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激荡的情史关键词四:第三者插足 – 健康者社区

60年激荡的情史关键词四:第三者插足

1980年,“感情破裂”第一次作为法定离婚理由被写进《婚姻法》。

次年,各地离婚率上升。

1983年,由36名妇女组成的“秦香莲上访团”联合到全国妇联上访,状告她们以“感情破裂”为由要求离婚的丈夫“陈世美”。

在这一轰动事件里,中国人第一次听到一个新词汇――“第三者插足”。

“秦香莲上访团”始末文/黄传会非把你搞臭不可!上世纪80年代末,京城曾经出现一个轰动一时的“秦香莲上访团”。

一面红色的小旗上,写着“秦香莲上访团”六个字,小旗旁常簇拥着几十个脸色憔悴、神情忧悒的女人,有的蓬头散发,有的衣装整洁,有的抱着孩子……这个由36名妇女组成的“秦香莲上访团”,“团长”是北京人薛桂荣,团员则来自全国各地。

她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上告她们当了“陈世美”的丈夫。

薛桂荣原本是北京一家服装厂的女工,22岁那年,由父母包办嫁给了同厂工人黑冠宇。

二十多年了,日子尽管不是过得有滋有味,一家人却也相安无事。

谁料,年过半百,孩子也快成人了,黑冠宇在家里话却变得越来越少,后来发展到三天两头不着家。

薛桂荣起了疑心,开始做起了“侦探”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原来,黑冠宇在外头已经有了相好了。

“我二十几年含辛茹苦为了这个家,为了照顾你和儿女操碎了心。

临到老了,你居然玩起了‘第三者插足’!”薛桂荣很早就听说了“第三者插足”这个新词汇,只是压根儿就没想到它会硬生生砸进自己的生活。

她委屈,愤怒,失望,但却没有哭。

性格火暴的她,先是将娘家人召来把黑冠宇揍了个鼻青眼肿,然后再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裹而尽,自己搬到厂里住了。

不久,黑冠宇便以新婚姻法中的新条款“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和薛桂荣离婚。

薛桂荣一听,更是火冒三丈。

你在外面搞女人,还要跟我闹离婚,没门!我非把你搞臭不可!你要离,除非我死了!从此,薛桂荣便开始了漫长的告状之路,妇联、法院、公安局到处都留下了她的足迹。

同仇敌忾一致“对内”慢慢地薛桂荣发现,每天到妇联、法院、公安局告这种状的,还有不少同她一样命运的女人。

大家在一起一交流,泪是同样的泪,仇是同样的仇,都是因为丈夫花了心,或在外面拈花惹草,或已另建“爱屋”。

有的人怀着和薛桂荣一样的目的,报复,把丈夫搞臭。

她们认为丈夫名声臭了,自然“第三者”也不会要了,他就会回到自己身边。

有的则是想利用单位、社会的压力,迫使丈夫回归……想法不尽相同,但目的都是不想离婚。

想起自己年纪都不小了,婚姻还会遭遇“第三者插足”,丈夫还要和自己离婚,自己和孩子将来怎么办。

说到伤心处,女人们一个个哭得比“秦香莲”还凄惨。

哭,哭能救得了自己?薛桂荣最看不起眼泪了。

于是,她倡议大家团结起来,组织一个“秦香莲上访团”,联合上访。

同是天涯受苦人,姐妹们自然再愿意不过了,并以百分之百的选票推举薛桂荣为“团长”。

从此之后,薛桂荣义不容辞地带领“秦香莲上访团”的姐妹们,肩负着解放自己同时解放与她们同样遭遇的姐妹命运的神圣使命。

她们到妇联上访,法院上访,报社上访,接待站上访,踏上漫长的上访路……她们坚信,团结才有力量。

薛桂荣带领的这个“秦香莲上访团”很快成了一大社会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人士的热议,但基本都对其持同情和认可的态度。

而几乎所有媒体也都曾对此事进行过报道,组织过讨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