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究竟是座怎样的围城 – 健康者社区

婚姻 究竟是座怎样的围城

受访人。

伟兰,女,39岁,已婚有一女。

多年来,伟兰就像我们身边大多数已婚女性一样操劳,里里外外支撑着这个三口之家。

大到孩子升学,小到柴米油盐,真是哪儿不管都不行。

丈夫林陆,整日不是吃喝玩乐,就是说些不三不四的话猜疑妻子。

日子长了,伟兰也腻了。

遂对这段婚姻和这个男人,再也不敢指望。

半个多世纪以前,小说《围城》在上海出版。

钱锺书先生以一种冷静旁观者的手法,勾勒出方鸿渐、孙柔嘉这样一对精明却不够聪明的夫妻,如何因为会盘算而走到一起,又如何因为没盘算好而导致最终分手。

虽说不过是小说人生,然钱先生的一支笔,却像一把尖锐的刻刀,附在人物的衣襟上任意游走,最后再捎带脚儿把现实社会里的人情世故,仅用三言两语的淡彩,就描出个力透纸背的轮廓和大概来。

其中的对话和情节,让人看过之后不觉一把冷汗,脸上是一种被老先生“偷窥”和“洞悉”之后的哑然。

一时间,钱氏这句“婚姻像围城,城里的鸟想飞出去,城外的鸟想飞进来”的比喻,成了无数人挂在嘴边的经典,被不断地复制抄写并拿来一用。

以至于很多没经历过婚姻的年轻脸孔,也会逢人便一脸沧桑地感慨,婚姻是围城了。

50年之后,锺书作古。

其夫人杨绛先生为纪念他和女儿圆圆,在93岁那年出了一本薄薄的册子,书名叫《我们仨》。

据说这本书一上市就很火。

其中原因不乏有杨先生的才华和名气,有旁人对她和锺书这些年家庭生活的关注,亦不乏有《围城》的一干追随者,因通过文字而对钱先生本人以及与钱先生相关的一切,所产生的念念不忘。

拿一本细细读过。

才发现杨绛是以一种“云烟缭绕”的超然,以一种“含笑凝泪”的平静,以一种“往事随风”的不舍,记录下发生在这个家60年来的点点滴滴。

一字一画,一句一笑。

皆是欢聚。

皆是重逢。

令人掩书掩面,艳羡之余,不胜唏嘘。

时至今日,钱先生于《围城》中留给我们的那一抹(关于婚姻的)凉,惊悸犹在。

其夫人杨绛在《我们仨》中送过来的那一缕(关于婚姻的)暖,触之尚温。

若论小说与现实,究竟哪个是梦,哪个是真?好比蝴蝶问自己,到底是庄生梦我,还是我梦庄生?这种日子,我真的已经过到头了。

为什么他就不能像别人的丈夫那样,疼疼自己的老婆呢?哪怕有一句暖心的话,我都知足呀……其实我不愿意来找你。

真的。

这倒不是对你不信任,而是我总觉得,家丑不可以外扬。

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丈夫,我和别人说我丈夫不好,人家就是信了,我脸上又有什么可光彩的呢?我这个人一生好强,我知道我的缺点在哪儿?一来林陆他也爱这么说,他说伟兰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好面子。

你没听说有这么一句话么–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

所以你的那点儿累,都是你自找的,你看看我,我怎么就不累呢?这也是我平时特别爱跟他生气的地方,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做他的甩手掌柜的,家里就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

我一干,他还嫌我多余。

就拿春节前做卫生来说吧,我是做财会的,一到年底各种报表一上来,单位里有多忙是可想而知的。

而他呢?是中学里教副科的老师,每星期就那么几节课,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