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房客让妻子变了心 – 健康者社区

我家的房客让妻子变了心

姓名。

李辉年龄。

35岁租房客让妻子动了心我们是那种白手起家的夫妻,靠做小生意一点点变得富有。

2004年时,我们已经在武汉郊区做了自己的楼房,还在武汉市有个小门面,妻子在家照顾12岁的儿子,我则在两地往返,有时生意忙,就在武汉市停留两天,但从不超过三天。

2004年5月,朋友告诉我有个姓丁的生意人看中了我的房子,想租一间放货。

这是个好事情,我和妻子都挺高兴,请人对房子做了点改造,把靠外的一间独立出来租了出去。

那个人叫丁鹏,46岁,北方口音,看上去很豪爽,我们喝过几回酒后,大家就称兄道弟起来。

他当时说只是租房子放东西,后来我几次回去时发现他的房里亮了灯,奇怪地说。

“他不是说只放东西不住人吗。

”妻子白了我一眼。

“房子租出去了,别人放货还是住人你管得着。

”我被她抢白得有点莫名其妙,不由辩白道。

“装货和住人的钱可是不同的……”却发现她并没管我,在忙自己的事。

也觉得不用这样太计较,任他住下来。

丁鹏是个蛮善谈的人,而且挺能“吹”,说什么都特懂。

不过,我也是生意场上的人,知道“男人不吹有点坯”,也就不戳穿他的牛皮,没想到,我那一直呆在家里的单纯的妻子却被他的言语打动。

8月的一个晚上,回来时看到他们两人坐在屋外聊天,妻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克制地跟他们打了招呼就进屋了。

我以为妻子会立即跟进来,就像以前每次我回家一样,谁知那天过了很久她都没有进来的意思,仍兴致盎然地说着笑着,我实在忍不住了,扬着嗓子问。

“我昨天换下的衣服到哪儿去了。

”她才答应着进了屋。

我不高兴地说。

“跟一个不清不白的陌生男人说这么多话干什么。

”“他挺有门路的,还说能把儿子弄进重点高中呢。

”“他说他能造导弹你信不信。

”我反问道。

她的表情有些委屈,沉默着不回答。

这事我也没往心里去,以前许多事只要我不赞成,妻子也就识趣地打住,没想到这次却不是这样。

过了一些日子,有天儿子找我要钱,我手里没有零钱,就到妻子的包里拿���她出去买菜了。

刚打开包,就听到她手机有来短信的声音,下意识地我拿起来看,居然是丁鹏的信息。

我就喜欢你这样成熟的女人,我想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

一股怒火进上脑门。

妻子一回来,我就把手机扔到她面前,厉声说。

“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她畏缩了一下,我冲出去,努力让自己平静,要朋友通知丁鹏搬家,只说家里有亲戚一定要过来住。

那天晚上我回家很晚,妻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我坐到她旁边,虽然很气愤,我还是相信妻子与丁鹏之间没什么出轨的事情。

她靠到我肩上,小声说。

“我换个手机号吧。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欣慰。

“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女人”丁鹏搬走后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们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妻子仍每天操持家务,我仍在四处奔忙。

有天回来的路上,遇到住得不远的邻居,用很同情的语气对我说。

“你家出什么事了,前几天晚上看到你老婆出来打IC电话,还一直流眼泪。

”我心一沉,仍装出平静的样子说。

“我们闹了点矛盾,她可能向娘家诉苦吧。

”这次我留了个心眼,什么都不问。

第二天,我迟迟不出门,妻子催促我几次,我就说今天在家里做账,一边暗暗留心她。

过了一阵,她明显有点坐立不安,对我说上街买点菜。

她出门不久,我就跟上来。

尾随一阵,她到了离家较远的一个IC电话机前。

打电话时,她低着头,手指不停地绕着电话线,脸上渐渐绽开一朵微笑,一份久违的娇羞。

我走过去,听到她说。

“是啊,我也很想你啊。

”我抢过电话“啪”地一声挂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压低声音怒吼道,“跟谁打电话。

