了家花卉店,想贴补家用,可由于我不懂经营,投入的钱都赔进去了,他非常生气。

经熟人介绍,我去了一家医院打工。

当时,我已经评了中级职称,但却干着普通护士的活,试用期三个月每个月150元,三个月后,每个月才400多元。

但毕竟我又有了工作,我干得特别卖力。

我是临时工,多劳少得,别人还看不起,我心里很委屈,很失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