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骗局我只是生育工具 – 健康者社区

婚姻骗局我只是生育工具

倾诉人。

邱萍,女,24岁,营业员邱萍是我所见过的最瘦弱的母亲――160厘米的个子,体重只有40公斤,一张小脸上仿佛只剩下了一对大眼睛。

而她的女儿还不到一岁。

她的瘦弱是因为心力交瘁。

因为怀孕,邱萍与常松匆忙结婚。

婚后,她才发现他有个情人,而她也开始了与守活寡没什么差别的日子――老公经常不在家,对她不闻不问。

在日日以泪洗面的日子里,她越来越感觉到,这场婚姻,就像一个骗局,她好像只是被他娶过来做了一个生育工具。

新婚中的不速之客我以前在家乡当老师,后来一个人跑到武汉来打工。

一直有同事给我介绍朋友,可我总想趁年轻学点东西,就一次次地谢绝了。

去年初,一个同事关心地对我说。

“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挺不容易的,谈个朋友也可以相互照应。

我这儿倒有个不错的人选。

”这句话一下子触到了我内心,我没有拒绝。

同事介绍了他的情况。

他是个公汽司机,离过一次婚,因为前妻不能生育,但家里条件不错。

我觉得离过婚倒没什么,就说先交往一下,看他人是否可以。

他就是常松。

第一次见面,他说,这几年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总想找个老实本分的人过日子,但因为有过婚史,他一直很自卑,所以一直没找人。

我说。

“这不是你的错,只要你对家庭负责任就好。

”他马上作了保证。

交往之初,他对我很好,每天接送我上下班。

得知我与人合租房子住,他建议我搬到他那里去。

他一个人住着一套三室一厅。

我就搬过去了。

不久,我怀了孕,慌慌张张地跟他结了婚。

住到一起后,我发现他的很多单据里,有个叫“王敏”的名字频繁地出现,而他电话本里的第一个名字也是“王敏”。

我有点心疑,但他没解释,我就没多问。

婚后第二天,我俩在家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就感觉不对劲。

是两个女人,为首的那个大约有40多岁,冷冰着脸,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个,径直往里冲,熟门熟路地一直走进卧室,往我们的婚床上一坐,然后抽出一根烟来点燃。

我觉得奇怪。

别人都是笑容满面地来道喜,这个人怎么这样。

像我们欠了她几百块钱似的。

我倒了两杯水给她们喝。

常松似乎也很尴尬,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另外一个女人搭着话,那个女人却始终绷着脸抽烟,一言不发。

屋子里的气氛很不愉快,仿佛温暖的春天突然遭遇寒流袭击。

坐了一会儿,两个女人走了。

我问常松那个女人是谁,他说是他以前在公汽公司上班时的同事。

我说。

“不只是同事这么简单吧。

她是不是叫王敏。

”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承认,曾与她有过8年的感情。

我又惊又气,他一下子跪在我面前,保证说,以后绝不与她来往,他已离过一次婚,再不能让父母难过了。

我原谅了他。

以前的同事向我介绍常松时,只说他是公汽司机,我婚后才知道,其实他已经几年没上班了。

一个人的婚姻自从王敏来过后,他就变了。

每天,他睡到上午11时起床,吃点东西后便出了门,一直要到第二天早上三四时才回家。

我问他干什么去了,他不是说在给朋友帮忙,就是说在找事情做。

但是,我却从没见他拿回来一分钱。

每个月,他父母给我400元钱作生活费。

我的心里开始打鼓。

他这样整天在外面混,以后怎么养家。

而且,他从来不介绍我认识他的朋友。

有时候晚上不回来,他的手机没电了,他宁愿找公用电话给我打电话,也从不借用朋友的手机。

我后来仔细琢磨才猜到原因。

他是怕我打他朋友的电话查他的行踪。

我怀孕的反应特别厉害,吃什么吐什么,班根本上不成了。

再加上还在新婚期间,常松就这样,朋友们便都劝我放弃孩子。

我很犹豫。

毕竟,结婚不是件小事。

我决定认真地跟他谈谈。

我说。

“我找个人是想他对我好的。

”他拍着胸脯说,跟了他一定会幸福。

事实是,他从此变本加厉,成天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

我说他几句,他就发脾气。

因为怕影响孩子,每次他发脾气我都让着他。

他发起脾气来整幢楼都能听得见。

他妈身体不好,所有的苦恼我一个人担着,不敢跟他父母讲。

有一天,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时,突然晕倒了,醒过来后,半天爬不起来,因为肚子大了。

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在地上躺了好半天,最后攀着沙发边缘才一点点艰难地蹭了起来。

