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我的7次捉奸经历 – 健康者社区

纪实:我的7次捉奸经历

想知道那些太太们是如何对付老公的情人们,而那些情人又是如果来应对的吗?这里为你讲述七个小故事。

经历一。

模特二奶在我曾调查出的一百多位二奶中,最漂亮的就是莲了。

认识她是因为那天来了一位40岁左右,体态臃肿的女客户,要求查她的丈夫在外面有无“情况”。

看了她带来的她丈夫的相关资料――45岁,武汉某投资公司老总,身家千万,再看看她典型的黄脸婆形象,我内心就叫道。

“完了。

”我带着一个助手,用一辆车,一架红外线望远镜,一台数码相机,历时半个月,发现了她丈夫的蛛丝马迹。

他包有一个二奶,二十出头,高挑丰满,皮肤白皙,长发披肩,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两个小酒窝。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了更让人惊奇的事情。

这位二奶叫莲,是武汉市娱乐圈的模特,上过杂志封面,拍过化妆品广告。

她除了与我雇主的丈夫有关系外,同时还是另三位资产雄厚的中年男老板的情人,即。

莲分别充当着四位男人的二奶、三奶或是四奶。

当我把搜集到的证据递给那位女雇主时,她义愤填膺,恨恨地说要联系另外三个男人的夫人,揭穿莲的真面目,联袂把“狐狸精”赶走。

她们是怎么把“狐狸精”赶出武汉的,我不清楚。

但莲临离开武汉时,竟找到了我。

她说她并不恨我,她从当别人二奶那天起也早料到了会有今天。

她说她要生存,要时装要美容要风风光光生活在上流社会,贫穷的家庭帮不了她,她只能利用父母赐予她的美貌了,她说她只是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罢了,别人出钱,她出身体,很公平。

经历二。

廉价的情人她五十多岁,是城市低保户,找到我要调查她丈夫有无包二奶时,我有些吃惊。

因为她根本出不起调查费,请调查公司出手,最便宜的一个星期也要3000元,半个月5000元,如果情况特殊,价格还要高。

她不住哀求,我于心不忍,答应了帮她调查,只收少许成本费。

她丈夫是一个单位的看门人,55岁,姓张,街坊都喊他张老头。

张老头每天晚上7点出门,走两站路,到一家私营加工厂当看门人,晚上就睡在门房里。

第二天早晨8点别人上班,他下班,回自己的家休息,他每月工资是500元,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还要养一个脑瘫的三十岁的儿子。

跟踪了三天,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有点丧气了,换谁都不相信这种家庭的男人还有闲心和闲钱在外面拈花惹草。

可是第四天,我发现了情况。

张老头半夜1点的时候穿上衣服,锁好工厂大门出去。

五分钟后,他敲开了一间低矮的平房的门,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多岁体态丰满的少妇……将近黎明时,张老头穿戴整齐钻了出来,沿来路返回。

那位少妇是外地人,几年前嫁到武汉,丈夫吸毒,后来犯抢劫罪,进了监狱,儿子被公公婆婆带走了。

她没什么技能,一直靠打临工养活自己。

张老头认识她以后,每月给她一些零用钱,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每周都要相会一次,时间是半夜。

若不是亲眼目睹,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么花费“低廉”的包二奶的事情。

而且,我佩服张老头妻子的敏感。

而我最奇怪的是,张老头每月按时把500元工资交给了家里,怎么会有多的钱呢?直到有个白天,我在暗处观察张老头时,发现他和收废品的咕哝了半天,卖给对方一大包废纸废铁什么的,我才恍然大悟。

哭笑不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