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妙龄老婆惊人整容秘密后 – 健康者社区

发现妙龄老婆惊人整容秘密后

如愿以偿,失婚男人找到年轻貌美女子徐东亮是沈阳市某保健品的代理商,拥有巨额资产,然而他的婚姻有诸多不如意。

六年前,在同一企业工作的徐东亮夫妇先后下岗了。

下岗后,在妻子的提议和主导下,他们风风火火干起保健品代理。

两年过去后,这对夫妇挣得七八百万元,既买了房子,又买了车,风光至极。

如果换了别人家的爷们,家里有这么多财产,早就在人前昂首挺胸,可徐东亮一直硬气不起来。

2003年春节过后不久,妻子在家里设宴招待好朋友,她在厅里跷着二郎腿陪客人聊天,徐东亮则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

该吃饭了,徐东亮一道一道地上菜,直到尾声才吃了一点剩下的。

接着,妻子和几个客人打麻将,徐东亮拎着茶壶站在桌边候着。

他稍上茶不及时,妻子就骂道。

“你是猪脑袋呀。

啥时候上茶都不知道。

”徐东亮忍不住顶撞她。

“离开谁地球都一样转,你有啥了不起的。

一个半老徐娘,要换了别人,早把你蹬了。

”妻子反唇相讥。

“你那个熊样,只配找没啥能耐的下岗女工。

”半个月后,他们真的离婚了。

她挺爽快的,分给徐东亮300万元。

她满以为。

徐东亮那几百万元资产不算啥,年轻貌美的女人根本不可能看上他,没档次的他又相不中,离开我后他肯定玩不转,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后悔,到那时,他肯定会彻底臣服。

然而,徐东亮并不像她预料的那么傻,经过几年打拼,他已悟出干代理商的道道,虽然业绩不如她,可也算是维持下来了。

2003年8月,徐东亮在联系广告业务时结识了年轻貌美、气质高雅的广告业务员吴莉。

吴莉自我介绍说,她24岁,是大学本科毕业生。

初次见面的当天中午,吴莉就主动请徐东亮吃饭。

席间,她不停地夸奖徐东亮有气魄,声称自己就敬佩这样的男子汉。

这次见面,她给徐东亮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当天晚上,徐东亮失眠了。

莫非吴莉看上了我。

正当他沉浸在美好的幻觉中,手机响起来了,紧接着传来吴莉甜美动人的声音。

明晚出来小聚吧。

再见面时,吴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刚步入广告业,根底浅,要业绩,特别需要朋友拉一把。

徐东亮听明白了――吴莉希望他帮忙创业绩,于是当场决定拿出5万元,让吴莉去做广告。

一周后,吴莉在一家大酒店宴请徐东亮。

一番感激后,她拿出1万元放在徐东亮的面前,说是给他的回报。

徐东亮说不要,他想在吴莉面前树立正人君子的形象,因为他已经打听到吴莉还没结婚,而且连男朋友也没有。

过了一个月,徐东亮红着脸告诉吴莉。

“我是单身汉。

”吴莉笑了。

“认识你一周后,我就已经知道了。

你以为我怕你是单身汉吗。

恰恰相反,我最希望你是单身汉了。

”再往下,她把头低下,不说了。

这个微妙的举动,让徐东亮想入非非。

徐东亮和吴莉,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2004年元旦,他们牵手步入了婚姻殿堂。

晴天霹雳,妙龄妻子竟然货不对板徐东亮曾担心吴莉有一天会反悔,岂料吴莉比他更珍惜这桩婚姻――她总是抢着干家务活,在房事上更是尽量让他满足。

徐东亮找到了好妻子。

消息传开后,人们纷纷前来目睹吴莉的风采,都对徐东亮羡慕不已。

“你真有本事,能让那么优秀的女士为你痴情。

作为男人,你是最成功的。

”每当这时,徐东亮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随着时间推移,徐东亮有了些许困惑。

妻子似乎过早出现老化现象,尽管看上去像20多岁,但皮肤和肌肉都越来越松弛,与她的实际年龄并不相符。

更不可思议的是,吴莉还累不得,干活时间稍微长一点,就会喘粗气、冒虚汗。

徐东亮担心她有病,多次要她去医院检查。

吴莉却不以为意。

“我身体好得像头牛。

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见我吃过药吗。

走那个形式,浪费那些钱干啥。

”徐东亮心想,那倒是,自己还真没见过她吃药呢,这说明她的身体的确没啥疾病。

不过,他并没有消除疑虑。

妻子的衰老症状到底应该作何解释。

2004年9月12日下午3时多,徐东亮回到家里,看见吴莉已经坐在沙发上(平常这时间她是不在家的),她脸色苍白,像是生病似的。

徐东亮关心地问。

“你怎么啦。

”吴莉答。

“没啥大事儿,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徐东亮便扶她回卧室,让她躺在床上,心疼地说。

