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丈夫的情爱浩荡 – 健康者社区

艾滋丈夫的情爱浩荡

丈夫为救治病危中的妻子卖血,却不幸感染上了艾滋病毒;绝望的丈夫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包袱,谎称移情别恋。

离婚后,妻子念念不忘恩爱情,通过私家侦探终于得知真相。

夫妻重新团聚后,共战艾滋病毒……为救贤妻,好丈夫身染艾滋病毒2003年3月12日,是张逸民32岁的生日,又正值周末,他便带着5岁的女儿去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的新华书店买书。

在临近书店的时候,一辆义务献血车吸引了张逸民的注意,他心里一动,不由得想到2000年春,妻子因为肺病大口吐血,需要输血,而医院血库却没有血液的情景,他决定献血,让自己的这个生日有点特别的意义。

采血、验血……张逸民的内心里升腾起一股神圣感。

可是,这种神圣感在验血结果面前突然崩溃了――他的HIV呈现阳性。

张逸民很清楚HIV呈现阳性的概念――艾滋病。

那个春日的阳光骤然阴冷起来。

张逸民的大脑重复着一句话。

“不可能。

不可能……”他没有对妻子说起献血的事情,更没有告诉妻子自己被查出HIV呈现阳性的事情,他要等待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复查报告。

那是一段日夜难眠的日子。

两个星期后,张逸民终于等到了复查结果,他心底仅存的那一丝侥幸破灭了,张逸民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

所有的梦想、渴望、憧憬和抱负都在刹那间粉碎,他坠向了黑暗的深渊。

在配合医生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的过程中,张逸民放大着自己人生旅程中的每一个细节。

1995年,张逸民从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市111中学任语文教师。

1997年10月,张逸民和在一家外企做财会工作的恋人孙慧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

婚后第二年,女儿张菁菁出生。

2000年春,孙慧突然开始咳血,到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病,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没多久,白手起家的小夫妻积攒下来的那微薄的积蓄就被疾病吞噬得精光。

这天,补交完住院费,张逸民手里一分钱也没有了。

张逸民躲在医院走廊尽头,盘算着到哪里能借到钱。

这时候,护理隔壁病房病人的一个叫张军的男子,神神秘秘地对他说道。

“大哥,我有一个来钱路,来钱快,又不用什么本钱,就不知道你肯不肯干。

”原来,张军是来自双城市的“血头”,他所说的来钱路,是让张逸民去卖血。

第二天,走投无路的张逸民就跟随着张军去卖血。

他的200CC鲜血换到手400元钱,张逸民很感激张军。

此后,张逸民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卖一次血,两个月后,孙慧的病情好转,张逸民便结束了自己的卖血生涯。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这段鲜为人知的地下卖血经历却让他感染了致命的艾滋病毒。

从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来,张逸民大脑中空白一片,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他不想回家,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妻子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女儿。

在张逸民的心中,艾滋病是一种让人难以启齿的肮脏的疾病。

他觉得自己身体内血管中流淌着的艾滋病毒已经将他推进了肮脏的泥潭,他难以向人们解释被传染的真相,即便是解释了,人们也难以相信他。

突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医生叮嘱他的话跳进脑中。

“一定要带你的妻子来检查一下,她很有可能也感染上了。

”又一股寒意穿透了张逸民的身体。

第二天,张逸民开始劝说孙慧陪伴自己一起去献血。

孙慧奇怪地看着他,问他。

“好端端的,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献血了。

要献,你自己去献,我可没有时间去。

”孙慧的反对让张逸民不知如何是好了。

想了想,他不得不谎称道。

“昨天听我的同事说,有一所学校的一名学生出车祸,送到医院后,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医院没有血浆,最后这名学生因为输血不及时死了……正常人献点血并不影响健康,还能够救助危急的生命,是善事。

我昨天已经献血了……”孙慧终于跟随着张逸民来到了血站献血,一旁的张逸民暗中记下了孙慧的血号后,打电话告诉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医生。

