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疼爱去修补婚姻的裂缝 – 健康者社区

我用疼爱去修补婚姻的裂缝

方成比李苗大10岁。

结婚前,李苗就对方成说。

“我可告诉你,我不会做饭,天生不怕痒。

据说,不怕痒的女人是不疼丈夫的。

”方成欣然承诺。

“你不会做饭,我来做;你不会疼人,我来疼。

”婚后,方成真的包揽一切家务。

除家务活外,还有两件事是他每周必做的,一是帮李苗掏耳朵,二是帮她剪指甲。

李苗以为,这样的人,这样的爱情,会如密封在软塑料瓶里的矿泉水,无论怎样摔打也不会变质。

所以,她一边享用方成提供的服务,一边吹毛求疵,不是嫌菜咸了,就是嫌水烫了。

方成稍有“反抗”,她就拿出“撒手锏”。

“叔叔同志,跟小你10岁的人一般见识,羞不羞啊。

”2004年8月的一天,方成跟李苗商量。

“我们结婚一年多了,妈还没来过我们家呢。

她想来看看我们。

”8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这样的天气没有空调,甭想睡得着觉,可家里只有一台空调。

李苗问。

“你妈来了睡哪里。

”方成说。

“她跟你睡空调房,我睡书房。

”李苗脱口而出。

“不行,我不习惯和外人睡!”方成有些不高兴了。

“我妈是外人吗。

再说,她连票都订好了。

”李苗说。

“叫她退掉。

先斩后奏算哪回事呀。

”方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

“好吧。

”一连几天,方成郁郁寡欢。

周末,方成因为发表了一篇论文,终于有了好心情;李苗却因为没有把领导的总结发言写好而挨了批评,正心烦意乱。

方成凑过来要亲热,李苗说。

“一边去!烦死了。

”方成逗她。

“我都好了,你还烦。

”李苗的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

“你什么意思。

”方成东拉西扯。

“我妈哭了。

”李苗很不耐烦。

“她爱哭,关我什么事。

”方成定定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你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

”李苗抬脚用力朝他一蹬,说。

“是又怎么样!后悔了吧。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会疼人……”方成因为猝不及防,“咚”的一声掉下地。

方成在地上躺了足足五分钟,然后一声不吭地爬起来,到客厅抽烟。

那以后,方成的话明显少了,而且开始晚归。

李苗也不问,每天晚上自顾自上网。

2004年9月初,陈圆问。

“怎么样,方成对你还不错吧。

”李苗苦笑说。

“我感觉他现在已经不爱我了。

”陈圆追问。

“你爱过他吗。

现在还爱吗。

”李苗想了想,回答。

“爱过,现在还爱。

但是,要我低头,我做不到。

”陈圆态度很诚恳。

“其实,你们之间的事,方成都对我说了。

以前他对我说,他爱你,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现在他对我说,你不在乎他,不爱他,他怀疑自己将感情投错了地方,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回报。

他现在很痛苦很迷茫。

”李苗分辩道。

“我是爱他的呀!”陈圆说。

“仔细想想,你是怎么爱他的,为他做过什么。

”李苗使劲地想,却没有一件能拿出来说的事。

陈圆又说。

“如果你不介意,我就把话说直一点。

你的爱是索取。

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就会迁就她,但这种一味的迁就绝不会维持一辈子。

我看还是把事情说出来吧,因为这样才能刺激你。

方成向我求过爱,你信吗。

”李苗张大了嘴巴。

陈圆继续说。

“方成问我离婚后会不会嫁给他,是喝了酒后才问的。

他还说,应该找年龄相当的、在乎自己的人结婚,否则一辈子都不知道被人爱的滋味。

”李苗喃喃道。

“原来这样。

你们合计好了对付我!你们早就好上了,对不对。

”陈圆解释说。

“傻妹妹,真是那样,我会告诉你吗。

方成永远只将我当作可靠的倾诉对象,仅此而已。

”李苗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浑身疲乏无力,她问。

“那我该怎么办。

方成会回到我身边吗。

”陈圆说。

“很简单,站在他的角度多替他想想,你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李苗出差回到家时,方成却到北京出差了。

陈圆指点说。

“你可以在婆婆身上做文章。

”李苗给婆婆打电话,向她道歉,说前一阵子天气太热,怕她出门会中暑,现在天气凉一些了,方成也出差了,她正好可以过来陪陪她。

婆婆欢天喜地地来了。

李苗请了两天假,带婆婆去逛风景区。

婆婆给李苗讲方成小时候受苦的事,李苗的心开始感到疼痛,她忽然发现,他在她心里变成需要怜爱的孩子。

方成回到家,婆婆赶紧迎上去帮他拎包。

方成愣了一下,看了李苗一眼。

婆婆说。

“成啊,小苗是好媳妇。

这下子,我放心了。

”睡前,方成问。

“妈自己来的。

”李苗回答。

“是我请她来陪我的。

”方成又问。

“事先怎么不告诉我。

”李苗说。

“上次是我不好,对不起。

”认识方成三年多来,李苗第一次说“对不起”。

方成说。

“谢谢。

”说着顺手帮她拉了拉被子,她顺势抱紧他。

已是初秋了,秋老虎正在大发淫威。

那天晚上恰好停电,蚊子肆无忌惮地四处出击,咬得李苗根本睡不着,方成却是鼾声如雷。

李苗起床找到花露水,浑身上下搽个遍,又抹了一些在方成的胳膊和腿上,免得他早上起来一身疙瘩。

重新躺下时,一只胳膊伸过来搂紧了她,方成在她耳边轻声说。

“谢谢你,我好感动!”这么一点点付出,就把他感动了!李苗突然觉得,自己从前做人妻,真的太不称职了。

李苗开始学着做合格的妻子。

日子又回到了恩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