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十年上演“猫捉鼠” – 健康者社区

结婚十年上演“猫捉鼠”

●今年,是他和她结婚十周年。

十年来他事业一帆风顺,她安于相夫教子。

●不料几个月前,她发现丈夫的网络生涯似乎有某些秘密。

她开始了“秘密探访”。

●他发觉后升级了聊天工具,不让她再窥探。

她又去寻找更高级的解密软件……黛安的“锡”婚(即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在即,然而她却不想搞任何庆祝。

原因很简单,丈夫艾尔在最近半年的表现让她万分失望,她觉得自己丧失了对配偶的信任和对婚姻的热情。

长假过后,淡妆的黛安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她的目光穿过隔桌的情侣,落在红屋顶的Logo上。

老公大病初愈就“孵”网我从小生长在上海,家境宽裕,爱好跳舞、溜冰、骑马、泡吧,是朋友圈中的核心人物。

在一次活动中我认识了来沪工作的艾尔,他比我大7岁,沉稳内向,与我很“互补”。

考察了一段时间,我就答应了艾尔的求婚。

别看婚前我非常好动,骨子里我其实很传统,一结婚就自动收心,悉心料理家务,相夫教子。

我的工作很稳定,收入也不错;艾尔成家后事业上也一帆风顺,年薪很快超过了10万,管理着近百人的团队;儿子是我和艾尔的掌上明珠,聪明活泼,成绩优秀。

几年的光景,我们买房买车,快步奔向了小康。

朋友们聚会时,总是赞美我有“帮夫运”,而我自己也一度以为,这种“金三角”的家居生活近乎十全十美。

唯一不足的,就是艾尔的不浪漫,每年的2月14日我都期待他的鲜花、巧克力,然而每次他都很“冷静”地说。

“想吃巧克力的话,我给你钱,你自己去挑选喜欢的品种吧。

”用疼爱修补婚姻的裂缝我最终放弃了培养老公浪漫细胞的幻想,只要他爱这个家,担得起男人的责任,就够了。

2002年,艾尔分管华东市场,一年中有大半时间奔波于各分公司。

对这种被迫分居,我没什么异议,男人以事业为重,我怎么能拖他的后腿。

艾尔起初每次出差回来都对我嘘寒问暖,主动张罗全家去游园、拍照。

到了今年上半年,他渐渐发生变化,回家后泡电脑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习惯于把部分工作带回家做,9点前占着电脑,他只要在家,9点后就接手电脑,然后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好几个小时。

我不太明白他在做什么。

5月的一天他急着接电话,我就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他正用QQ与三五个网友同时聊天。

和一大堆陌生人有什么可聊的。

我十分不解,等艾尔回到电脑桌前,很诚恳地劝他以身体为重,不要总是半夜一两点还“孵”在网上。

他不以为然,说自己的身体没问题。

6月,艾尔生了一场大病。

刚从医院回到家,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提电脑,开始上网。

我很气他不爱惜身体,跟他吵了两句。

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虚无的网络何以对艾尔产生了这么大的魔力。

我决心揭开谜底。

购软件解密,惊晓隐情我这人虽然快人快语,但也不乏精明。

我“恶补”了网络常识,决定从破解艾尔的QQ密码下手,查看他的聊天记录。

先是试着“蒙”密码,没有奏效。

7月艾尔又出差了,我借助一种破译软件,花费两个小时,终于进入他的QQ聊天室,发现网聊对象全是女性,其中一条与K姐的聊天记录让我吃惊不小。

他们聊天的时间是5月的一个夜晚,艾尔当时不在上海,那个女的说自己的钱包丢了,艾尔表示要给她送1000元过去,女的说自己马上要去宾馆会客人,这事以后再说。

第二天差不多相同时间,两人又都在线,艾尔怪那个女的忘了这码事,女的回答。

“你还不知道吧,我不做K姐好久了。

”从这句话上推断,两人相识已有不短时间了。

我后来又翻出艾尔在去年8月发的一封mail的原稿,台头写着“亲爱的老婆大人”,可对方明明不是我。

他背着我与网友一夜情望着老公与其他女人打情骂俏的网上记录,我整个人都快瘫掉了。

但我想这些算不上艾尔出轨的实证,只得强压火气,把他同K姐的聊天记录及那封“老婆大人”的mail发到他的信箱里。

艾尔收信后马上给我回短信,说那些都是和朋友开的玩笑,自己很爱这个家,让我不要想东想西。

我没做声,第二天又偷偷看他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居然跟别的女人讲了这件事,还说“我老婆又发神经病了”。

“我一怒之下,也开始上网聊天,而且专找中年男性聊,打算借此了解一下男人的心理。

谁知他们听完我对老公的抱怨后,竟众口一词地说。

你老公在当今的社会还不算过分,你不要不知足。

这真弄得我一头雾水,爱情不该讲专一么,婚姻不该讲忠诚么。

”黛安气愤地抬高了嗓门,粉面笼上一层薄霜。

艾尔很快发现我进入过他的聊天室,以最快速度将QQ升级为2004版。

我用原先的软件无法破解密码,就又千辛万苦地购买了一种高级软件,可在艾尔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查看他的聊天记录。

7月底,我参加自助游,返沪那天因航班延误,我们整个团在机场足足折腾了十来个小时。

同行的女士都打电话跟老公诉苦,我拨通艾尔的手机,在外地出差的他反应近乎冷酷。

“体验一下,不好吗。

你就是个上海小姑娘,体验太少。

”我怀着一肚子气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他的QQ网聊记录,发现就在我困守机场时,他却在网上与那位K姐大谈连续两日共度良宵的事情,语气下流亲昵至极。

