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临近处女身份使我尴尬 – 健康者社区

婚期临近处女身份使我尴尬

婚期临近,处女身份使我陷入尴尬我仍是处女,但处女身份却使我陷入尴尬的境地。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未婚夫是我深爱的男子,可我没有勇气告诉他我还是处女身。

不明白缘由的人,一定会觉得这是荒诞不经的事情。

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

说来话长。

六年前,我从外地来到北京,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收入不高,压力却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

那时候,我没有体面的衣服,没有娱乐,更没有什么夜生活。

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外表也不十分出众,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真是难上加难。

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李诚明,我才隐约看到了“突出重围”的一丝曙光。

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新加坡商人,生意虽然做得不大,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

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了我,虽然我算不上漂亮,但至少还算年轻。

那个酒会后不就,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

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

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

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如果真结婚的话,那也只能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也许,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结婚也无非就是找个伴,以驱散单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

认识不到三个月后,我们在新加坡举行了婚礼。

除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结婚的事实,我骗他们说我是去新加坡读书深造。

为出国,我与老男人“假结婚”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李诚明不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产阶级。

结婚以后这个老男人的缺点暴露得越来越多,他很小气,不再像结婚前那样舍得在我身上花钱,甚至在柴米油盐的问题上也十分抠门。

不过,我还是顺利地成为新加坡某大学的学生,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说白了,我和他只是假结婚,或者说是骗婚。

我和李诚明结婚后,虽然同住,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没有发生关系)。

三年后,我拿到居留权,然后就跟他离了婚,回到北京发展。

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

离婚后,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来,那三年“有名无实”的假婚姻,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

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除了仍是处女身,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

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

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回到北京后,就职于一家很有名气的外企。

通过自身的努力,我在事业上一帆风顺,这种成绩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不敢想象的。

与同龄女子相比,我不仅能自食其力,而且收入不菲。

在北京我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自由、优越的生活。

但是,在感情上我一直都不太如意,我想这可能是报应吧。

以前是我欺骗了男人,现在轮到我受男人的欺骗了。

那些虚情假意的男人,有的交往没多久就显露出赤裸裸的欲望,无非是看上了我的身体或者钱财,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深恶痛绝。

所以回北京后的几年里,我的感情生活几乎是空白。

好在平时工作压力大,我没有很多时间去想这些事情。

骗婚事件,让我不敢面对深爱的人不过,约在一年前,我结识了现任男朋友沈浩,跟沈浩谈恋爱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事。

我十分欣赏他的男子汉气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认为我是完美的。

只是,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感到万分羞愧。

我有何脸面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一个骗婚的女人不要说完美,连善良都说不上。

当一个人深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是不忍心欺骗对方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谎言都会让我产生深深的罪恶感。

所以,在我们开始交往后不久,我向他讲述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包括我和新加坡男人的婚姻。

他是个宽容的男子,当他知道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他并没有嫌弃我,丝毫没有减弱对我的爱。

我被他的大度感动了,并且坚信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我跟沈浩都深爱着对方,都有结婚的打算。

但是,离婚期越来越近,我的烦恼却与日俱增。

沈浩知道我结过婚,但我当时没有勇气告诉他那场婚姻是骗婚,我害怕他知道真相。

谁要是知道我结婚的真相,都会说我是个自私狠毒的女人。

我不敢想象当沈浩知道我曾经是那么一个坏女人的时候,他心中会作何感想。

所以,直到结婚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其实还是一个处女。

每次他和我亲热的时候,我心里都十分压抑,一直不敢触及最后那一步。

虽然我其实是很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

但如果让他发现我还是处女,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这是不可思议的,他一定会觉得我欺骗了他。

很多次,我想鼓起勇气向他坦白,但如果他知道我曾经这样欺骗我的前夫,我在他心目中女神、公主的形象一定会破灭,我害怕他会因此不再爱我。

我很爱沈浩,不想失去他,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不能再拖的地步。

我想不出有什么借口解释自己这个奇怪的身份――一个离过婚的处女,说出真相又怕失去他。

后来,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给我出了一个主意――用其他的方法破了自己的处女之身,比如说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然后再跟沈浩结婚。

起初我觉得这太荒谬了。

处女之身是女人的骄傲,可我不仅不敢将之献给自己深爱的男人,却要费劲心思去考虑如何献给一个陌生人。

这实在太可悲了。

沦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我十分痛恨当年那个自私虚荣的我,如果那时候不答应那场假婚姻,我现在哪有这种痛苦。

最终,我还是采纳了女友的建议。

在我看来,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惟一办法。

于是,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流着眼泪决定在再婚前找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做一次。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来破自己的处女身。

我认为这个男人应该符合这样几个条件。

首先,这个男人对我没有感情,我不希望对方爱上我,否则很可能会给我带来大麻烦;此外,他必须是个经验丰富的男人,因为我知道第一次做爱会很疼;第三,不能是我的同事或者朋友,否则以后难免会有尴尬。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