”她可能恼羞成怒,居然仰起脸,跟我对吼道。

“我想跟谁打就跟谁打,你管不着。

”我怒火不打一处地冲上来,扬手一耳光扇过去,声音又清又脆,让周围好多人停下来看热闹。

她也没想到我会动手,愣愣地看着我,眼眶红了,捂住脸往家跑。

我跟她回到家,她冲着我嚷,说要离婚。

我毫不示弱,说。

“你要滚现在就滚。

”她跑到卧室清衣服,我坐客厅生闷气。

她拎着箱子要出门时,我拉住她,她固执地往外走。

我说。

“你对他了解多少,他就这么好吗。

”“是的,他很好,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女人。

”说完,她挣出我的手,走出去。

极度郁闷中,我也失控了当天我就知道妻子回了娘家,可是不肯听我的电话。

岳父岳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说她的情绪很激动,要我冷静一下再打电话过去。

可是我第二天再打电话过去时,他们告诉我妻子早早出了门,也没说去哪里。

我一听就烦了,她平时也没什么朋友,出去肯定是找那个男人,可是我又不知道丁鹏在哪里,虽然朋友知道,这种事如何向身边的人开口。

家里一团糟,儿子总在问妈妈到哪里去了,我的生意也脱不开手,我心里烦,离婚的想法都有了。

以前跟人谈生意时,总会到我的店面附近的咖啡馆,次数多了,与里面一个服务员有些熟悉,每次我去她都对我特别殷勤。

那女孩很小,才20岁,别人都喊她“丁丁”。

那天我又跟人约在那个咖啡厅,我先到,坐在那里看报纸,丁丁走过来递给我一把梳子,我奇怪地看着她,她笑眯眯地说。

“你后面有缕头发翘好高。

”我一摸,真是这样,可能是睡觉头发没弄好,起来后又慌慌张张的,以前这事都由妻子打理的,想到这么狼狈的样子居然被人看到,就对妻子越发恼火起来。

再看到丁丁那张青春的、微笑的脸,心理像被什么蛰了一下,说。

“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下午三点啊。

”她回答得很自然。

“我们看电影去。

”说这话时我还真鼓了点勇气,没想到她倒挺爽快。

“好啊。

”那天下午我带她到民众乐园看电影,她居然拉着我逛起街来,很自然地挽起我的手,包包呀、项链呀、衣服呀,饶有兴趣地看着。

她买的东西都不贵,我出的钱。

吃晚饭时,她突然说。

“好累啊,我们去哪儿开房啊。

”听这话我真是倒吸口凉气,当然我约她的目的并不单纯,可是没想到她会这样直接,真是新新人类啊。

原来感情是我们玩不起的东西与丁丁开始交往后,我对妻子的愤怒减轻了。

虽然我没有娶丁丁的意思,至少我知道我魅力仍在,找个女人不算难,就算离婚了,也没什么可怕的,再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妻子的错,所以,我就不再打电话了。

过了一个多月,有次我回家,姐姐说(我请她过来照顾孩子)妻子来拿东西,好像想跟我谈谈,等了我好久才走的。

“哦。

”我轻描淡写地答应了句,就忙别的了。

第二天我接到妻子的电话,她的声音哽咽,说她想了很久,还是想回来。

“那个男人不要你了吧。

”我尖刻地说,“你以为我这里是收容所啊。

”挂了电话,我心里仍然不甘,觉得那种女人怎么都不能要。

又想到丁丁美丽可爱,突然很想找她。

快到咖啡厅时,正好看到丁丁也往那边走,只是身边有个染着金色头发的男孩。

那男孩挽住她的腰,往她脖子里哈气,两人嘻嘻哈哈地走到咖啡厅外,然后丁丁一个人进去了。

我如梦初醒。

刚回到店里,就接到丁丁的电话,甜甜地告诉我她想我了。

“我想你了”,她打电话来总是这句开场,见面时就会拉着我逛街,与第一次相比,逛的地方也越来越高档,短短一个月,我已经给她买了不下两千元的东西。

“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本来想说得严厉点,又觉得不合适,她本来就是这样的女孩,就当是一场生意,只是到了结束的时候。

那天晚上,我到岳父岳母家接妻子,看到我,他们都有惊喜的表情。

无人时,妻子抱着我大哭,一遍遍说。

“我真的以为你不要我了。

”从来没见她这么伤心痛苦过,我的眼睛也红了。

回家后,我没有问她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知道她很想说,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听的心理准备。

其实我也很想告诉她我发生了什么,只是,我同样没有下定决心。

我想这可能是我们婚姻生活里的一个劫数。

幸好,都过去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