于是,孙慧的那管血样被悄悄地进行了多次仔细而又认真的检测。

又一次等待命运宣判的日子让张逸民坐立不安,他甚至连祈祷的能力都没有了,只剩下机械的等待。

结果终于出来了,所幸的是,孙慧的HIV抗体呈阴性,没有被感染艾滋病毒。

知道妻子血样检测结果的那一刹那,张逸民一下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苍天啊。

谢谢你。

你给我的女儿留下了母亲……”妻子孙慧的健康让绝望中的张逸民宽慰了很多。

他心底里一个念头也渐渐凸现出来。

“离开妻子和女儿,让她们远离自己,健康地生活。

”“抛妻弃女”,放手的丈夫情爱浩荡如何向挚爱的妻子提出分手。

如何才能让相濡以沫的妻子对自己绝情。

决心要离开妻子和女儿的张逸民告诉自己。

必须铁下心肠,才能够让妻子相信。

他开始了自己的“抛妻弃女”计划。

2003年4月5日,是孙慧的生日,孙慧一早就给张逸民打电话,让他下班后早点回家。

张逸民知道,妻子是想让自己陪着她庆祝生日。

下班回到家,张逸民一脸的无精打采,孙慧和他说话,他装作没有听到。

孙慧叫他吃饭,他吃了几口,就把筷子一摔,吼叫道。

“这是什么菜啊。

是人吃的吗。

”说完,扔下愣怔着的孙慧摔门而去。

走出家门的张逸民心里翻江倒海。

他知道,妻子一定很伤心,一定很委屈。

结婚这么多年来,妻子不仅勤俭持家,对他和女儿疼爱关心,而且每年都要给他在老家的父母寄钱,按月给他正在读大学的妹妹汇钱。

这样的一个贤妻良母自己却要亲手去伤害……张逸民走进一家小饭店,借酒浇愁起来。

直到半夜,张逸民才醉醺醺地回到家。

孙慧还没有睡,想搀扶东倒西歪的他,他一把推开孙慧,吼叫道。

“滚一边去,黄脸婆,别碰我……”张逸民以为妻子一定会生气,大发雷霆。

可孙慧只是愣了一下,就关切地问他。

“你怎么了。

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吗。

你可以和我说说,我是你的爱人啊。

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承担……”困难。

那不是困难,那是灾难啊。

张逸民的心被撕扯得痛起来,眼泪直往上涌。

他告诉着自己。

“不要心软。

不要心软。

”他对孙慧咆哮道。

“就你这人老珠黄的样儿,还想和我一起承担什么。

你能少来烦我,我就烧高香了……”张逸民破口大骂着,却在内心里祷告着,他祈望妻子能够对他破口大骂,能够对他歇斯底里,这样,他能好受一些。

可孙慧却哭泣着转身跑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妻子的哭泣像针一样扎在张逸民心头。

他躺到床上,泪水悄悄地滚出了眼眶,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向妻子道着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张逸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上了被子。

起床时,妻子和女儿都不在了,饭桌上放着饭菜和妻子写的一张字条。

“逸民,你昨晚喝醉了,说了很多伤人的话。

以后少喝酒。

我送女儿去幼儿园之后就直接去上班了,你吃了饭换一下衣服,衣服我已经找出来放在沙发上了……”泪水漫上了张逸民的眼睛,他坐下来,打开扣在饭菜上面的保温盖,拿起筷子,手却不停地颤抖起来……突然,他放下了筷子,提醒着自己。

“不能心软。

要冷漠。

要无情。

”想到这里,他把碗筷摔到地板上,转身出了家门。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逸民都是夜里11时之后才回家。

4月24日晚上11时多,张逸民又一次醉醺醺地回到家。

孙慧没有睡,看到张逸民回来,就说道。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张逸民从孙慧红肿的双眼看出来,孙慧一定哭过,他意识到妻子将要和他谈的是什么,但他能说什么呢。

他装作喝多的样子,说道。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就一头躺到了床上,打起了呼噜。

妻子终于关灯躺到了张逸民身旁,张逸民听到妻子低低的抽泣声,心里翻绞着痛起来,他提醒着自己,这时候不能心软,他必须要更绝情才能让妻子死心。

他翻转了一下身,一把搂抱住妻子,装作说梦话,喃喃叫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说道。

“小红,亲爱的,别离开我……”让一个女人最难以容忍的就是丈夫的背叛。

第二天一早,孙慧将女儿送到幼儿园后,没有去上班,而是返回到家中,她决定和张逸民认真地谈谈。

张逸民一脸冷漠地说道。

“你最好不要多问什么,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

”“我不妨直接告诉你,我认识了一个20岁的女孩子,她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

我决定要和她结婚……”孙慧无法相信张逸民说的话,她吼叫着问张逸民。

“为什么。

为什么……”孙慧的歇斯底里、咆哮和谩骂如同一根根针刺扎在张逸民心上。

他不停地提醒着自己保持一副绝情的姿态。

但张逸民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碎裂着,有血在汩汩流淌而出……2003年4月27日,孙慧和张逸民办理了离婚手续,张逸民什么东西都没要,净身出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