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孩子不应是婚姻的牺牲品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孩子不应是婚姻的牺牲品

倾诉人:梁子 男 二十六岁 个体户孩子:爸爸知道你是无辜的。

爸爸妈妈让你匆匆忙忙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却没有给你一个安稳的家。

因为很多的原因,妈妈离开了爸爸。

你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尝过妈妈的乳汁,没有感受妈妈搂抱的温暖。

在你刚出生的三个月里,你是在爸爸的怀中喝奶粉度过的。

怕别人照顾不好,包括你的爷爷奶奶,爸爸整天搂着你入睡,虽然一夜起来多次,但心里充满了爱和甜蜜……但是现在,你却在爸爸眼前消失了,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为你消瘦了好多。

孩子,再过一个月,就是你一周岁的生日了,你小小的心灵可知道,爸爸是多么想念你……没有婚姻的爱情,我走得好糊涂身在农村的我,1996年初中刚毕业就走上打工的路。

那时,我刚好17岁。

在外面辗转干了两三年,我积累了一份成熟。

2000年春节过后,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我在他一个好友开的一家超市里找了份工作。

因为我勤快好学,老板对我越来越器重。

就在我满怀着信心和激情,准备开足马力工作时,她闯进了我的生活。

她叫燕子,和我同乡,一个很爱干净、很直爽的女孩子。

1998年的夏天,她到超市上班时,做的是收银员的工作,半天班,算是比较清闲的那种。

我常跟着老板做一些采购和洽谈生意的工作。

往往好几天不进超市。

一天早上,我在清点货物,向收银员问一种商品的价格时,回答的人正好是她。

交谈时无意中得知我们是同乡,彼此立即有了一种亲切感。

男孩子的表现欲促使我邀请她中午一块儿吃饭。

她很高兴地答应了。

这一次交往,让两个在异乡打拼的年轻人的心悄悄地走到了一起。

我们在一块儿聊天和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我们还一起去逛街,或者看电影。

这样,大概过了有半个月的时间,当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她时,我感到很困惑。

确切地说,我是害怕了。

我害怕自己会陷进情感的漩涡而迷失了未来的方向。

而这期间,老板也很诚恳地告诉我,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要过早地涉足爱河。

并说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想成家得先做好各方面充足的准备。

而我什么都没有,除了攒下的一万多块钱。

于是,一个月后,我开始控制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次数。

她也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但还是像开始那样热情地和我交往。

在夏天,衣服换洗得特别勤,而我因为事情比较多,经常忙到很晚。

一堆脏衣服往往放了好几天也顾不上洗,这让我很头疼。

燕子仿佛很了解我的难处,因为超市职工的宿舍挨得很近,她每天洗衣服的时候,就到宿舍让同事把我的衣服拿走一块儿洗。

刚开始我拒绝,她就说:“不就是给你顺手洗个衣服嘛,既然是好朋友,这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你每天那么忙,就不要推辞了。

”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我只有感激。

每次从她手中接过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干净衣服,我的心就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一般。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和她相识两个月后,我们恋爱了。

尽管在这之前,我有过一段短暂的恋爱经历,而且家里也曾给我定过亲。

但是和她在一起,我才真正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说到这儿,梁子美美地吸上一口烟。

然后望着房间金鱼缸里的两条浑身透红的金鱼发呆。

仿佛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然而我知道事业对于一个男人的意义,恋爱的同时,我从不敢马虎自己的工作。

相反,我比以前干得更卖力了。

所以老板知道了我的事情后,除了偶尔“提醒”几句,也不再多问。

很快,我们同居了。

孩子意外降临了,我仓促地做了父亲同居的日子,我们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一样过着甜蜜的生活。

知道我的事情多,家务活她很少让我去做。

每天一下班,她都把饭做好端到桌上。

我再也不用操心穿脏的衣服没时间洗了。

夏天的衣服只要我穿过两天,她便非从我身上扯下来拿去洗。

她虽然年龄不大,却显得很成熟,俨然是一个体贴的小妻子。

她爱干净的习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优点。

在她离开我的半年多的时间里,我还常常这样想着她。

不知不觉,我们在一起已快两年了。

这期间,超市的生意很好。

我干得尽心,老板也很放心,给我的工资比一般员工高出好几倍,而且经常额外地给一些钱。

他还曾许诺:“小梁,好好干,到时你结婚了,我送给你一套房子!”老板的话说得我心花怒放。

我和燕子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也许是我太沉迷于两个人的世界了。

由于我太过大意和缺乏知识,燕子先后三次意外怀孕。

前两次都做了人流手术。

第三次准备做人流手术时,想起她前两次做完手术后的苍白和憔悴,我犹豫了。

医生也对我们讲,再做一次,会对燕子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她以后的生育。

最终,我们决定:偷偷把孩子生下来。

纸包不住火,燕子的父母很快知道了我们的事。

她妈妈过来陪了她两天。

随后,她爸爸给我捎来口信,要么我去燕子家当上门女婿,要么不准和燕子继续交往下去。

我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前者。

但是当我去他们家时,她爸爸又提出要求:拿出一万元彩礼,然后给他们家盖三间新房子。

这样的要求实在让我为难。

我甚至觉得我们之间在做一场交易。

我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要求,而是告诉他:我在外面找个好点的环境照顾燕子,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我不会亏待她的。

他的父母也没再说啥。

就这样,转眼到了2004年7月份。

燕子快生了。

拒绝了婚姻的交易,燕子和孩子都被带走了在燕子辞职在家、等待分娩的日子,她母亲也多次过来陪她。

这中间,不知她们谈了些什么,燕子对我的态度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她开始絮絮叨叨地对我说一些不满的话,说我不是真心待她。

