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嫁个已婚有钱人 – 健康者社区

一波三折:嫁个已婚有钱人

●她对他的“有钱人”身份颇有顾虑,但最终在他的热烈追求下坠入情网。

●然而他的身份却从“未婚”变成“离异”有一女,再变成“正在办离婚”。

●感情受伤害的她又面临父亲遇车祸的窘境。

她想到向他求助,但一波三折的事情发生了……百合的名字来自于她最初一封mail的标题“百合和罂粟的故事”。

她说自己最爱百合花,却在一个像罂粟花般“外表很美丽,但有毒”的男人那里品尝了爱和伤痛。

经过相约,我见到了五官精致、神情阳光的百合。

无论在先前的电话里还是见面的倾听中,我都觉得她的声音很好听。

她告诉我,她的这段情缘,也是从“声音”开始的。

躲他,他追来2002年因为种种原因,我辞掉了原工作,应聘了一份跟我的专业完全不合的工作――声讯台的热线话务员。

蕉叶是那时打电话来点歌的一个听友,他声音很有磁性,谈吐不凡,留给我深刻的印象。

他好像也对我印象不错,经常以听友的身份打进电话来找我,还邀我见面,我拒绝了。

怕我有什么成见,百合特地解释说,她的单位并非媒体曝光过的那种声讯“黑”台,他们有严格的纪律,热线必须拒绝听友的不良话题,并不得受邀去和听友见面。

蕉叶依然不断打电话来,说他未婚,还把姓名告诉我。

有一天我点了首《网络情缘》给他听,没想到他到网上载来歌词和动画,打印出来交给花店伙计送到台里给我,一起送来的还有一束花。

花店伙计说。

小姐,你真的很幸福。

当时我也稀里糊涂被感动了,就答应了他见面的请求。

在咖啡屋见面时,他依然善解人意地搞“浪漫”,无论是点的咖啡还是说的话都贴心贴肺。

当他预定的一大束百合花送到时,人们都投来目光,我的心怦怦直跳。

聊天结束,他邀我吃晚饭,我没答应,匆匆逃离。

其实我有一层想法,那就是我发现他是个公司老板,是有钱人,这让出身普通的我觉得不自在。

此后我不太愿意面对他的攻势,加上本来我就嫌工作和专业不对口,便找了个机会离开声讯台去了较远的地方上班。

可我并没忘记他。

我在新单位才上班十天,蕉叶忽然说要来看我。

他出现时,我意外之余很感动,就答应他的邀请,在假日和他去一个海滨城市游玩。

游玩中,我们的感情升级,当他指着海水里的礁石说。

“这不正是‘海誓山盟’么?”我彻底成了他的爱情俘虏。

于是他牵着我的手把我介绍给当地的朋友,还一起去逛商场。

他指了四套衣服要给我买下,我慌忙拒绝,推让到最后只让他买了一套。

晚上他的朋友请吃饭,在饭桌上开玩笑般说了一句。

“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千万不要伤害她!”百合的声调变低了,她像是在对自己说。

“我如果足够聪明的话,就该听出什么来了。

可是我没有,当时被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晚上,蕉叶把我和他订在了一间房,我担心拂了他面子,没有提出异议。

还好当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对蕉叶也更信任了。

游程结束后,我们通过电话保持着恋爱关系。

然而快到过春节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谎言,一层一层揭开在从前的电话中,他曾说过。

“某天我要写一封长信给你,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没深究。

春节前,长信寄来了,我打开一看,顿时天旋地转。

信中说。

“有些事情我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埋在心底让我一直备受煎熬……就在我拨打声讯热线的时候,我也就面临着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决定,我与我妻离婚了,留下了我最爱的女儿,她已经一周岁了,这里面有着一段旁人难以理解、难以剖析的方方面面……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让我如愿。

那就是我的赎罪方式。

对你的爱和承诺,依然那般真实……”一起寄来的还有张卡片,打开是一台电脑,电脑屏幕上有一句话。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他所说的赎罪方式是要帮我办一份15万元的保险。

当时我就不要,后来他也没提,我也不问,因为我本来就不想要。

闺中密友劝我放弃。

“你还年轻,难道要承担那么多?”但我柔肠百转,还是放不下这个令我倾慕的男人。

我给蕉叶打电话,我哭了,他也哭了,请求我原谅。

我心软了,想。

既然爱他,就要接受他的一切,为他做个贤妻良母又如何?我很快作了决定。

我要他寄一张他女儿的照片给我,照片上的小女孩非常可爱。

“后来我还给他和他女儿各织了一件羊毛背心,他表现出很感动的样子。

”正当我细细体味百合心情的大起大落时,忽又听她加了一句。

“我当时竟傻到这种地步!”2003年2月14日,他来接我一起过,时间晚了,他说他订了酒店。

他一如既往地设计了浪漫情景,我们在酒店平安无事地过了一晚,到了早上,我终于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他。

2月14日后紧接着是元宵节,我劝他赶紧回家陪女儿过节,别让孩子感到单亲家庭的孤独。

我还让他到家后打电话给我,但晚上电话一直没来。

我忍不住一改从前只打他手机的习惯,拨了他的宅电。

一个女人的声音接了电话,我起初以为那是他未出嫁的妹妹。

但对方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

“你是谁?”我突然紧张起来,说我是他的朋友。

对方说。

“我知道你不是。

他常给你打电话是不是?”我问她是谁,她冷冷地说。

“我是谁你管得着吗?”父母看我挂了电话脸色很差,就追问起来,我不敢说。

后来我向蕉叶求证,他说那是他前妻回来看女儿时存心捣蛋。

我疑虑重重地催他说实情。

他这才说,他跟妻子根本没离婚,只是“正在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