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不过的半梦半醒之间 – 健康者社区

绕不过的半梦半醒之间

倾诉人。

杨蓓蓓,女,20岁,自由职业记录人。

金报记者周新5月底,我曾接到杨蓓蓓的电话,她说要跟我讲述她的故事。

我承诺时间安排好了就会与她面谈。

几天后,我按照约定的时间给她打电话,可她却改变了想法,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想再提及。

6月23日,我突然收到她的短信,想约我当天就谈谈。

我说抱歉,只能等到周日去了。

她说没问题,她可以等到那天。

6月27日,我在办公室见到了她。

知道她的年龄后,我很诧异,她的脸是那么年轻和稚嫩,让我不由得想起与她同岁的侄儿。

这个年龄,我的侄儿在学校里念书,而她却在辍学后过早地走上社会,以她的阅历,面对诱惑时,她怎能把握得住自我呢。

不知这是圈套去年春节前,我妈被查出长了瘤子,为治病家里借了很多钱,以前欢乐和谐的家庭气氛全然被打破了。

我是个听话的孩子,不想因为上学给家里增加负担,就毅然放弃了参加高考的机会,在别人的引荐下,到武汉一家酒店当服务员。

我是2月份到武汉的,虽说上班了,但我做事非常谨小慎微。

我觉得自己那时是个懵懂的女孩,几乎对外界一无所知,对人也没有防备之心。

大约干了一个星期后,酒店的领班把我喊过去,说有个人想见我。

我很吃惊,诚惶诚恐的,心里纳闷。

刚来武汉,怎么会有人认识我呢。

上楼,进了那间包厢后,我看到一个男人正向我微笑着。

我很不好意思,愣愣地站在那里。

他挥手示意我坐下来。

我很紧张。

这时大堂经理就跟我介绍,他是酒店的老板,平常来得比较少,那几天他发现我做事比较勤快,特意把我喊上来鼓励一番,希望我继续好好干。

我频频点头,不谙世事的我并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过后就把这件事忘了。

第二天,领班交给我一包东西,我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个手机和2500元钱。

我很诧异,跑过去问领班这是什么意思。

她只说。

“这是老板交代的。

他听说了你辍学的事情,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你一些帮助。

”我也找过老板,想把钱和手机退回去,可他笑呵呵地阻止了,说这是他的一片心意。

我看他那么大年纪,对我又那么好,就把他当作了恩人,把钱和手机收下了。

那之后,他常以各种理由来找我。

我觉得他是长辈,对他没有一丁点的防备。

慢慢地,我也觉察出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此后他再约我,我就把同事喊上,让她们给我壮胆,也提醒他不要对我胡来。

虽然我有猜疑,可我又觉得他不是坏人,因为每次他除了请我喝茶吃饭之外,其他的都很规矩。

时间一长,我也有点喜欢和他在一起了。

后来我也总结过,爱上他几乎是个纯自然的过程。

不幸感染性病哦,对了,我忘了介绍他。

去年他38岁,十堰人,武汉这家酒店只是他投资的一个小生意,他经营的其他项目都在十堰。

他叫占平。

我也清楚,起初我接受他的馈赠,的确是想占便宜,但我绝对不是想依靠他富贵起来,因为我的家境不好,当时我太需要钱了。

在占平陆陆续续给我钱期间,我的感情天平逐渐向他倾斜了,虽然我不知道和他之间会有一个什么结局,但我预感到,肯定会发生一些什么。

一天晚上,他带我和几个朋友去喝茶,到了晚10时许,他说先开车送我的朋友回去,然后想和我谈点事情。

我有预料,却无法拒绝。

最后,他把我带到洪山广场附近的一家豪华酒店,进了他预订的房间后,他和我说了一会儿话。

没多久,他就强迫我屈从了他。

我是不情愿,可我已拿了他不少钱,以我的能力而言,不可能立即去回报他……也许那样的方式是他最需要的吧。

接受这样的命运后,我将有些东西看淡了。

接着,非典肆虐,酒店生意非常不好,被迫关门停业。

而这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正在出差的他时,他说。

“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仅仅是个19岁未满的女孩子,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碰到,我能知道怎么办吗。

