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生活,别人羡慕自己叹息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生活,别人羡慕自己叹息

●他经商有道,她工作很好,“提前奔小康”人见人羡。

她的唯一遗憾是他不顾家,对孩子淡漠。

●风云突变,她单位效益下滑,她想充电再找工作,而他建议她别折腾,在他的公司里做做算了。

●他常常嘲讽她不会挣钱,买东西也没她的发言权。

一向独立的她非常难过……那是一个阴阴的午后,我和晨雪面对面坐下。

简单的寒暄过后,我们进入了正题。

谈话间,晨雪几乎没有动过桌上的水,她双手紧握在一起,眼神似乎一直都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生活,别人羡慕自己叹息我和海平已经做了十七年夫妻了。

十七年前,单位里有人帮我介绍朋友,我心里有个念头:不看别的,只看对方的素质一定要好。

这时有人把海平介绍给我,听说他是大学毕业,又很上进,我心里一热,就对他印象不错。

相恋了一年多,我们领了大红的结婚证书。

房子是公公单位里分配的,虽然只有十多个平方米,但能够出来单独住,在那个年代已经觉得非常不错了。

儿子出世后由公公婆婆照顾,我只要周末过去看一下,我们的小日子仍旧很清闲。

海平认识了一个香港老板后,跟着他学了不少东西,也认识了不少人。

有机会时他也帮别人做些业务,因为脑子活手脚快,很多生意都做下来了,海平拿的提成也越来越多。

那时候海平做生意的收入要比单位工资收入多得多,我很庆幸自己的丈夫有这样的能力。

我生完孩子后也想去读夜校充充电,但他并不支持。

他让我别想太多,我手头的工作收入很不错,不要放弃。

海平在生意圈里如鱼得水,现在好几个很响的品牌当初都是他一手创出来的。

九十年代初,海平说想改善居住条件,我们用那几年攒的钱买了房子,在邻居朋友的羡慕声中搬了家。

几年后他把单位的工作辞了,开始自己做。

我因为单位的效益好,工作条件和薪水也不断往上走。

在别人眼里,我们夫妻两人一个在外面开公司,一个在那么好的单位,早就提前奔小康了。

但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别人说的那么好。

鞋合不合脚只有脚最清楚。

我承认,海平在生意经上的确比别人高明,但在照顾家庭方面,他却没有这根弦,家里有事他从不过问。

有一回办公室的饮用水喝完了,别的小姑娘都说拎不动水桶,我二话没说上去换了一桶。

我告诉他们,我家的饮用水桶都是我拎的,他们都不相信。

此外,孩子在爷爷奶奶家,只要我不提,海平从来不会主动去看看他。

他总说,在爷爷奶奶那里,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结果孩子见了他也不跟他亲,他还冲着孩子发火。

我想,也许他还没有习惯那种责任感吧。

晨雪说,那几年他们的生活是挺简单的,她一直期待海平除了能做好生意,也能习惯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收入少了,我也不想依赖他直到前几年,我们的经济状况还是不错的。

那时房价已经上扬,海平还坚持要再买套房子,我拗不过他,于是贷款买了新房子,海平负责还月供,而我的收入维持家里的日常开销。

新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并没有正式搬过去,因为孩子读初中了,我们把他从爷爷奶奶家接回自己家,而新房子离学校实在是太远。

2002年,我的单位效益不好,很多人下岗,我也免不了办了内退,一下子月收入就只有几百块钱了。

海平的生意却越来越红火,筹划着办一个新的工厂。

很多人让我就在家里帮帮老公的生意,或者照顾照顾孩子。

但突然让我靠老公生活,我还真不适应。

我又找了一份工作,可因为年龄和学历,这份工作没有做长。

我后悔当初没有出去读点书,就想读个技能证书,方便以后找工作。

海平还是不支持,说“这么大年纪了瞎折腾什么”,就在他的公司找个事做算了。

说实话,没有年龄和学历的优势,想找到满意的工作还真不容易,我只好接受海平的安排,到他的公司做了财务。

从那以后,虽然我很努力地工作,但总摆脱不了吃他用他的嫌疑,一下子就让我心理失衡。

海平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来关心我,对我反而不如以前那么尊重了。

此外,孩子从前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刚回家时有些不适应,话也不多。

海平就老是骂孩子是木头,孩子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恨不得要躲着走。

海平心情好的时候拉着孩子陪他下象棋,但孩子老是输,海平就骂他笨。

于是下一次他再让孩子陪他下棋,孩子就不肯了,海平又会生气。

我说他一句,他就怪我溺爱孩子,还说孩子就是被我惯坏了,所以才不和他亲,连爸爸也不肯叫。

有一回老师来家访,临走对我说,孩子在家话不多嘛,在学校可像个皮大王,淘气得很呢!我站在门口,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只能说,也许再也见不到像他们这么疏离的父子了。