2004年10月3日,孩子降生了。

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儿。

你不知道孩子长得多么让人喜爱。

看到她小脸蛋的一刹那,我兴奋极了,我真的成了一个父亲!不过我的兴奋劲还没有持续一个星期,燕子的爸妈就过来把她接走了,说是要给燕子好好补补身体。

我担心他们会强行拆散我们,没让燕子把女儿带走。

让我想不通的是,燕子竟毫无怨言地跟着父母走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老板家里出了事,超市的生意开始迅速下滑。

本指望我帮他一把的老板,见我三天两头为照顾孩子请假,十分生气。

争吵了几次,我只好辞职回家照顾孩子。

抱着女儿,看着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我兴奋得几乎睡不着觉。

可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养活一个不满月的婴儿?我去县城买来最好的婴儿奶粉喂女儿。

整天抱着她坐着或躺在床上,父母想帮忙,我也不让他们帮,我怕他们照顾不好。

平生第一次当父亲,爱女儿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

我照顾女儿拉屎拉尿,唱歌哄她入睡,陪她“说话”。

我常常在深夜突然醒来,担心孩子是不是饿了、尿了?极少睡过一个安稳觉。

一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五六斤……这中间,燕子也回来过几次,但都是来去匆匆,逗上孩子一两个小时,就要走,说是怕父母吵骂。

每次离开孩子的时候,她总是眼泪不断,撕心裂肺一样。

3个月后的一天下午,燕子说她很想孩子,想带回家照看几天。

我要她留下来住一段日子,她不肯,说她父母也很想见见孩子,一个星期后,就会把孩子送回来。

我没多想就答应了。

就在我把孩子交给她的一刹那,我仿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滋味。

孩子接走后,我的心一下子空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常常不由自主地惊醒,然后慌张地摸摸身旁有没有孩子。

这样持续了两三天,我实在忍受不了对孩子和燕子的思念,去了她家。

而等待我的,除了失望,便是深深的不解和愤怒。

燕子的爸妈告诉我,一天前,她已经跟一位表妹去广州打工了,说这是燕子自己的选择,他们管不了。

燕子的妈妈说,他们一家人认为我没诚心,不愿意拿钱盖房子就是不想到他们家入赘。

我没有反驳她,我知道自己不同意给她家盖房,是因为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

见我不做声,燕子的父母不再搭理我,干自己的事去了。

我了解燕子的性格,她不会这般无情的。

她和孩子一定是被家人藏到了什么地方,我得尽快找到她们娘俩。

离开燕子家,刚走到村口,一位和燕子同村的亲戚从后面追了过来,他悄悄把我拉到无人处,压低声音说,我的女儿已被送人领养了,燕子也不知去向……我一个人在他们村头的小树林里呆坐了很久,一边抽烟一边掉泪,后来终于想明白了,一切都是由于我拒绝了燕子爸妈的要求引起的,他们恨我,是我毁了他们的女儿,他们要通过把女儿从我身边夺走的方法,对我进行报复。

请把女儿还给我回到家后,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些钱物,跟爸妈说想出门打工,便匆匆地出门了。

我相信,只要能找到燕子,一切都会明白的,孩子也会回到我身边的。

我相信燕子不会走远,就在这个城市。

我向和燕子有过联系的人打听,对他们提供的任何一条线索都认真去查找。

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找遍城市的旅馆、都市村庄、大小超市……我常常一个人站在街头等待,张望……直到夜深人静。

我幻想着某一刻她抱着女儿突然出现,我飞快地跑过去和她拥抱在一起……然而,任凭我作出各种各样的推断甚至离奇的假设,仍未找到我的燕子,难道她真的飞走了,她会带着女儿一起飞吗?我多次躲在燕子家门口,想碰碰运气,一旦她回家,我就会见到她。

快两个月了,我的努力没有半点回报。

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也许她真的去了很远的地方,她不再爱我了。

我开始抱怨燕子的狠心,无论如何,她不该把女儿从我身边抱走,无论如何,不该把女儿送人。

突然有一天,接近中午。

我在街头“流浪”的时候,碰见了父亲。

父亲吃惊地看了看我。

“梁子,你咋恁瘦,妞呢?”我恍然醒悟,赶紧说:“没事,没事!”偷偷一摸脸,才发现的确是比以前瘦了很多,颧骨都凸出了许多。

我被父亲拉到附近一个小餐馆吃饭。

结账时,父亲忙抢着付了钱――他知道儿子遇到了难处。

回到我的住处后,父亲说,我这么长时间没跟家里联系,也不带孩子回家,他和母亲很担心,多次到城里来找我,都没见到我的人影,没想到会意外地在大街上碰见。

我真想哭。

我瞒着父亲说,我这段时间没回家,是因为和燕子生了点气。

不过很快就会好的。

父亲没有追问,只是说:“孩子,你这么大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

”下午送走父亲,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想想这段时间的生活,真像是做了一场梦。

我是那么强烈地思念着燕子和我们的女儿,尽管我们还没有跨过婚姻殿堂的门槛。

每当晚上我一个人回到租住房的时候,就感到特别孤独和无奈。

孩子躺在我怀里的样子常常浮现在我眼前……我多想见到孩子,把她搂在怀里,等她叫我一声“爸爸”;我多想燕子能回到我的身边,和我一起打拼;我多想时光流回属于我们的从前……父母对儿女的爱,人同此心。

可是我不明白,燕子的爸妈,既然那么在乎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对自己女儿的爱,我认为,他们不该拿我的女儿来惩罚我。

是的,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已不敢再奢望什么。

我只想对燕子的爸妈说一声:“我愿放弃你的女儿,请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说出这句话后,梁子的表情是那样复杂。

我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我合上了采访本,真想说一些安慰梁子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仿佛从一开始便注定了我们的谈话是一个沉默的结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