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要激情不要婚姻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要激情不要婚姻

幻灭了的情感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谈过一次恋爱―――就是糊里糊涂地被人疼爱,六年。

那时的我总是处在一种有所期待的状态,总是调用一个小女人所有的浪漫气质,幻想有一天能够发生点什么。

然而,我幻想的对象不是他。

他对我很好,我就由着性子闹腾,老是有事没事地找他茬儿。

后来有一天,他就消失了,没有理由,也没有解释。

那时我真是有些没心没肺的,觉得这样挺好,反正我们都不是对方想要的人。

可是,我想要个什么样的人儿呢?我也不知道。

大学毕业后,我找到了一份很清闲的工作,在一家杂志社做平面设计,刘强是我的部门主任。

在新同事欢迎会上,他端着一杯红酒,慢慢踱到我的面前,点了几样酒店里最特色的小点心,然后贴心地问着:“你这么瘦,应该多吃些甜点。

”心,一下子就柔软地疼了起来。

然后,顺理成章的,他带我看电影,送我香水,开车的时候把手放在我的手上。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和表妹一起逛商场,结果碰到刘强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前面甩着手,轻装前进,他则拎着大包小包在后面紧跟慢跟,小心应付着前面那个女人不时回过头来的吩咐,整一个跟班儿。

那一刻,我的心酸到了想流泪,但绝不因为他是个已婚男人,只是突然间所有的好感全部破灭。

男人活到这份上,很容易便让人对他没有了幻想。

“当然爱,爱死。

”刘强把我抱到他怀里。

“那你可会珍惜我?”我又问。

“我可为你死为你活。

”刘强使劲捏了捏我的腰。

我捂了他的嘴,说:“那你娶了我。

”这句话说出来,我知道我其实并不确定要跟这个男人有个未来,可是,我还是俗了起来,想从这个男人口里听到一些永远。

刘强放了我,默默转过身,给了我回答:“不行。

”我的心一片两片地碎着。

然后,我笑了,说:“想什么呢?谁会嫁你!瞧你的样子,你以为我会爱上你吗?”转身离去。

我想如果刘强犹豫几分钟,或是左右为难一下,我都会继续留在他身边的,可是,不过三秒,他便给了我答案。

虽然瞬间分清了爱与戏的分别,可是,心里还是觉得空落落的。

就这样心若止水感情的伤痛渐渐修复之后,我开始忘掉过去,换了一份全新的工作,并努力工作。

可是,因为年龄越来越大,我渐渐感到了压力。

周围的亲戚朋友对我异乎寻常地热心,总是张罗着要给我介绍对象,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这种关怀只会让我觉得很难受。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我的父母。

他们都是60多岁的人了,我是他们的独生女,有一次,母亲对我说:“我现在最怕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别人总问起什么时候能吃你女儿的喜酒,我和你爸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得我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在家里是住不下去了,我决定自己买一套房子。

虽然父母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他们知道拗不过我,最终同意我搬了出去。

可说实在的,每次收到朋友的结婚喜帖,看到他们一脸幸福的婚纱照,我也很羡慕,也很想有个人能听我诉说委屈的事,和我分享快乐和痛苦。

我决定自己找一个,可问题又来了,我遇上的男孩子,好的几乎都有了女朋友,不好的我又看不上。

我还遇到过一个公司老板,要给我买车买房,当然条件只有一个:做他的情人。

这种事情我当然不干,我自己不缺钱花,我也不会因为钱而把自己出卖掉。

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自己就像被人困在铁圈里,必须永远不停地转动,想喘息一下都不可能,又怎么能随便找个男人凑合着过日子呢?直到29岁那年,我终于遇到一个还算可心的男人,打心眼里愿意和他一起走入婚姻。

说也奇怪,当你决定走入婚姻时,你会突然发现,你周围好像所有的朋友都结了婚,她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不是孩子的教育,就是先生的事业。

