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婚姻里的救命稻草 – 健康者社区

抓住婚姻里的救命稻草

口述者。

布丁女29岁2月22日是我和洲结婚3年纪念日,谁知他将了我一军。

“我跟你结婚3年,而跟她已经是10年感情了,要算先来后到的话,你说谁是第三者。

”我渐渐对“侦察”上了瘾,我轻而易举地破译了洲的电子邮箱密码,然后多留了个心眼,偷偷激活了邮箱中的“保存已发送邮件”功能。

我是一个知青子女,从小生活在新疆。

刚满16岁那年,我就被爸妈送到上海,借住在亲戚家。

在来上海的前一天晚上,爸妈反复只跟我说一句话。

“上海人很精明的,你又是个小姑娘,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不要随便跟人交朋友。

”刚到上海的那几年,生活只能用“灰暗”来形容―――成绩跟不上、亲戚对我冷言冷语,又不敢与任何一个同学交心。

我嚷嚷着要回新疆,但爸妈怎么都不肯同意,说他们下半辈子的梦想就全指望我了。

我终于没能考上大学,但就在落榜那年,我遇见了现在的丈夫洲。

洲那时对我很好,从那以后,我便愈加与其他人疏远了,而是把他当作生活里惟一的“救命稻草”。

今年2月22日是我和洲结婚3年纪念日,就在这个日子,我终于抓住了洲“不轨”的把柄。

谁知他并不在意,反过来还将了我一军。

“我跟你结婚3年,而跟她已经是10年感情了,要算先来后到的话,你说谁是第三者。

”“救命稻草”眼看就要断了……(布丁一看就是个乖乖女,戴细框眼镜、穿高领毛衣,笑起来很腼腆的样子。

“从读高中那会儿起,我老是觉得活着没意思,于是写信跟爸妈说自己得了忧郁症要看心理医生,他们居然把我臭骂一通,说那是我为自己不努力学习找借口。

哎,要是他们当初肯听我一句,我也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步……”即使回忆起这些不快乐的片断,布丁依旧摆了张很标准的笑脸,还不时用手扶扶镜架。

)孩子来得正是“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在落榜后最不开心的那段日子里,无论出现的是洲还是其他任何男孩,只要他对我好,只要他能让我尽快摆脱亲戚家那几张冷冰冰的脸,我都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的。

恋爱一谈就是好几年,但结婚却似乎遥遥无期――洲的条件并不好,他好几年都没有固定工作,我俩只能蜗居在他那间11平方米的亭子间里,基本靠我的收入维持生活。

可我似乎从没动过分手的念头―――我始终没在这个城市交上一个好朋友,要是离开洲,我根本不能想象自己会如何“孤苦伶仃”地生活下去。

于是,我找各种机会“暗示”洲尽快结婚,可每次他都冲我双手平摊。

“没钱,你叫我怎么办。

”2001年1月,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得知这一消息后,爸妈和洲都劝我把孩子拿掉。

爸妈的理由很简单。

洲没婚房、没存款、没收入,将来拿什么养你和孩子。

而洲的理由似乎更理直气壮。

就在此前一星期,我还为结婚的事跟洲吵了一架,当晚冲动地吞下了10粒安眠药―――我倒是平安无事地醒了过来,可谁能保证胎儿不会受影响。

我仍旧固执地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这可是我这辈子头一回违背爸妈和洲的意愿―――当时在我眼里,这孩子来得太是时候了,因为只有孩子才能成为我俩结婚的惟一“动力”。

于是,我几乎是逼着洲领了结婚证,然后由我爸妈掏钱在上海买了套二手房,算作我们的新房。

(“没什么,就在前两天晚上,我又自杀了一次,吃了好些药,可最后还是醒了过来。

”说起“死”,布丁脸上的神色平静得让人心惊,“他说我老是用死威胁他,其实根本没那意思。

我也不是真想死,只不过觉得在精神极端痛苦的时候,肉体上稍稍‘自残’,反而会轻松些。

”)我看到了他俩互发的短消息万幸的是,结婚几个月后,女儿平安而健康地出生了。

女儿似乎是家里的“吉星”,自从有了她以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洲总算找了份正儿八经的工作,每月按时交给我一笔生活费;爸妈退休后回上海与我们同住,渐渐开始接受这个女婿;我也乖乖地听从洲的话,安心在家当起了全职妈妈。

只是,洲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从去年开始,他似乎越来越忙,每周总有一大半时间不能回家吃晚饭,周末周日更是要到半夜三更才见踪影;同时,他显然不怎么喜欢孩子,每次女儿跟他撒娇,总被他不耐烦地一把推开。

刚开始我还自欺欺人地为洲找理由,可随着他愈加“放肆”起来,我也渐渐学会多长个心眼,寻找“蛛丝马迹”。

女人大概天生就适合当侦探,我学会的第一招就是翻看洲的手机,并且尽量不动声色。

洲是个粗心的男人,到家后便将手机四处乱扔,而且收发短消息的记录从不删除――这让我很容易“得手”,而几乎每次,我都能在上面找到他和一个名为Ellen的女孩互发的短消息,语气相当暧昧。

(从外表看来,布丁实在不像个有心计的女孩,可聊起“偷窥”丈夫的时候,布丁脸上的兴奋根本遏制不住。

“那时候还没《手机》这部片子呢,我看来还领先了一步。

这玩意儿就像毒瘾一样,一旦‘上手’了就只会越陷越深―――我渐渐学会了偷看手机、偷看E-mail,明明知道自己看了会不开心,却偏偏手痒得要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