“你好好休息吧,其他事就别操心了。

”做好晚饭,他去叫吴莉用餐,却看见吴莉直冒虚汗。

他不再犹豫了,连忙开车把吴莉送去附近的医院。

医生认为,吴莉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和超负荷工作,导致体力严重透支。

医生建议吴莉多休息。

为了保证吴莉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徐东亮让她暂时别去上班,也不让她干家务。

吴莉在家里足足休息了一周。

半个月后,吴莉的病情出现反复,徐东亮把她送去沈阳市最好的大医院检查。

医生直言不讳地对徐东亮说。

“你妻子有早衰症状,她虽然才20多岁,但生理特征已经是40岁了,而且她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服用兴奋剂和过量用性药。

”徐东亮问医生。

“如何解释生理特征是40岁。

”医生回答。

“不排除后天因素,但从你妻子的情况看,不太像是后天的。

这只能有两种解释,可能她患上了目前我们还没有掌握的病,也可能她本来就是40岁。

”医生似乎察觉自己说得过于露骨,把话锋一转,“这仅仅是从理论上讲的。

你妻子的情况还有待于进一步了解,才能得出准确结论。

”医生的话仿佛晴天霹雳。

徐东亮愣在那里许久说不出话来,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如梦初醒。

凭直觉,他认为吴莉肯定有问题。

当天晚上,徐东亮把医生的话转告吴莉,然后说。

“你最好如实说明情况,有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说实话。

如果你能如实说明情况,那咱们还有可能走下去;如果你不说。

那我们只好分手。

”吴莉犹豫片刻,终于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突发奇想,婚姻不幸的女人做了整容术1968年在辽北县城出生的吴莉,曾是沈阳某大学机械系的学生。

1991年,她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沈阳市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当技术员。

一年后,她和大学同学结婚。

1995年夏天,她丈夫辞去公职到北京一家外资企业当技术员,他运气不错,当年就挣到了近10万元。

第二年,他将吴莉接到北京,并对她说。

“你就别出去折腾了,安心在家做太太吧,挣钱是男人的事。

再说了,过去都是靠你一个人折腾,现在该轮到我为家里尽力了。

”2003年初,他成了千万富翁。

吴莉的丈夫事业成功了,婚姻却出现了裂痕。

年近40岁的他跟一个24岁、刚出校门的女大学生好上了。

他跪在地上恳求吴莉。

“我不是人,干了对不起你的事,可我没有办法了。

请你看在夫妻一场的分上,放我一马吧。

”吴莉认为这样的婚姻已经没有再维持下去的必要,很干脆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她分到了应得的100万元,但孩子归他,理由是他更有条件抚养孩子。

离婚后,吴莉感慨不已。

论对丈夫的忠诚,自己是无可挑剔的,然而自己被丈夫无情地抛弃了,原因十分简单――人老珠黄、青春不在,那个把丈夫折腾得神魂颠倒的女大学生靠的是什么。

论学识和姿色,女大学生并不占优势,靠的不就是年龄优势吗。

正因为如此,她更感到年龄对女人十分重要。

经过苦思冥想,她想出一个大胆的方案。

回到青春时代,重新找回自己的事业和家庭。

2003年4月,吴莉花20多万元在北京一家美容院做了全方位的美容手术,包括面部除皱、修复处女膜、缩阴道等多种项目。

手术很成功,她对着镜子反复观察,多了不敢说,但年轻10岁是绝对没问题的。

紧接着,她通过所谓的办证公司办了一个假身份证,取名为吴莉,居住地点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年龄,1968年变成了1981年,整整小了13岁。

就这样,已经35岁的她摇身变成22岁的妙龄女士。

吴莉还办了一个假文凭,跟身份证一样,除了年龄外,其他都没有变。

万事俱备,就等着大显身手了。

吴莉起初打算在北京定居,但仔细考虑后又感到这样不太妥,北京认识她的人不少,知道底细的前夫倘若某天说漏了嘴,她的计划就会泡汤。

经过深思熟虑,吴莉最后决定回沈阳,因为她虽然曾经在沈阳呆过,但时间不长,又相对封闭,社会交往少,认识她的人并不多,而且离开沈阳已经很长时间了。

2003年7月,吴莉到了沈阳,她先是花20万元在市中心的北市场地区购买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随后到一家广告公司应聘,之后不久结识了徐东亮。

