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生育的他将婚姻变成噩梦 – 健康者社区

不能生育的他将婚姻变成噩梦

披上嫁衣,美梦破碎25岁时,在上海闯荡多年的我回到家乡开了家玩具店。

妈妈说。

我帮你物色了一个男人,比你大8岁,人也踏实可靠……第二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他羞涩地问。

明天能请你看场电影吗。

他就是妈妈说的刘天远。

那时正值隆冬,我去武汉的汉正街打货,扛着背包,手冻得生疼。

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刘天远。

“我也在汉正街。

知道你今天进货,特意来帮你的……”我心里一暖,他居然从河北追到了武汉。

那天,我们一起坐上了回程的火车。

刘天远在车厢里挤来挤去,小心翼翼地捧来一杯热茶递给我。

我把这些告诉了妈妈,她笑了。

当然,我介绍的人准没错。

我相信妈妈的眼光。

2002年冬天,妈妈病倒了。

在医院里,刘天远比我还着急,忙前忙后地照顾着,甚至端屎端尿。

我也累病了,飘雪的冬夜,他敲开药店的大门,只为帮我买退烧药……我在他家住了两晚,和他并排睡在一张床上,刘天远的呼吸就在我耳边,他却紧握住我的手。

蓓蓓,我要等结婚的时候,你是我完整的新娘。

你是我的初恋,也是我最后的爱人。

没有哪个女人不为这种尊重所打动吧。

2003年5月,妈妈帮我披上嫁衣,轻声在我耳边说。

天远是个好男人,女儿你会幸福的。

婚后,天远对我呵护备至,公婆也很疼我,可是生活总有些遗憾—我一直没有怀孕。

天远总说。

不慌,时机还不成熟。

半年后,我还是没怀孕,我逼天远和我一道去医院检查,他死活不去。

我委屈地哭了,他低着头,缓缓地说。

对不起,有件事情我一直瞒你……我结过婚,但因为我不能生育,就离了……这如同当头一棒,我懵了。

爱的名义,实为骗局这个深爱我的男人居然蒙骗了我,还有我的家人。

他却一直在解释。

因为我太爱你,所以不敢告诉你……我甚至想冲到他面前去撕了他那张虚伪的脸。

你若真爱我,会这样毁了我的一生。

我冷静地回忆,那些对我无微不至的好,那些对我妈妈的照顾,还有公婆对我的千依百顺……哦,太可怕了,他们竟然联合起来,假借爱的名义,骗来一个妻子。

邻居们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一个嫂子怜惜地叹气。

“唉,你这样一个好女孩子,怎么就嫁给了他。

你难道以前不知道的。

”她凑到我耳边,“他有缺陷的”。

我昂起脸。

“谁说的。

这种玩笑别乱开,我们现在忙死了,不想要孩子。

”我的声音有多自信,内心就有多脆弱,原来他们都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除了我。

我忍着泪,不能告诉妈妈,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对天远说,走,我们去治病。

他埋着头。

没有用的,我试过。

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全国都跑遍了,医生却给我们判了“死刑”。

不可能治好。

这两年,为了他的病,7万块钱打了水漂。

积怨日增,婚姻失色我最怕的,是回娘家。

哥哥的小女儿活泼可爱地喊我“姑姑”,我亲亲她的脸,泪流满面。

离婚,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怕妈妈受不了。

她那么疼我,如果知道这一切,该多么痛苦,不能让她的病情雪上加霜。

我也可怜天远,他离开了我,就是离了两次婚的人了,这样的男人,又有病,有谁会伴随他一生呢。

一天天的矛盾,一天天的犹豫,拥有一个孩子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在路上,经过幼儿园,看见一群花朵般的孩子,我不能抑制地痛哭。

有很多个夜里,我梦见自己抱着一个可爱的宝贝,我开心地醒过来,可只有枕边的天远。

我们夫妻关系已经越来越恶劣了,一点小事,就能让我们暴跳如雷。

谁都没提孩子的事情,但是谁都知道,那些小矛盾里,全都是因为孩子的积怨。

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成为了我的一种厌倦。

天远试探地说,我们去精子库……你就可以怀孕了,我保证对孩子视同己出。

我迟疑了,这一辈子,我一定要拥有个孩子,如果实在不行,那么只好这样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