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16岁那年我成了新娘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16岁那年我成了新娘

倾诉人:小诺(化名),女,24岁,质检员16岁时我就做了新娘我的家在沛县农村。

农村人对女孩子读书一贯不太重视,和很多女孩子一样,我上到初中毕业,便没有继续升学。

我在家中是老小,父母一直很娇惯,很少让我下地干活。

我每天睡到很晚起来,然后吃东西、看电视,或去小姐妹家串串门,起初,还有点新鲜劲,可日子久了,便觉无聊。

农村有早婚的习俗,第二年,便有媒人络绎登门,给我提亲。

那时,我只有16岁,对感情、婚姻还一片懵懂,只是有许多的好奇。

我在大人的安排下四处相亲,感到非常好玩。

以后,我见到了大勇,一个大我8岁的男人。

大勇的家庭条件不错,加上他能说会道,颇得我父母的喜欢。

当父母征求我对大勇的看法时,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于是,在父母的操持下,我和大勇的婚事被确定下来。

1999年3月18日,还有着几分稚气的我,登上了前来接亲的喜车。

对于一个16岁的女孩子来讲,一切都来得太早。

新婚之夜,当大勇裸着身体扑向我的时候,我吓哭了。

带着太多的茫然与无知,我成了大勇的女人,而刻骨铭心的痛成了日后一种苦涩的记忆。

结婚初期,或许是一种新鲜感吧,大勇对我很好。

他天天陪在我身边,给我买吃的、买穿的,带我出去玩。

我像一个寂寞了很久的孩子,突然间多了一个大玩伴,感到非常开心。

可是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几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大勇和他的家人将我重点保护起来,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非常感动。

只是他们天天在我面前念叨着“要生男孩”,让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因为我想,生男生女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翌年7月11日,我在医院诞下了一个女孩。

让我想不到的是,这竟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当我从手术室被推到病房时,大勇和他的家人都不见了,因为我让他们失望了。

那天,我守着女儿在医院里哭得几乎昏过去,别的产妇床前围着满满的人,而我床前一个人都没有。

我没敢告诉我的父母这一切,因为我怕他们心疼。

几天后,大勇将我接回了家。

从此,我再也没有感受到他的温暖,等待我的只有无止尽的折磨。

婚姻中的我受尽种种折磨大勇的奶奶和妈妈对我生了一个女儿非常恼火,以后,她们经常借机找茬辱骂我,言语非常不堪,每当我想辩解几句时,换来的是她们的拳打脚踢。

让我伤心的是,大勇完全站在他奶奶和妈妈一边,也经常借故对我大打出手。

那时,我的年龄太小了,几乎被大勇打怕了。

一见到他,便浑身哆嗦。

大勇听从婆婆的怂恿,不给我和女儿零花钱。

有一次,女儿生病了,高烧不退。

当时,大勇在外地打工,我便向婆婆借钱去给孩子看病,可是婆婆却拒绝了。

女儿那时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趁婆婆不在,去她房里拿出了大勇放在她那里的存折,从上面取了一千元钱。

我带女儿去看病,等我们从医院回到家里时,家里已经炸开了锅。

看到我,婆婆如同疯了般扑过来,对我又打又骂。

以后,她逼着我还这一千元钱。

我对她说,这是大勇打工挣的钱,况且钱是用在给女儿看病上,又不是花在别的地方。

可是婆婆完全不讲理。

大勇回家休假,她便添油加醋,说我偷她的钱花。

大勇不容我分辩,便用绳子将我捆起来,吊起来打。

那天,我身上伤痕累累,但真正的伤痛却在心上。

大勇打我成了一种习惯,他每次回来,都会打我。

渐渐地,我的心被他一点点地打凉了。

这段婚姻带给我的已不是幸福,而是恐惧与窒息。

我对那个家产生了深深的厌倦,一心想逃离。

2004年,我的同学在徐州给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来到徐州后,我如同一只飞出鸟笼的小鸟,感受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当别人知道我已经是一个几岁孩子的母亲时,都大感惊讶。

而我看到同龄人在享受青春与爱情的美好时,直感到当初自己那一步走错了。

我在徐州生活得很开心。

可是几个月后,大勇和他妈妈便找了过来。

他们来到我店里,让我跟他们回家。

我不答应,他们便将我摁住,然后,丧心病狂地扒去我的衣服,并用绳子将我捆住。

我的同事实在看不下去,试图阻止大勇和他妈妈的野蛮行为,可是竟惹恼了他们。

大勇和他妈妈辱骂和威胁我的同事,为了不让我的同事受到伤害,我只得答应和他们回家。

回到了沛县,我找了一份卖手机的工作,想自食其力。

可是大勇和他的妈妈还不放过我。

他们经常到店里来找茬,说我不想回家,就是想在外面找野男人,他们的言辞让我非常不堪。

为了不让店老板为难,我只得辞去了这份工作。

我呆在家里,但依然无法让大勇和他的家人满意。

打骂成了家常便饭,只要我稍有反抗,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地折磨我。

我感到我如果再不走,是会把命给丢了的。

一天,我趁大勇家人不在时,跑出了家门,当时我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

我一路打工,一路南下,后来我到了苏州。

我在苏州找到了一份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

受身边人的影响,我强烈地感觉到了知识的重要。

于是,我边打工、边读书。

经过一番努力,我取得了大专学历,但我还不满足于这些,继续向本科冲击。

因为我感到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青春,我想把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我在苏州生活得很好,工作、学习很顺利,和周围的同事相处甚欢。

可是夜深人静之时,我常常因为想念女儿而流泪。

人们常说,女儿是娘心头上的一块肉。

这么多年来,女儿一直缺少一种正常的家庭环境,以致我对她有着太多的愧疚。

2006年,因为无法忍受对女儿的思念,我放弃了苏州的工作,回到了徐州。

我在徐州安顿好后,便去沛县看女儿。

可是当我来到大勇家门前时,却被挡在了门外,大勇和他的家人不让我见孩子。

那天,我在门外哭,女儿在门里哭,却不能引起大勇和他家人的一丝丝怜惜。

或许在别人看来,我和大勇的婚姻已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可是想到离婚,我还是有着太多的犹豫,因为在农村,离婚依然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别人的闲言碎语。

当我母亲知道我这几年的境遇后,她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婚姻就是这样,你还是忍着点吧。

母亲的话我让有了许多的迷惑,也让我离婚的决心有所动摇。

我在徐州有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

只是每每看到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的眼泪总是不知不觉地落下,我渴望爱、渴望关心、渴望家庭的温暖,可是这8年来,这段不幸的婚姻让我经历了太多的苦与痛,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终结它。

有人说,一步错,步步错。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