吴莉本来想体验一下年轻女子在成功男士呵护下的那种感觉,然而事情并不像她事先想的那么如意。

蜜月期间,徐东亮带吴莉到沈阳北郊的冰雪俱乐部滑雪,徐东亮玩得很尽兴,吴莉却感到腰酸腿疼,她不好意思扫丈夫的兴,只好不情愿地舍命陪君子。

一天下午,他们回到家时已经快5点了。

半小时后,徐东亮的一个朋友发出晚上聚会的约请,徐东亮爽快地答应了。

吴莉却疲惫不堪,趴在沙发上不想起来,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

徐东亮见状不由得责备。

“你年纪轻轻的,咋总是老气横秋。

就不能拿出点朝气来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如同一个实在走不动路的人突然听到“狼来啦”顿时快跑般,吴莉马上起来了。

吴莉心里很明白。

这都是因为自己青春不再。

眼下的她,是24岁的脸蛋、36岁的身体,不配套啊。

为了让身子和年龄配套,她在说话时总是尽量把嗓子提高一点,让声音细一点,动作也尽量轻柔、敏捷。

当然,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却不小。

演得不到位就表现不出年轻女子的风采,演过了头会给人矫揉造作之感。

她表演24岁女子,难就难在一切都得动真格。

比如,一小时的活必须半小时干完,本来挺累的,还要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这就更累了。

为了表现出青春活力,吴莉在房事上也尽显“出色”。

她曾担心长此下去自己吃不消,但转念又想。

徐东亮眼下对她有新鲜感,要求次数是多了一点,不过这是暂时的,一年半载就挺过,常感到浑身没劲,对性生活有种本能的反感。

想到徐东亮会看出破绽,她十分恐慌,于是想到服兴奋剂和提高性功能的药。

她明知道这样会有副作用,但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了。

暗动杀机,他对妻子伸出罪恶之手听完妻子的交代,徐东亮的心情极其复杂。

俗话说得好。

“露多大脸,现多大眼。

”在成功男人的日子里,徐东亮是何等风光啊。

他曾自豪地说。

“谁不想找年轻漂亮又有文化的女人。

可那样的女人是谁都能娶得到的吗。

”现在倒好,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傻老爷们。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因此他决定,不管自己和吴莉的结局如何,都要封锁消息。

徐东亮为吴莉租了一个单间,还请了一个保姆侍候她,对外却谎称吴莉去了北京攻读研究生。

2004年11月初,徐东亮偷偷带吴莉到沈阳市某中医院看病。

听徐东亮介绍完妻子的病情后,医生说。

“长期服用兴奋剂和性药对人体的伤害是很大的,加上心理负担过重,急火攻心,使你妻子本来就极其虚弱的身体更加不堪重负,已经发展成综合征。

她不仅心脏不好,肾功能也将衰竭,需要入院进行较长时间的治疗。

现在需要多少钱还不好说,几万元或几十万元还不敢保证能痊愈。

”徐东亮便把吴莉带回出租屋,让她在那里疗养一段时间,反正在哪里也都是吃药。

那段时间,吴莉每天最少要花100多元,每周还要到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一个月下来共花掉了近万元。

徐东亮担心她心理有压力会加重病情,一直没敢跟她说实情,更不敢告诉她药费昂贵,只是对她说。

“小毛病,养些日子就能好。

”经过一个月治疗,吴莉病情有所好转。

可停药不到一个月病又反复了,她只得再次用药。

到了2005年7月,她已经花去近10万元,可病情仍然时好时坏。

内行人对徐东亮说。

“你妻子这种病很难痊愈,但三五年内死不了。

”那天夜里,徐东亮彻底失眠了。

他想到了离婚,但估计吴莉十有八九不同意,如果协议离婚不成,那就要上法庭,法律的天平往往倾向弱者,况且有传说一方患病治疗期间规定不能离婚,所以到头来可能离不成婚,还会闹得满城风雨,让世人看笑话,让他无颜见亲朋好友,真可谓既输官司又丢面子;如果不离婚,她又死不了,自己岂不是要被她拖累一辈子……愁云像无数条绳索紧紧地勒住徐东亮的心。

经过一夜的痛苦思考,徐东亮竟不顾夫妻情分和起码的良知,动了杀机。

2005年9月3日晚饭后,徐东亮以带吴莉出去散心为由,开车将她拉到沈阳与铁岭交界密林深处的大水塘旁。

当吴莉满心喜悦欣赏周围的风景时,徐东亮突然伸出罪恶的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弱不禁风的她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就没气了。

徐东亮将她的尸体扔进水塘,然后开车回家。

第二天,徐东亮把侍候吴莉的保姆辞掉,把房子也退了,随后放出风声。

吴莉已经由北京转去美国进修,怎么也得三年五载才回来。

2005年9月5日,一个放羊的老头发现了吴莉的尸体,而且马上报警。

警察根据现场留下的车轮印,找到了徐东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