真想骂他不负责任,可想起他给我的承诺,我心又软了。

他多次在我面前提及,他和妻子的感情不好,分居已很多年了,一直没离婚的原因是财产分割的事情没谈妥。

他要我相信他,离婚最迟不会拖到2005年。

不知为什么,那时他说的每一句话,我把它看得像圣旨似的。

看了我好几眼,也犹豫了好久,她才怯怯地问。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说。

“我希望你能把压力释放出来。

”她马上侧过脸去,不敢望我。

我还是说出来吧。

不久我发现自己下身很不舒服,尽管很害怕,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时我已怀了孩子,我一个人不敢去大医院做手术,犹豫了很久就选择了一家私人小诊所。

医生检查完后严肃地说。

“你感染性病了。

”“性病”这两个字我只在一些广告里看到过,但没想到如今它竟钻到我的身体里来了。

医生问我的男友是做什么的,我声音微弱地回答。

“他是生意人。

”她显得有点生气。

“那他肯定在男女关系上很随便。

”我不敢做声。

做了流产手术后,我大多数时间都要到正规医院里去接受性病的治疗。

医生每次见了我,都露出一种很惋惜的眼神。

其实我很想哭,可我忍住了。

治这种病,很花钱的,占平以前给我的钱,我都花在这个上面去了。

我问。

“你刚才不是说把钱给家里了吗。

”杨蓓蓓很为难,也很委屈。

“我每次给家里寄钱,都是几百元,多的我不敢寄,不然父母会发现我变坏了的。

”让我伤心的是,即使在我身体如此不适的情况下,占平还是强烈地要求我和他有那种行为。

我拒绝了他,害怕他再次把不好的病传染给我。

见我不听话,他很生气,就有一段时间没理我。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9月份,他为他老婆在武汉买了一套房子,也就很少找我了。

他变得让我陌生虽然他把性病传染给了我,可我还是没有怎么去记恨他,因为在做人方面,他确实很有一套,对他我一直都没死心。

很多时候,他待我也确实很好,非常体贴,照顾得很周到。

不然,我不会陷得那么深。

我一边治疗,一边在他的公司里上班。

那时他让我跟着他去了十堰,叫我做公司的前台接待,晚上我就去他为我租的房子里。

我也的确感觉到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可我总有忧虑,担心这种不明不白的事迟早会被他老婆知道。

可他总显得无所谓。

由于他比我大,有时我觉得他是长辈,许多想法我都害怕跟他谈起。

老生活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一点都不开心。

今年3月份,没让他知道,我一个人去了上海,打算再也不回到令我伤心的武汉了。

没想到他竟神通广大地弄到了我的联系方式,不停地催促我回到他的身边。

他说得言真意切,还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

今后一定要像爱惜生命那样来爱我。

我听了后很感动。

他立即通过银行卡给我汇过来2000元钱,要我坐当天的航班回武汉。

我当即感觉异常幸福地回到武汉,再乘车去了十堰。

一见到我,他欣喜若狂,马上安排我去他老家玩。

那5天里,我们在一起很开心,真是无忧无虑,不去想人世间的烦恼和忧愁。

五一长假那几天,我们就是这样度过的。

占平跟我说了很多,要我对他有信心。

接着他就安排我先回到武汉,很快,他的一个知心朋友找我谈心,说占平很怜惜我,并把2万元钱拿出来交给我,让我用它去自修一个文凭,将来再找个好的工作。

我当时完全懵了。

没想到几天时间占平就有这么大一个变化。

他这么做给我这样一个感觉,好像我跟他在一起,是图他的钱,冲着他的经济地位去的。

事后我也想过,他那样做是为了我好,可我就是不能接受。

这些天,我一直无法平静,不断给他打电话,他始终不接听。

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可他不解释。

为了让我彻底死心,他甚至发短信威胁我说。

“如果你再糊涂,我就对你的家人不客气。

”我觉得他变了,对他慢慢由爱生恨了。

我清楚自己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可我就是转不过这个弯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