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行业发展迎来新机遇 – 健康者社区

中药行业发展迎来新机遇

“中药具有验、简、便、廉的特点,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繁衍生息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医改效应的带动下,中药行业将迎来较为旺盛的市场需求,行业发展前景广阔。” 在4月10日召开的“中国中药协会二届三次理事会”上,中国中药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光甫指出,在新医改方案中提到,要充分发挥中医药在医疗服务中的作用。

  还特别强调“坚持中西医并重”,把中医药作为推进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整个中药行业应该把握好这次历史机遇,推动行业又好又快发展。

  行业发展迎来新机遇

  近日,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副司长何锦国谈到即将于4月底公布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时强调,国家马上要实行基本药物制度,这里面有一半品种是中成药和中医药,基本药物目录里面的药品将来要在基层机构全部配备使用,大医院也要作为首选,基本药物目录里面的药品会得到广泛使用,而且在医保报销比例上明显高于其他的药品,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将来新医改里面中医、中药能够得到更加广泛的运用。

  “这次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是把防病治病的工作重心前移到预防为主。中医药的系统调理、平衡、养生保健、治未病等独特的核心价值恰恰契合了新医改的发展战略思路,为中医药的持续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北京康派特医药经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磊指出,未来,随着以预防为主的医疗保障体系的加快建立,国内医药行业在十年内将逐步形成西药、中药和非治疗的健康产品三足鼎立的发展格局。李磊认为,可以预料的是,在当前民众健康保障需求旺盛,国家投入加大的同时,中国特色 的中药健康产业将会为中药的发展找到创新的发展路径。大中药的王老吉140多亿,健胃消食片十几亿,霸王中药洗发水20多亿,中药饮片连续四年30%多的高速增长,这绝不是市场的偶然,尽管现在还不能说这就是中药的发展方向和趋势。人.体 健康可分为四个阶段,即未生病、身体不适、生病和康复,在这四个阶段,中药和中药保健品都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简、便、廉、验”的中药无疑是我国在医疗领域所具有的巨大的资源优势,在西方众多的国家已经在由西药所主导的医疗服务体系及其医疗体制中备受高成本、高诊疗费用的高负担长期煎熬的时候,我铭家只有充分发挥自己所具有的医疗资源优势,才能有效地解决所面临的与西方国家同样的医疗困境,走出一条低成本、高成效的新型医疗之路。

  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下,不同级别医疗机构的用药将得到规范,农村和城市社区的医疗机构必须首选使用基本药物。山东步长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明耿认为,新医改将对中药行业发展构成长期利好,新医改将推动我国农村和社区医药市场实现爆发式增长。据统计,2008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已经基本覆盖全国所有县(市、区)。最近,农民工返乡为县、乡镇一级医疗机构提供了更多潜在的扩容机会,因此社区和农村对基本药物特别是价格低廉、疗效确切的中成药的需求将显着增加。据预测,今年各级政府投入增加将带来新农合医疗市场增长约400亿元,社区医疗增长500-2900亿元,两者累计市场规模增长约900-3400亿元。也许在2009年上半年,甚至全年,这些医疗机构的扩容过程会显得较为艰难,但是随着中国经济恢复强劲发展势头和医改及配套措施的实施,扩容进程将大大加快,这使得中药和普药一起成为本次医改的受益行业。

  随着人类疾病谱的改变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东西方医学优势互补,相互融合的趋势已经出现。中国中药协会秘书长王桂华指出,中国需要建立适合国情的新型医疗卫生保障体系,中医药的优势在国家基本医疗制度,发展社区卫生服务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设中,必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展现广阔发展前景。

