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赢回外遇的丈夫 – 健康者社区

我是这样赢回外遇的丈夫

丈夫离开了“监狱”般的家10年前我和姜涛结婚时,住在北京牛街一间15平方米的平房里,那是我的出生地。

其实我父母在城西有套宽敞的三居室,可酷爱自由的我们不愿受约束,而我俩都在民企上班,薪水又不稳定,不想贷款买房,于是便挤在“鸽子窝”里享受二人世界。

我们自己刷墙贴地砖,把旁边的小厨房重新改造。

在狭窄但却温馨的小家里做美食,晚上恩爱缠绵,日子过得幸福而快乐。

但宁静的生活自从女儿出生,我们搬到父母家后开始混乱了。

“你们洗澡时间短点好吗?水电费好贵的”“有事在班上聊,尽量少让外人往家打电话,怪吵的”。

因为女儿开销很大,我们每月只给父母700元,他们在生活上为我们贴补很多。

另外彼此生活习惯不同也让老人常有抱怨,这让姜涛很不舒服。

而且我父母特能干,一个收拾屋子一个买菜做饭,把所有家务活都包了。

我对女儿也是大包大揽,于是“游手好闲”的他便很少在家待着。

他说在外面帮朋友干私活,可又拿不回报酬来,我不禁数落他:“见不着钱至少能见着人吧,你说你这倒插门女婿能给我家带来什么?”我妈也对他施压,“你啊,都而立之年了,挣的钱刚够娘儿俩糊口的,得努力才行啊!”其实我们家说话就这习惯,经常话里带刺,但并无恶意。

可在姜涛看来,我家就跟监狱似的令他窒息。

他曾屡次劝我:“咱还是回平房住吧,等我跳槽后挣多了钱贷款买房。

”“不”!我对此生能当上“大款太太”没抱任何希望,而且觉得女儿生活在楼房里对她的健康更有益。

我们开始为是否搬家这事唇枪舌战,父母也给我帮腔。

有一天大家翻脸了,我妈居然跟姜涛推搡起来。

她老人家一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让姜涛恼羞成怒,于是他收拾物品搬离了我家。

冷静寻找丈夫外遇原因让我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我从他朋友嘴里探知,“流落在外”的他竟然有女人了,而且俩人在牛街那平房都同居了。

刚开始我半信半疑,觉得“一日夫妻百日恩”,两人哪那么容易恩断义绝啊,尤其有了孩子这个纽带。

但当我悄然来到牛街,打开房门看到屋里锅碗瓢盆、床上铺的桌上摆的都带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时,当即眼泪哗哗往下淌,对爱情的信念瞬间土崩瓦解。

我愤怒地拨通他的手机,可刚一声“喂”,就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于是挂了电话。

我摸着狂跳的心告诫自己:“遇事冷静点,千万别把事做绝。

”平时看多了婚姻故事,我可不想像很多女人那样,一得知丈夫有外遇就哭天抢地地挣扎。

本来婚姻并没走到尽头,可由于她们不顾丈夫的尊严无理取闹,反而加速了婚姻解体。

我想我先要了解“第三者”的底细,才好跟丈夫沟通。

于是我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和打开着的皮箱,看到了那女人娟秀的字迹和工作日志,还有一些生活物品。

我断定她是姜涛的同事或客户,有一定文化层次和品位,估计不会对他死缠烂打无底线地伤害我。

我又找到同院邻居,有人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那女的一星期过来两趟,年岁与你相仿,但没你长得好,看身段像是生过孩子的。

”我的心小踏实了一下,心想如果对方是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我跟他俩决斗还真不占什么优势。

现在好了,对手条件一般,我应该有胜出的希望。

屋里保持原样,我锁上门后回了父母家。

对老人只字不提此事,是怕他们情绪激动找姜涛评理去。

我可不想把婚变的战场铺得太大,我更愿意从自身找原因。

首先我想,男人都要面子,可我和姜涛无论住平房还是楼房都是我父母的,吃喝他们也出大头。

姜涛老跟我叹气,觉得在老人面前抬不起头,逃离“监狱”的欲望一直很强烈。

另外有女儿后,我的精力都放孩子身上了,对她的健康过分在乎,姜涛一回家我就喝令:“赶紧洗手换衣服,别把传染病带给孩子。

”他老埋怨我,说女儿是我的圆心,而我又是父母的圆心,这个家唯独他在圆心外,大家都对他漠不关心,觉得可有可无,“我从没有当家做主的感觉”。

我当时并没在意他这番话。

现在想来,他是真的找不到跟我家人融为一体的感觉,对生活百无聊赖。

我猜想他不是不爱我和女儿,而是找不到爱我们的平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