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复婚的念头无奈打消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复婚的念头无奈打消

晓洲跟我发邮件总是在晚上十点之后,他说,他必须收拾完家务活、照顾孩子睡觉后才有空上网,这个家,里外都是他一个人在支撑。

有了孩子才发现她的弱点中学毕业后,我到市郊工作,在那里买了房子安了家。

29岁那年,我经人介绍认识了依蓝,她皮肤白皙,人也娴静。

她是父母抱养的孩子,这一点,我没有介意。

第一次约会是在“大世界”的门口。

恋爱了一年多,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那时新婚蜜月旅游已经兴起,北京和广州是大家去得比较多的地方,可我没有随大流,而是带着依蓝去了遥远的新疆,见到了向往已久的沙漠和草原。

婚后,我在郊区上班,她在市区上班,乘坐往来的小火车,日子过得匆忙而甜蜜。

她在家的时间少,我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

后来有了孩子,又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

依蓝的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以前没有孩子,她又不常在家,我没多大感觉。

等她休息在家照顾孩子,我就发现情况不对。

吃过的饭碗永远是浸在水斗里的,换下的衣服永远都是攒着等洗衣机一起洗,地板上和床上会看到孩子吃剩的果皮碎屑。

这对我这个习惯整洁的人来说非常受不了,我变得唠叨起来。

一次我出差前帮他们母子买了几天的饭菜放在冰箱里,等我回来时,眼前还是一片凌乱,夏天的衣服都快发臭了。

我一下子火冒三丈,我们大吵了一架。

之后的日子里,类似的争执一直不断。

她爱花钱,我爱收藏1998年,依蓝的单位体制改革,本来她可以和很多同事一样,分到松江或浦东继续工作,可她选择了买断工龄。

我反复劝她,有个稳定的工作对自己对家庭都好,可她不听,拿了7000元就回来了,说可以另找工作。

好工作并不容易找,更何况她学历不高,又没有一技之长。

于是她先后在商店做临时售货员,几年内换了十来个工作,因为做不长,薪水很少。

尽管如此,她仍然花钱大手大脚。

后来她的收入赶上了我,但家里的开销仍是我一个人承担。

我有一个爱好是收集古董。

几年来我常常跑外地,凭自己的鉴别能力收进了一批古董。

我家的摆设、桌椅等都是旧东西,我还专门辟出一个房子收藏宝贝,很多瓷器参加过单位里的收藏展。

为提高水平,我自费念书,还去香港的古董街考察了一次。

我沉浸在收藏乐趣里,依蓝不反对已经不错了,经济帮助是指望不上的。

就这样,为了这些算不清的经济账,我和依蓝的矛盾也在逐步升级之中。

复婚的念头无奈打消生活就在吵吵闹闹中度过。

孩子渐渐长大,经常劝我们不要吵,可我们的矛盾似乎无法化解。

从2003年起,她打算出国去挣钱,而出国途径又是那种为人所不齿的。

我们越来越志不同道不合,最后分道扬镳。

鉴于她没有地方住,我还让她住在家里,和孩子睡一个房间。

2004年,她瞒着我把她的老房子卖掉,然后出了国。

我虽然生气,但很快过去了。

我提出让她每月贴孩子一百元,倒不指望这钱能派多大用场,只是想让她因为这个而想起孩子。

离婚后,依蓝每个月给孩子打一次电话。

我们离婚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孩子变得很敏感,有时我和收藏古董的朋友见面,只能趁他睡着之后出去。

只要听见门响,他就喊“爸爸”,我只好到他床前,等他熟睡后悄悄出去。

碰上我出差,就只能把孩子托给好心的邻居。

不完整的家庭总会给孩子带来阴影,于是在依蓝出国后,我也经常反省:是不是我过于挑剔了,有话没有好好讲?……今年过年前,依蓝回来了,还是住在儿子的房间。

这次,她给我们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看到天冷,她又买了一台取暖器;看到儿子喜欢喝豆浆,专门为他买了一台豆浆机……半个月里,我觉得我们的恩怨在悄悄化解,我心里又萌生出希望。

可是春节之后,她在回去之前去做隆鼻和瘦身手术,说是这样在外面容易挣钱。

我们又一次吵起来了。

看来,她并没有自食其力好好工作,还是靠着这样的“资本”去挣钱!我想好好过日子,而她无论是观念还是行为习惯都跟我不合拍。

在她上飞机前,我给了她一些钱,让她不用再回这里来了。

我和她,彻底结束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