  挑战不容忽视

  “基本药物的入选标准是‘安全、有效、价廉’,目前,中药的价廉无可争议,但是在安全和有效方面还需要不断努力。”李磊强调,由于近来国家有关部门对中药重视不够、创新基础研究投入不足、产业方向研究不深,中药在产品有效性、方便性和安全性都不同程度存在令人担心的地方,中药注射剂不断出现问题就是最好的例子。当然中药注射剂出现的不良反应未必都是中药注射剂本身的问题,临床使用不科学和价格过低的产业导向都为中药注射剂的使用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中药进入基本药物目录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因为基本药物已经被作为国家财政购买的公共产品。为保障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健康有序发展,国家有关部门对基本药物的质量监管力度也将会随之加大,产品一旦出现问题,被逐出基本药物目录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说,中药企业实际上面临着更大的经营风险和创新压力。而如今由于国家在中医药产品检验标准和方法上的标准较低和单一,加之国家价格政策又将面临“低价微利”的经济运行形势,“低限投料”、“化药品替代投料”、“以次充好”的现象会发生。如道地的松藩川贝母,云南厚朴符合标准的实际产量满足市场需求的30%就有困难。可这些产品的价格却十分便宜,一些大宗产品生产成本很高,医药药材名贵而产品价格低廉,是不符合医药产品的发展规律,“低成本、低价格”不是医药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国家相关部门对这些低价格运营的产品应格外关注和密切监测,防范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推行为此蒙受伤害。

  新医改将加快提升中药行业的集中度,中小型的中药企业今后的日子将不会顺利。李磊认为,成熟产业的发展研究表明,行业内需增强、市场竞争加剧、政策频频出台是产业重组的前奏,我国医药产业正面临着这样的机遇和挑战。这次新医改政策导向非常明显,那就是让大企业做大做强,让中型企业做专做深,让小企业有序的逐步退出医药市场,从而限制恶性无序竞争。基本药物目录中有半数品种为中成药和中医药,具有品牌、产品资源优势的传统中药企业和具有研发创新优势的现代中药领军企业将最先受益。大型中药企业有在产品价格上和结构上有竞争优势,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之形成竞争抗衡。未来几年医药企业竞争必将转化为包括政策运用、制度创新、融资平台以及基地、研发、生产、商业、营销、品牌等各方面的综合能力较量,中药企业将迎来全面的竞争和比拼,那些创新能力不足、整合资源能力不够的中小企业将会退出市场,首先为这次新医改“买单”。

  “随着医保目录的调整,再加上以省为单位的招标采购,可以预见的是新一轮的药品降价狂潮将要到来,中药企业用于再投入的资金也将越来越少。” 湖南正清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飞驰不无担忧地说,目前,从总体来看,中药的价格普遍偏低,存在一定程度的价格扭曲现象,企业本身赢利微薄,如果一味的降低价格,对中药不给予价格政策上的扶持和倾斜,企业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进行产品的二次开发和相关的创新。

  把握机遇事在人为

  新医改体现了政府重视中医药的发展,希望将来新医改里面中医、中药能够得到更加广泛的运用,发挥中医药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中的作用。政府如何才能有效发挥中医药的作用?中药行业怎么去抓住这个历史机遇?

  对品牌中药应严格实行 “优质优价”,在价格形成上,要根据目前的行业发展现状,可以考虑对中药设置一个过渡期。吴飞驰表示,过低的价格不利于行业整体水平的提升,在新医改的具体操 作层面,要在价格制定过程中,给予中药一定的政策扶持,对独家的名优产品不是要降低价格,而是要适当提高价格。

  “中医药当然和京剧一样竖粹,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要防止把它哲学、文化虚化,其实,中药真正的价值还在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李磊认为,企业的产品赢利只能赢得近期利益,只有加大产品的科技投入才能赢得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目前,我国的中药企业研发投入极少,部分中药企业平均每年仅拿出销售收入的2%用于研发投入。另一方面政府虽然逐年增高对中医药的科研投入,但与中医药科研实际需要还有差距,各种政策的引导又不足以吸引企业的追加投资。而且,企业缺少优秀的研发人才,整体竞争力缺乏。今后,有实力的企业也应积极承担科技创新的重任,在产品质量和安全上做足功课。同时,政府应该加大对中药创新平台建设的投入,加大对企业产品进行二次开发的支持力度。

  其次,李磊认为,中小型中药企业应该认清市场加速整合的严峻形势,新医改预示着药品相当长的时间内低价微利时代的到真正来。“傍大款、靠大树”是这些企业的明智选择,如果这些企业不自觉的转型,新医改的相关政策就会迫使其转行,不自愿地参与产业链条的整合,多管齐下的变革政策就会让其“整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