孩子要钱从来不问爸爸要,有一回孩子要春游,恰好海平高兴,顺手给了他三百元。

回来后孩子说花掉了二百多,海平马上让孩子还一百块钱给他。

孩子到口袋里掏了掏,又在书包里找了找,凑齐了一百块还给了海平。

回头我问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剩多少就还多少好了。

孩子撇撇嘴:“既然他要我还一百,我就给他一百。

”其实海平并不缺钱,不知为何老是抠着孩子,自己倒是从来不亏待自己。

我们出去逛街,看到一件衣服,只要他认为好,他就会给自己买下,不问价格。

一次我们在商店里,正好售货员在介绍一款DV,海平看着不错,就一定要买下。

我觉得没什么用,但他说他喜欢就可以了,难道自己挣的钱想怎么花还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吗?最后,一万多元的DV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买回家了。

我们又不出去旅游,DV买了以后基本就没怎么用过。

我为此很不开心,跟他吵了起来,结果他让我“有本事自己挣钱去”,以后除了月供,家里的开销他都不管。

我也不愿示弱,他不管的话我也决不向他要。

事后,他只管月供就成了惯例,家里的开销包括孩子的费用,我从不向海平开口。

生活上,他也越来越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有时候两个人出门不是一个方向,他会自己把车子开出去,然后让我去坐公交车。

海平应该不会经济拮据,晨雪作为妻子,难道会不清楚吗?她笑了笑:“工厂是他自己的,他说资金用在别处了,我决不多问,我想的只是如何靠自己来维持家庭生活。

”这让我很奇怪,这一家人怎么老说两家话呢?“你不会挣钱,当然没得花”由于海平的工厂距离我们的新房子比较近,后来我们搬了过去。

对在老公司工作的我来说其实是绕远,但他上班方便就好。

今年上半年,孩子念初三最后一学期,每天早上太辛苦,我就带他回老房子住。

海平一个人住在新房子里,老让我过去照料,而我不放心孩子,就难得回去帮海平收拾。

孩子初中毕了业,我们才都搬进了新房子。

海平越来越忙,不回来吃饭连招呼也不打。

有时他半夜回来,一大早又走了,我和他说话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一天孩子在学校打球摔了跤,晚上还说脚疼。

我一个人带孩子去了医院,检查下来孩子的脚骨折了,要转院马上处理。

我打电话给海平,他正在和朋友搓麻将。

过了一会儿,到医院来的不是海平,而是他的朋友,他说海平让他过来把孩子送医院。

我让他朋友回去,我打车的钱还是有的。

在医院,孩子上下楼梯都由我来背。

我想不通,怎么连孩子他也不心疼呢?我在他公司做财务,一次公司要接待一批客人,海平让我布置会议室。

客人来之前,他把我拉到一边,嘱咐我等会儿不要做声。

客人来了,他就当我不存在,员工自然也不会多嘴说我就是老板娘。

回去后,海平说别的女人像我这个年纪,都很懂得打扮,而我看上去像个家庭主妇。

我说我不是不懂打扮,只不过想自己节约一点,多用点在孩子身上。

没想到他说,谁让我不像别的女人那样会挣钱呢?不会挣,当然就没得花了!我气得简直要晕过去,这像是丈夫对自己妻子说的话么?有一天他打电话来让我去做美容,车子一会儿就到,让我赶紧到楼下等着。

我不想扫他的兴,就下去等。

车门一开,车里竟然还坐着一个女人,是他生意上的朋友,说是让我和她一起去做美容。

美容院的小姐还一个劲地夸我老公好,送太太来做美容。

她哪里知道,海平专门送的根本不是我,我只不过是沾了他那朋友的光而已。

我在家里不被尊重,是不是因为他会挣钱而我不会?有时候孩子也会说,妈妈离婚吧,以后我们两个人一起过……记得那次中考孩子没考好,海平抓起手边的榔头柄冲着孩子一顿打,把他打得背上都是青紫。

外人是想不到他会这样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行业先进,奖项一大堆。

我想到了离婚,海平同意了,我们很快就财产分割的问题达成了一致。

没想到,我们真要离婚了,孩子又来求我不要离婚。

孩子十七岁了,也有他的想法,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

但对于我来说,和海平维持婚姻就意味着失去自尊。

我不想让孩子伤心,也不想委曲求全,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因为已经有了离婚协议,晨雪也没去细想离婚的细节。

海平却多了一个心眼:房产证上是他一个人的名字,他拿去抵押贷款了,晨雪担心离婚非但没了房子,还要承担共同债务……考虑离婚成了晨雪近来最头疼的事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