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们还上同一张床 – 健康者社区

离婚后我们还上同一张床

“离婚”曾经是个人们无比忌讳的词,但现在已经成了夫妇们吵架时的常用语,是最高级别愤怒的表达方式。

在“谁怕谁”的思想指引下,离婚很有可能就此成为了事实。

你可能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与前妻(夫)却很难马上一刀两断,特别是大部分人无法立刻找到一个新的住处,所以你们还要暂时住在一起。

这样麻烦就来了,不能像以前那般亲密,更没必要动不动就吵架了。

怎么办。

尽量忍着呗。

在三八线上沮丧冯军 男 42岁 个体户 离婚半年丽丽拿到离婚证的时候,比我要高兴许多,在她看来一段糊涂的婚姻终于结束了,她可以开始她崭新的生活了,可是事情好像还没有完。

我对她一点也不感冒了,以前一个冰清玉洁的天使堕化成现在满身俗气的中年妇女,还一点不知晓的样子,实在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怕的是我还不得不面对要和她在一起继续生活半年的现实。

这是我们在离婚协议书中商议好的内容,一方面是由于我在新区买的房子还在装修中,现在的房产又判给她,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住处。

当然这个还不是主要的原因,没有地方住,找朋友蹭上半年应该没有问题,还是为了我们的女儿考虑。

半年以后,她就可以顺利高中毕业了,以她的成绩考一个大学应该没有问题。

离婚了,却没有能够把对方完全从自己的生活当中排除出去,这也够沮丧了。

最恼火的是,她还把许多义务加到我的身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不承认我在这个已经破碎的家里应该享受的各种权利。

除了要负担女儿的生活开支之外,“家”里的其他日常花销也要我来出,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情也都是我打理。

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么些年,我怎么就跟她一路走过来了,还看起来挺和美的样子。

许多年前的那张结婚照还挂在中堂里,看看那时候,我真觉得时间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还好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可以算是这么些年唯一的收获吧。

她现在有一个情人了,那个男人我只远远地见过一次,长得有些委琐,看着她像小鸟一样钻进那个男人的怀抱,还撒着娇,我的心里就怪得不行,五味杂陈。

人变堕落了,品位也差了,我猛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吃醋的。

感觉自己是最失败的那个人,只收获了失意。

女儿每个星期一、三和周末都会回来一次,只是住一个晚上的样子。

在她房间的我就不得不再和丽丽睡在一起。

不过基本上是她睡床,我睡沙发。

那时候还是开春季节,特别是晚上,很有些凉意。

有时候熬不住,就会爬到床上和她一起睡。

开始的时候她还很有怨言,可是我说以前不都是一起睡的吗,谁叫我们现在还住在一起的呢,她就没话可说了。

不过她又在床上用被子隔出了一个三八线,说是男人都不稳靠,夜里不能过界,因为我们不是夫妻了。

我在心头就嘀咕,还以为自己是珍宝呢。

我是真的感觉到有些气恼了,看着她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心里恨恨的,你说不过界,我哪天偏要过下界。

那天,她下午淋了雨回来,晚上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动不了了,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喊热的,我喂她吃药,给她倒热水喝,折腾到大半夜。

虽然女儿没有回来,可是我却一步也不敢离开,最后就和往常一样,躺在了三八线的另一侧。

迷糊的时候,一个人钻到我怀里。

睁眼一看是“妻”,我本想推开她,可觉得又太绝情了点儿,就让她那样偎依在我身旁。

她浑身微微有些发烫,可还是喊冷,要我抱紧她。

跟以前一样,她还是以为一切理所当然,可是我却抗拒不了,这个女儿的母亲,和我一起生活了快20年的女人。

那是我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候,好像什么都说不明白,定义不了,理不清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