我气疯了,如果艾尔当时在身边,我相信我会毫不犹豫地将手提电脑砸到他头上。

为了发泄内心的愤怒,我约了一个异性网友出来见面,边哭边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他听。

那个网友人不错,耐心地安慰了我两个多小时,问我打算怎么办。

我说要离婚。

他冷静地问我,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是啊,儿子还不到10岁,难道真让他生活在单亲家庭里么。

网友半真半假地劝我,你也可以去玩、去发泄啊,我很痛苦地说。

“我做不到,因为我是个道德观很传统的女人。

”我又向好朋友倾诉,她也建议我不要贸然离婚,说我们正在还房贷,以目前的情况如果离婚,我带儿子共同生活的话,艾尔支付的抚养金也会比较低。

他们的话都有道理,而归根结底我还是抛不下结婚近10年的感情。

艾尔这次出差回家,我暗示他我知道了他做的那些对不起我的事情,他很吃惊,写了邮件给我,说他是清白的。

信写得情真意切,让我对自己的眼睛竟产生了怀疑,难道是我对老公抱有偏见,一再地误会他。

可聊天记录总不会是我自己患了梦游症伪造出来的吧。

各怀心事,我和艾尔连着好几天没怎么说话,开始冷战。

8月初艾尔再次出差,他走后我上网打开他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居然约一位女网友到他出差的城市去幽会,还提出由他来支付车费。

两人仔细商谈了细节,说了不少夫妻间才讲的情话。

我的心痛得要滴血,冲动之下订了车票,并在艾尔下榻的同家酒店预订了客房。

也许是因为我订房时向酒店前台查问艾尔的缘故,前台跟他打了招呼,他对我的行动有所察觉,在下午4点半给我打电话说些闲话,还说这次房间紧张,他不得不跟同事共住一间房。

我犹豫了,放下行囊。

因为万一艾尔说的是真的,我贸然闯进房间,会让他在公司成为笑柄,无法做人。

但我已下定决心,把艾尔近几个月的聊天记录全部打印出来,免得他走得太远。

等艾尔一回家,我就亮出了这手底牌,艾尔无法辩白,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你真行。

”出轨百态却也欲罢不能真收心,还是“反侦察”。

十年夫妻做下来,我很清楚艾尔的想法,他很爱面子,很爱儿子,不会主动提出离婚。

而我也下不了狠心拆散家庭。

几天后,艾尔终于请求原谅,我顺势提出“约法三章”。

第一,不许他上网聊天;第二,晚上10点准时休息;第三,家里的财政改由我来统筹,银行的全部存折要交给我保管。

艾尔满口应承,平息了这场风波。

我还是无法放心,又依靠高科技进行了特殊的设置,艾尔无论人在何处,只要一上网聊天我就能知晓。

为了试探他的定力,我以异性网友的身份和他在线聊天,约他出来见面。

没想到他爽快答应了,约在周五晚上,正大广场。

周五的下午,他打电话说有应酬不回家吃晚饭了。

我没点破他。

晚上9点,艾尔悻悻地回来,我感觉不怎么伤心,只觉得耍了他一把,很解气。

早在7月底旅游回来,我就存了离家出走的念头。

见艾尔“江山不改”,我终于在一个周一的上午带儿子离开上海,住进早已预订好的酒店。

艾尔发现人去楼空,不停地打我的手机,发短信说了不少甜言蜜语。

我伤透了心,不发一词。

艾尔觉得事态严重,就说要找我父母去谈。

为了让二老安心,我把经过告诉了他们,他们其实早就觉得我和艾尔出了问题,表示对此不干涉,只是担心我和儿子的安全。

艾尔招招不奏效,只得提醒我不要让儿子小小的心灵受创伤。

我心软了,就和儿子谈心。

儿子懂事地说。

“妈妈,你在哪里,我在哪里。

”可又忍不住说。

“我们还是回家吧。

”一周后,在艾尔的百般保证下,我带儿子回了家。

艾尔手写了保证书,承诺把家当作“唯一的港湾”。

此后,他的确没有再上网聊天,每次按时回家,10点左右上床睡觉,一旦晚上有应酬他也总是提前招呼、提前退场。

表面上看,我们这个小家又恢复了原来的航向。

半年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任性的上海小姑娘,成熟了不少,心肠也硬了许多。

艾尔在我眼里,再也不是完美偶像。

知情的朋友们都劝我,艾尔一没打老婆,二没沾“赌”和“毒”,三没靠女人养活,知道按时回家,知道给家里交钱,表现也算差强人意了。

可我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艾尔知道我跟网友聊天和见面,但却不敢指责我半句。

我觉得也没必要和他解释,一不谈性,二不搞婚外情,我有我自己的原则。

一个网友提醒我,艾尔的“平静”不过是因为他提高了警惕,也许他另外注册了ID,也许他应用了“反侦察”手段让我无法追踪。

其实他会不会再变心,我已经不那么在乎了。

我对自己说,如果艾尔再与别的女人搅和,我肯定会离婚。

尽管话题并不愉快,但倾诉完了,黛安的神情却开朗了许多。

我开玩笑说她侦察手段了得,她自嘲地笑笑。

“其实我才不愿意在家里上演‘猫捉老鼠’的闹剧呢。

我很在乎这个家,希望它是个牢不可破的堡垒,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保卫家园不被外人入侵而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