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老公因小三的一个电话竟动手打我 – 健康者社区

出轨老公因小三的一个电话竟动手打我

“也许是发现的及时,我对子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谈了一次,事情才算结束。

可是从此之后,我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了,子金开始在“花”“柳”之间不停的“寻问”。

为了让子金的心回家,我也是煞费苦心,可总是没什么起色,好一阵,坏一阵的,而我,就在希望和失望中受尽煎熬。

”时间。

7月12日地点。

钱塘茶人倾诉人。

禾雅(化名)性别。

女年龄。

37岁职业。

营业员记录整理。

灯火阑珊禾雅高挑的个头,得体而时尚的衣着,恰到好处的淡妆,让人感觉她特有女人味。

我们相向而坐,她知性又优雅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淡淡地笑着,向我讲起了她与子金的相识、相爱、相敬如宾,而今却分道扬镳的故事。

恋爱中的分分合合我的爸妈都是某大型企业的职工,听从爸妈的意见原本打算在他们单位工作,所以我高考落榜后,就在那里做了临时工,等待招工指标。

可是两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仍没有招工的消息。

1991年,我21岁时,刚好市里有一家大的国有单位招工,我就去报名应试,并且在几百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我们被录取的二十几个人参加集中岗前培训,年轻人在一起很快就熟络了。

几个月的培训结束后,其中的6个同事便相邀去了黄山,子金也在其中,但也只是知道有他这个人,我并没注意到他关注的目光。

从黄山回来,我们被分在各基层单位。

上班不久,我频频接到子金的电话。

一来二去,我们确立了恋人关系。

不经意间,过去了几个月,有一天子金突然提出分手,我毫无思想准备,诧异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钟。

其实我是个很倔强的女孩子,子金都这么说了,我便什么也没问,拂袖而去。

可是,就在半年后,他又找到我,想继续我们的关系。

我当然不同意,可子金仍对我好,但半年前的伤害,仍历历在目,不是没有感动,但是静心想想,仍觉得彼此不合适。

直到有一天,子金的一封信,才让事情有了转机。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休息在家。

有人敲门,是妈妈去开的门。

不一会儿,妈妈拿了一封信来到我房间说。

“子金来了,这是他给你的信,走的时候说。

‘今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我的心一动,善良的妈妈叹了口气又说。

“唉,我看他对你是真心的,那个样子很可怜的。

”妈妈的态度,在我再次做出选择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后来,子金的爸爸为了我俩的事情也约我谈过,子金对我也是锲而不舍,我们又和好如初。

子金对我的那份执着、专注和真诚以及细心的关照与呵护常常打动着我。

有一次他到我们家来玩,忘记了时间,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班车。

那一次他就没有走,在我弟弟房里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去洗漱时,看到他不但给我倒好了洗脸刷牙的水,就连牙膏也挤在了牙刷上。

我们就这样走过了几年的恋爱生活,回忆那一段还是很惬意的,我们都感觉到恋爱的幸福与美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