正好那天大姐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情况,我忍不住哭了。

大姐很生气,跑过来找他的父母,希望他们能管管他。

常松回来后,不但没半点内疚的意思,反而大发雷霆,说我乱告状,当着我大姐的面,将家里的椅子都摔坏了。

等他的气平息下来后,我问他。

“你不觉得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坏,这个家里差点什么吗。

”他一句话把我顶上了墙。

“差你吃还是差你喝。

”我气得发抖。

我嫁给他就为了吃喝。

当初我一个人也没饿死。

10月底的一天,我吐得很厉害,最后都吐血了。

那天正好他妈妈在我家,吓得打电话让他快回。

他回来时我还在吐,他只在一旁冷眼看着,一动也不动,还说风凉话。

“身体这样差。

没见过像你这样怀孕的。

”我的心真是凉透了。

后来我吐得实在挺不住了,决定去诊所打点滴。

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却自顾自地在前面走,连过马路都不扶我一把。

女儿是今年2月生的。

那天不到晚上8时,他就说有事,走了,剩下姐姐一个人陪着我。

为了加强营养,生产前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要吃点东西。

姐姐对环境不太熟悉,10时多,我只得在姐姐的搀扶下大着肚子自己下楼去买吃的。

听到女儿的第一声啼哭,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医生还以为我是高兴得哭。

常松听说是个女儿,脸一下子拉得老长。

同病房的人都说。

“你老公对你真是太不体贴了。

看你是个挺温柔的人,怎么找了这样个老公。

”可怜我有泪也只能往肚里流。

抽屉里的秘密自从我怀孕后,他就没碰过我。

我生产后,他说得等100天,100天后,他又说他感冒了,怕把感冒传染给小孩。

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是分床。

怀孕是我一个人的事,女儿出生了也还是我一个人的事。

生完小孩时我的体重是50公斤,不到两个月时间,我瘦得只剩下40公斤。

朋友们来看我,一看这个情形,都说。

“不知你是图的什么,守着这个活寡,离了算了。

”所有的人包括我的父母都觉得,他跟我结婚只是为了让我给他生个孩子。

可我想,生这个小孩太不容易了,孩子也太小了,就这样算了吧,也许孩子大了,他就会慢慢变好的。

但是,任我一再宽容忍让,这日子还是过不下去了。

他的手机从来不让我碰,连洗澡都要带进卫生间。

这让我不得不生疑。

他对我最热情的时候,是听说我要回娘家,他会马上打电话联系车,即使找不到便车,他宁肯掏钱叫的士,也要以最快速度把我送回去。

有一次,我父母感冒了,要我过几天再过去,他却说。

“他们感冒了怕什么。

反正是你照顾小孩。

”结果还是第二天就把我弄回去了。

如果他在外面没有女人,会这样吗。

家里有一个抽屉是带锁的,只有他有钥匙,他成天把钥匙拿在手里,连晚上睡觉都要把钥匙藏起来。

今年夏天的一天,他出门时穿的是一套没有口袋的衣服,我知道钥匙一定在家里。

等他一出门,我便到处翻箱倒柜。

最后,我终于在他的一套冬装的口袋里找出了钥匙。

打开抽屉,我看到厚厚一大包用报纸包起来的东西,拆开一看,全是他与王敏的照片,那亲密的样子看得我身体一点点地变冷了。

那一刻,我想到了离婚。

那天我本没打算把这事说出来的。

晚上,他弟弟来跟他谈事情。

后来女儿要睡了,我给她洗澡。

因为他在家,我便要他帮忙。

递毛巾时,我不小心将手巾掉到了女儿脸上,他一下子火了,一脚把盆踢得老远,水溅了一地。

我辩解了几句,他就要来打我。

他弟弟拼命拉住他,结果他手臂上全被勒成了淤青。

他用很脏的话骂我,要我滚。

我也火了,当即清衣服。

他弟弟连忙把他妈妈喊过来了。

所有的怨气全冲上了我的脑门,我说。

“我今天终于找到了他对我不好的原因了。

”我把照片的事一股脑儿说出来了。

他仍梗着脖子说那是以前的事,但明显有点蔫了。

那天,在我们的逼迫下,他把照片烧了。

但是他依然如故。

后来,我又在他的钱包里发现了王敏的工作证。

他说是她借给他用的,可以免费搭公汽。

我问。

“为何那么多同事唯独是她借给你。

你们是不是又在来往。

”他无法回答。

我终于下定决心离婚。

我找了份工作,8月24日搬了出来。

我们去民政局办协议离婚。

民政局的同志说需要带户口本。

他说。

“我叫辆车你现在回家去拿。

”他好像迫不及待了。

因为小孩不满一岁,我们当时没有离成。

后来,我碰到他一个朋友的女友。

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后,她摇头说。

“他前妻以前也老是找我诉苦。

”我好奇地问。

“她不是不能生育吗。

”她撇撇嘴说。

“你听他们讲。

”我这才得知,当初王敏把她跟常松的合影贴到他前妻的单位去了,逼得他前妻不得不离婚。

邱萍叹了口气,神情有点迷茫地说。

“前后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我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真像是做了场噩梦,最后仍是一场空。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

“我心里最难过的是女儿,我想把她带在身边,可我一个人又养不活她。

可跟着他这么个没责任心的爸爸,她以后会过幸福的生活吗。

她可怎么办哪。

”(文中人物为化名)手记。

人不可太自私听完邱萍的故事,我的第一感觉是。

这不简直是查尔斯王子夫妇的中国翻版吗。

查尔斯王子为了掩饰不能为王室所承认的感情,而与戴安娜结了婚,婚后却继续与卡米拉来往,让戴安娜独守空房。

尽管查尔斯贵为王子,英国人民却还是将同情给予了戴安娜王妃。

也许,常松在结婚之初确实是想借婚姻断掉与王敏的关系,可事情的发展却表明,他没能做到这一点,反而愈演愈烈,将婚姻变成了掩盖自己婚外情的工具,让妻子生活在无性婚姻中。

邱萍是一个健康的女子,她有正常的感情和生理需要。

常松的这种做法是相当自私和残忍的,他应当受到谴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