好像婚姻是一座藩篱,走进去,就会让女人变成一个失去自我的行星。

她们的生活轨迹只能围绕着先生和孩子转,周而复始,单调而乏味。

当时,我还有个很谈得来的女朋友,孤身一个人分到了海南,所以,很渴望家的温暖。

结果工作没多久,经同事撮合,就和单位里一个男同事结了婚,但因为彼此间还不太了解,结婚6年,关系始终不温不火,后来,她终于没有忍受住,离了婚。

听到她离婚的消息,我飞去海南看她,曾经一个多么爱说爱笑的女孩,只不过6年的光阴,竟然变得如此沉默寡言。

她对我说,为出嫁而出嫁的这种傻事,以后坚决不会再做,一个人再寂寞,再孤独,也不至于把自己一生的幸福给赌进去。

回到上海,我感触颇深。

突然对自己的决定产生怀疑,我无法想像婚姻的诸多乐趣,但是雾里看花,已经让我对它的乏味望而却步了。

情感无须通行证也许是失败的恋爱,也许是现代社会里太容易迷失的感情,我开始有些不相信爱情了。

既然已经不相信爱情,既然一个人也过得挺好,那就这样过下去吧。

那段时间,我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周末也和二十出头的小妹妹一起疯,依旧扎着马尾,衣着光鲜,皮肤保养得当,惹来很多躁动的目光。

有一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独身女人的花样年华,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她换过很多工作,也有过很多场无关痛痒的恋爱。

年轻时候有一个好端端的未婚夫站在面前,她却怎么也想不出结婚的理由,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不像他的那根肋骨。

于是她就一直一个人走到今天,却故意将自己的心遗忘在十年前的时间隧道里,在那里等待激情。

她就像一只夏日里的猫,永远在寻找最惬意的隐蔽处,每一次都睡得不够舒坦,所以总是起身四下观望。

事实上她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如果伊甸园太大,那个所谓的亚当迷了路,她是否还要拒绝充当另一个人的肋骨?”看到这里,我突然泪流满面,十年是怎样的一根线,居然可以盘成一团,仅仅当作朱砂痣一颗,还未必长在脸上。

我开始为我的青春愤愤不平。

可是,我其实根本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勇敢地做一名独身女人,放肆地生活,如她;还是早为人妇,任容颜苍老,如周遭的人群?人生真是一道难题。

再次重读那篇文章,我决定还是要找个男人,哪怕不是自己的肋骨。

正在这时,我便真的碰到一个男人。

对方各方面素质都不错,外企的翻译。

我们相处很愉快,可我总觉得他有所保留,不够投入,对我更多只是一种欣赏的态度。

“为什么不结婚?”长我三岁的他,问我这样一句话。

“没有碰到双方都觉得合适的人。

”我回答。

“结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

我一直认为,女人一旦结了婚,就不再拥有独立的自己,再加上一个孩子,那她很难从妻子和母亲的角色里再分身出来,分出来也是勉为其难,不如全心全意做妻子和母亲。

对于男人,同样道理。

而我,不愿意。

我想拥有一个完整的自己,活出自我的精彩。

所以,我不想选择婚姻。

可以说,我是一个信奉独身主义的人,但我不排斥爱情,女人和男人都应该有爱情的滋润。

可以选择同居,合则聚,不合则分,互相欣赏就好。

这样自由度大多了。

”他说。

于是,理智的我们,决定搬到一起。

如今,我们已经同居近两年。

每天早上我们各自去上班,晚上如果不加班的话就一起吃晚饭,和一般的夫妻没什么区别。

我们没有考虑过结婚,结婚领证不过也就是一个形式,重要的是两个人能不能融洽相处,我们都觉得这样同居挺好的。

我们都给对方足够的空间,不会追着对方问什么时候回家,和谁在一起,如果愿意,基本和单身的时候一样自由。

有的时候,我们也像两个孩子,放任彼此也放任自己,有时深更半夜喝啤酒,有时他搂着我去迪吧抽烟跳舞,有时我坐在他腿上陪他打通宵的联网游戏……有时,我们忙得焦头烂额,几个星期都见不着;有时,我们只与自己的朋友在一起。

后来我便想清楚了,其实,我一直渴望的都是这样的自由,却又不乏爱情的滋润。

虽然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否永久,但我知道,这是我现在想要的生活,也许我想要的那个肋骨不过就是如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