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婚后左手风花 右手油盐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婚后左手风花 右手油盐

女人什么时候最幸福。

我想,该是新婚吧。

台阶上残留着喜日鞭炮的红屑,手指上的戒指闪着迷人的光华。

落日余晖中,淡蓝的火苗亲吻着滚烫的锅底,饭香与阳光拥抱,将所有空间弥漫。

女人拿着锅铲,嘴角浅含着笑,静静候她的男人回来。

天地鸿蒙荒凉,惟有与之牵手的那个人,正急匆匆地,奔向自己。

夜里女人倚了沙发,听他在水池里把沾了油花的碗碟奏出一串音乐。

电视里播放着浪漫着韩剧,果盘里的水果散着阵阵的清香。

女人注视和倾听着房间里的一切,洁净的地板、美丽的瓶花、曼妙的音乐、迷人的台灯,所有的一切,全都属于他们,也仅仅属于他们。

一会儿他来了,手还湿着,想拥拥女人。

女人娇嗔着拍了他的手,擦干去。

月光照进来了,爱在静静流淌。

幸福的滋味,似蜜糖将日子浸泡。

可是,女人什么时候最烦恼。

我想,仍是新婚吧。

台阶上喜日鞭炮的红屑可能还在,手指上的戒指,却在洗洗涮涮中逐渐失去着光华。

女人的围裙不再干爽和洁白,那上面留着水渍和点点油花。

牛肉又涨价了,这让锅里的内容逊色不少。

当然香气仍在屋子里荡漾,女人仍然站在那里,候她的男人。

天快黑了,男人仍然没有回来。

于是女人把火苗关小,等得心焦。

夜里女人倚了沙发,听男人在旁边响着震天的鼾。

电视里播着浪漫的韩剧,可是她没有心思去看。

她知道男人忙,男人累,可是她不累么。

男人工作了一天,难道她不是么。

女人想倚着他的肩膀翻几页杂志,可是男人正枕着她的腿,口水弄湿了她的碎花布裙。

男人正变得不修边幅,胡子长得匆忙和夸张,那衬衣的领子,甚至有了灰垢。

于是女人站起来,她想给男人脱下衬衣,然后洗得干净,她可不想让别人说她是一个差劲的女人。

女人拿着衬衣走向洗手间,却又想起厨房的水池里,还堆放着未洗的碗筷。

女人的心情在飞快地变坏。

生活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麻烦。

令女人心情变坏的事,还有很多。

比如漏水的自来水管,比如玻璃窗上的灰尘,比如一大盆该洗的衣服,比如不洗脚就上床的男人,比如常常闯来的不速之客,比如总是不够花的工资,比如比如,等等等等。

生活突然变了,婚姻的殿堂正在失去虚幻的光彩,变得琐碎和实在,柴米油盐,鸡零狗碎。

可是,这些烦恼不也是踏实的么。

风花自然迷人,可是,仅有风花的爱情和婚姻,更像个空中楼阁吧。

生活的柴米油盐和鸡零狗碎,就是给这个楼阁,加建一个坚固的地基,使爱情和婚姻的大厦,变得牢稳,坚不可摧。

婚后的女人是什么。

不就是“左手风花,右手油盐”的小妇人么。

生活肯定不那么美好,不那么灿烂,不那么万事如意和心想事成。

好在还有不搀虚假的爱情,将所有空隙填满。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